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驰骋在鄂豫皖边区的一支红军劲旅——记红二十八军组建的战斗历程

2017/07/24

马焰明

  鄂豫皖根据地的红28军,先后三次组建。在根据地坚持和保卫时期,独立支撑和发展了皖西地区的武装斗争;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又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唯一的一支主力红军。这支部队深深根植于人民群众之中,前仆后继,百折不挠,愈挫愈勇,勇往直前,在人民军队史册上写下了光彩照人的一页。

红28军第一次组建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后,根据地的武装力量只剩下五个主力团和部分游击武装。国民党军在“血洗大别山”的口号下,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敌军疯狂进攻和血腥摧残,使根据地丧失六分之五,尚存的苏区也被分割为鄂东北、皖西北彼此隔绝的两个地区。
  烧杀、掠夺并没有吓倒根据地军民,在血泊和火海里,他们顽强不屈,宁愿饿死在深山,也决不下山投降敌军。在一座山岩的石壁上,红军战士用刺刀刻下了这样几行字:
  树枝砍不完,
  根也挖不尽;
  留得青山在,
  处处有红军。
  11月29日,天阴沉沉的,寒风飒飒地扫着大别山的枫叶。在檀树岗闵家祠堂,中共鄂豫皖省委召开最高军事干部会议,决定重建红25军,一面积蓄力量,寻机歼敌;一面发动群众,巩固与恢复根据地。不久,省委又决定组建红28军,领导并发展皖西北的游击战争。
  1933年初,红28军在麻城大畈成立,军长廖荣坤,政治委员王平章,下辖244团、246团和一个特务营,全军约3000余人。
  在红28军成立大会上,政委王平章慷慨激昂:“红28军的任务,就是坚持武装斗争,今后斗争无论怎样艰难困苦,大别山的红旗不能倒!一定要用百倍的战斗勇气,争取最后胜利!”
  红28军组建后,冒着风雪开赴皖西北地区。一路上,他们冲破国民党军的层层封锁线,大步前进。
  “主力红军回来了!”
  “红军又打了胜仗!”
  人们奔走相告,一度被敌人摧残的皖西地区,渐渐复苏起来。
  红28军挥戈西进,鼓舞了皖西军民的斗争情绪和胜利信心。中共皖西北道委将这一地区的地方武装又整编成三路游击师,协同红28军保卫红色根据地。
  蒋介石原定3个月内消灭留在鄂豫皖的红军,没想到红军生生不息,越剿越多,当他得知皖西又冒出了一个红28军时,不由感到十分震惊。
  国民党军在皖西部署了8个师又2个旅,另有数万人的民团、保安部队配合,寻歼红28军和皖西地方革命武装。蒋介石为避免“剿灭难期,徒劳布置”,继续采用血腥手段,“对匪区壮丁一律处决,匪区房屋一律烧毁,匪区粮食一律外运”,以达“民尽匪尽”之目的,彻底摧毁红军生存条件,割断红军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红28军处于数十倍敌军的包围之中,被迫流动作战,处境十分险峻。凡是红军能坚持活动的地方,敌人除驻兵“清剿”外,大都移民并村,造成大片无人区。入冬之后,敌人采取更为残酷的封山、搜山、烧山手段,企图把红军和游击队“剿尽灭绝”。进山“搜剿”的匪兵,一面纵火烧山毁林,一面疯狗似地狂叫:驻尽山头,杀尽耕牛,见影就打,鸡犬不留!
  为保存实力,红军潜入深山密林之中,与敌周旋。部队时常露宿在荒山野地,指战员随身带上斧头镰刀,每到一处新的营地,就得砍树枝、割茅草、搭窝棚,以避风霜雨雪。有时情况紧急,大家又十分疲劳,只能在寒风苦雨中“怀抱手中枪,背靠大树桩”,就势休息一会,继续行军赶路。大山里找不到野菜野果,一旦断了粮食,只得挖葛藤根,刨观音土,剥榆树皮充饥。
  由于红军的顽强战斗,蒋介石大规模“清剿”鄂豫皖根据地的计划未能实现。这时,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发动的第四次“围剿”又面临失败,蒋介石头痛医头,于是从鄂豫皖抽调三个师开赴江西,延长对鄂豫皖的“清剿”期限。
  红28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寻歼孤立薄弱或突出冒进之敌。2月11日在石门口歼敌一个连,16日在悬剑山重创敌一个团,20日攻占敌军屯集军粮的叶家集、开顺街等重要据点,缴获大批粮食。
  敌人不得不缩短防线,加强守备,因而扩大了红军的活动空间。3月2日,红28军在地方武装协同下,在断官岭凭险歼敌六百余人。敌师长在电报中称:“共军恃险顽抗,仰攻不易,伤亡甚重。”
  3月初,鄂豫皖省委总结了两个月来的作战经验,感到分兵虽给敌人一定打击,但战果不大,决定集中根据地的两支主力红军。
  红28军由皖西的赤南到达麻城北部的福田河,因受强敌阻隔,未能与战斗在鄂东北的红25军取得联系,于是东返。
  队伍返至商城门坎山豹子岩,天已拂晓。前卫连尖兵班走到一座山坳口,发现敌人砍倒了不少大树,挡住了去路。敌人喊叫了几声,紧接着步枪、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扫射。前卫连趁势抢占山侧高地,掩护部队撤退。
  后面的敌人也尾追上来,形成前后夹攻的局势。军政委王平章和军长廖荣坤当机立断,令前卫连向主力部队靠拢,从侧面攻击敌人;244团顶住后面敌人,246团一个营抢占来路途中的一座小山头。
  敌人占领了前后大部分制高点,枪弹暴雨似地倾落下来。气焰嚣张的敌军越攻越近,妄图一口吃掉陷入困境的红28军。
  王平章一面鼓励攻坚部队沉着应战,顶住敌人,一面身先士卒,亲临火线。他一会儿拾起伤亡战士的步枪射击,一会儿接过轻机枪扫射。
  政委冲锋陷阵,指导员争先恐后,全军力量倍增,一些战士负伤后继续坚持战斗。敌军被这种阵势打乱了,全线崩溃。
  战斗中,省委委员、军政委王平章壮烈牺牲。全军将士义愤填膺,越战越勇,打得敌军七零八落,溃不成军,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
  豹子岩突围后,红28军主力再次开赴鄂东北,与红25军会合。为进一步集中兵力,省委决定将红28军改编为红25军73师。
  4月下旬,中共皖西北道委组建了红82师,以留在皖西北的原红28军两个营和第三路游击师一部组成244团,以第二路游击师一部组成246团,全师1000多人,作为道委领导下的一支主力红军。
  红82师和各路游击师紧密配合,采取机动灵活的游击战、运动战,在内线外线打击敌人。红82师在根据地中心区周围或到外线行动,寻机歼敌;第一、二、三路游击师等地方武装活动于敌人后方,袭挠敌正规军,打击反动民团,夺取敌人物资。
  6月2日,敌军两个旅胁迫白区群众到苏区抢割麦豆,红82师奉命返回,将其所谓的“钢三团”、“铁四团”全部击溃,歼其一部,威震敌胆。
  8月初,敌12师两个营押运70多对竹排,由正阳关进入史河逆水而上,运送全师给养去金寨。红82师得此情况,连夜出发,第二天拂晓到达作战地点,隐蔽在史河两岸的山林里。上午9时,竹排驶入伏击圈,指战员一跃而起,勇猛冲杀。敌军上山负隅抵抗,战斗一直持续至傍晚。这次战斗,全歼敌军,缴获140万斤大米和大批军服、油盐、食品。
  此后,红82师又多次截击敌运输队,这些战斗,既给“围剿”之敌以沉痛打击,同时又解决了根据地大部分军需民食,红军指战员斗志更加旺盛。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