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论中共五大对党的组织建设的贡献

2017/12/13

瞿晓琳

  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闭幕不久,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破裂,国民革命失败。因此,中共党内长期认为“五大”没有能够完成挽救革命危机的历史重任,评价不高。但是,“作为一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它还是在多方面有过一些成就的”。本文主要从该立论出发,简要讨论“五大”对党的组织建设的贡献。

一、明确了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原则

  在党的组织建设方面,由于党内同志对陈独秀的武断专制思想日益不满,强烈要求改变“党的民权主义完全变成空话”的状况,这就促使“五大”在党的组织建设方面有了一些突破,第一次明确提出和肯定了“集体领导”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这是“五大”党章对党的组织建设的一个突出贡献。
  党的“一大”纲领中,对党的组织机构及其领导作了一些规定,但由于党处在幼年,对集体领导和发扬党内民主并没有足够的认识。党的“二大”,虽说在纲领中明确提出了“少数绝对服从多数”的口号,但由于受国内斗争条件的限制和国际共运领导体制的影响,授予委员及委员长以极大的权威,以致家长制的工作方式和作风得以滋长。“三大”、“四大”在党的组织原则和组织制度上基本上延用了“二大”的作法。
  这种“委员制”的领导体制,给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带来了巨大的损害。为此,在“五大”上,代表们历数了“委员制”的弊端,对陈独秀的家长制工作方式和作风给予了严厉批评,迫使陈独秀在会上作了检查。为了改变当时“党里面完全是宗法社会的制度”的状况,大会通过的《组织问题决议案》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加强党的集体领导的原则,指出,“中央应该强毅地实行集体的领导”。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议案》也规定,“党内一切争论问题,在未决定以前,得完全自由讨论之”,并重申历届党章中少数服从多数的条文,明确规定,“党的一切决议取决于多数,少数绝对服从多数”。
  为了从组织上保证党的集体领导的实施,“五大”取消了“四大”以前对总书记职权的规定,第一次提出设立党的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议案》规定,将中央执行委员会改为中央委员会;由中央委员会“选举正式中央委员一人为总书记及中央正式委员若干人组织中央政治局指导全国一切政治工作”;并由“中央政治局互推若干人组织中央常务委员会(secretariat)处理党的日常事务”。同时,对中央政治局以及中央委员会的议事汇报制度也都作了明确规定:“党的最高机关为全国代表大会,全国代表大会每年由中央委员会召集一次;中央认为必要时或有三分之一党员及三分之一省的党部之请求得召集全国临时代表大会;中央已经决定或三分之一的党员及三分之一省的党部请求之临时代表大会中央须在两个月内实现之。全国党的代表大会之召集与大会之议事日程,中央委员会须在大会前一个半月公布;全国代表大会须有代表全国党员之过半数方为合法,代表人数百分率由中央委员会规定之”。“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须每三个月召集一次”。“中央委员会至少每两月须给省委一次中央执行委员会工作书面的报告”。还明确规定了中央委员会的职能:“中央委员会得代表党与其他政党及机关发生关系;得组织党的各种机关并指导其行动;得指导与监督中央机关报并指定党的机关报的主任;得分配党的人才及支配党的经费。”
  为了从制度上保证党的集体领导的实施,“五大”党章修正案首次在党章上以准确的科学语言明确宣布“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从而使党自成立以来就一直强调的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基本原则及其贯彻得到了党的法规的保证。为了避免“一言堂”和个人权力凌驾于党的集体领导之上现象的再发生,大会规定“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在一定区域内建立这一区域内党的最高机关,管理这一区域党的部分组织”。鉴于当时党的组织已经向全国发展,这个党章还按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对党的组织系统、各组织建立的批准手续、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及应设立的部门作了明确规定,从而有利于发挥各级代表大会的作用,保证党员民主权利的落实。自此以后,党的每次全国代表大会都把“民主集中制”作为一项根本的组织原则郑重地写入党章。“五大”还为贯彻民主集中制提出了一些措施。
  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的明确规定,使“五大”前党内极不民主的状况开始有了改变。党的集体领导制度以及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自党的“五大”明确下来以后,得到了党的历届代表大会的认同,并把它作为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组织原则长期坚持下来,作为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断地充实加强,发扬光大。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