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党史研究

论侏儒山战役的作战形式与特点

2018/03/20

屈德骞

  侏儒山战役,是由新四军第五师师长李先念不失时机发动的。战役从1941年12月7日至1942年2月4日,经过多次作战,全歼了伪定国军第一师汪步青部5000人和日军200余人,击溃其第二师李太平等部1000余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兵工设备和军用物资。同时还开辟了(汉)川、汉(阳)、沔(阳)地区,扩大了边区抗日根据地,在西面从战略上达成了对武汉日军的威胁。
  此役,为五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战绩最丰的一仗。它标志着五师战力的空前提高,作战形式已由游击战转向多个团队相配合的运动战。
  作战形式的转变,是战役获得重大战绩的重要因素。为了便于论述适时转变作战形式的必要性,首先按照《军语》的解释,对作战形式的划分及其内容作些说明。作战形式,是由作战内容来划分的,如游击战、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即分散游动的作战形式。它以袭击为主,具有较大的主动性、灵活性、进攻性、速决性。“运动战”,即正规兵团在长的战线和大的战区上从事于战役和战斗的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的作战形式。也包括为这种进攻战服务的运动防御、阵地攻击和阵地防御。“阵地战”,即依托坚固阵地或野战阵地进行防御,或对据守坚固阵地和野战阵地之敌实施进攻的作战形式。如坚固阵地攻防作战,野战阵地攻防作战,城市攻防作战,登陆、抗登陆作战等。
  从以上的作战形式和内容不难看出:游击战,是军队处在弱小时期采用的一种作战形式,其战绩不会很大。因此,最终解决战争的作战形式还是运动战和阵地战,只有这种作战形式方可大量的歼灭敌人。
  作战形式的采用与转变,是根据军队自身的战力和敌情、地形等条件确定的。军队自身战力的强弱又是主要的,衡量其强弱的标准与部队多寡、装备优劣、战技术水平和指挥员的组织才能紧密相关。
  五师在1941年4月成立以前和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其战力是相对较弱的,加之又处在强敌日伪顽的夹击之下。所以,善观时局、知已知彼的军事家李先念,在这个期间明智地选择了以大队或团为单位分散的各自为战的游击战形式,充分利用人地两熟的有利条件,主动出击,到处打击敌人,消灭敌人。
  通过近3年零敲牛皮糖的游击战,削弱了敌军,扩大了根据地,壮大了队伍,使正规军发展到5万余人;并改善了部队的装备,提高了战技术水平,锻炼培养出一批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各级指挥员。此时,武汉外围的日军亦有所减弱。
  上述情况的出现,表明转变作战形式更多的歼灭敌人的时机已经到来:此刻不转变更待何时?李先念没有犹豫,没有囿于游击战,而是适时地将游击战转变为多个团队相配合的外线进攻的运动战。
  这一转,使侏儒山战役打了一场有声有色的运动战,不过还不是完全的运动战。纵观实战的全过程,某些地方还带有游击战的痕迹,如分散扰敌、一战侏儒山采取了袭击等。这是没有完全脱出游击战的运动战,是带游击性的运动战。当然,事实上也不可能完全脱出游出战,因为多年来,干部战士对游击战的一整套战法熟悉了、习惯了,对运动战倒是比较陌生的。转变一种作战形式要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就带有前一种作战形式的某些内容,这是很自然的。李先念在转变作战形式时,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转得有分寸,不是头脑一热就集中众多兵力打大规模的运动战,而是考虑到川汉沔水网地带不便大兵团活动的实际,只集中两个团又1个支队的兵力作战,并辅之以必要的游击手段,从而恰到好处的全歼了伪定国军1个完整师和200多名日军,吓得驻汉口的日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中将下令全城戒严。
  若不是打这种游击性的运动战,绝无如此之大的战绩,绝无如此之大的作用。所以,可以这样说,这一仗,为五师的战史写下了最辉煌的一页。这是五师全体指战员的骄傲,也是李先念在抗日的全过程中最得意之举。
  这一仗之所以取得重大的战绩,不仅是作战形式转得好,还因战前战中采取了许多独特的决策、谋略、策略和战术手段。
  独特之一:不失时机地抓住了战机。
  1941年9月以来,侵华日军为了准备发动太平洋战争,先是集中10万兵力第二次攻长沙。后又攻郑州,致使武汉外围守备薄弱,不得不依靠伪军防守。而伪军又害怕南调,人心惶惶。李先念抓住这个有利战机,果断转兵外线,发起侏儒山战役。实战证明:的确是个有利战机。战役一开始,便把日军第十三师团师团长内卫英太郎搞得手忙脚乱,虽然拼凑了系马口、蔡甸、大集场等据点内的日军200余人增援汪步青,但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独特之二:细探敌情,选准了打击目标。
  李先念作战心细,他虽于1940年2月亲自率部攻打汉阳侏儒山,对这里的敌情有所了解,但为了把敌情搞准确,又派执行此次战役任务的第十五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前往细探。张是汉阳人,又于1940年8月到汉阳一带策动过伪军反正,人际关系熟,故很快了解到:日军在川汉沔地区驻军很少,仅有第十三师团派出的几个中队驻扎在汉阳黄陵矶、太集场和汉川系马口、沙湖镇,还有1个警备队驻汉阳蔡甸。在这个地区,日军主要依靠伪定国军刘国钧部守备。其军部带教导团和第二师(师长李太平)驻沙湖、彭家场一带。第一师由副军长汪步青兼师长,辖3个团约5000人,是伪定国军中实力最强者,驻汉阳侏儒山、桐山头、永安堡、消泗沟、九沟、周家帮和沔阳西流河及汉川南河渡等地。此外,尚有伪军熊剑东、王维哲等部,皆约二三百人。日伪之间矛盾重重,伪军内部又各自拥兵自重,互相排斥,争夺地盘激烈。
  李先念等五师领导人,对上述敌情作了认真分析,最后选定汪步青的伪一师为战役打击目标。汪步青虽然是伪军中的强者,得不到其他伪军的及时动摇却又是弱者。实战表明:打击目标选准了。战役开始,刘国钧、李太平、熊剑东等幸灾乐祸、隔岸观火。
  独特之三:实事求是地制订战役方针。
  李先念根据打击对象、地形条件和我可能投入的兵力的实际,确定战役方针为:“在战役上以少胜多,在战斗上以多胜少,通过多次作战,把数倍于我之敌,一口一口地吃掉。”这个方针无疑是正确的。别看在战役总体上我以两个团又1个支队的兵力去进攻有刘国钧等部和日军作后盾的汪步青的5000人是劣势、是少数,但在具体打法上,每战都集中数个连、数个营、数个团打敌1个连、1个营、1个团,则又是优势,很快将敌吃掉。如一战侏儒山就集中了4个连(四十四团两个连、天汉支队两个连)攻击东至山的伪三团团部两个连,一举将其歼灭(除团长汪波扬带少数人出逃外,他的老婆周桂香也当了俘虏),并俘100余人,我无一伤亡。如此经过多次作战,敌人在总体上的优势也就变成了劣势,直至最后被消灭。
  独特之四:政治瓦解与军事打击配合自如。
  这是侏儒山战役的最大特点,也是取得绝对胜利的重要经验。每战以政治瓦解为先行,随后伴之以军事打击,可谓先礼后兵。如一战侏儒山前,对伪军开展政治攻势,派出小分队散发传单和“反正通行证”,使伪军中不断有人前来投诚。在进行军事打击时,又由反正的伪军带路,顺利地接近了伪三团团部,出其不意地予以歼灭。二战侏儒山前,做了放俘策动工作。对伪三团的100多名战俘,在进行民族气节教育和参观我军的军事训练后,即将不
  愿留下的全部释放。这些人回到伪军后,有意无意的谈到新四军的抗日主张和宽大政策。周桂香见到她丈夫汪波扬就嚷嚷:“新四军厉害得很,碗口大的炮一摆就是好几里,我们这些豆腐兵呀,趁早莫跟人家打!”俘虏替我军宣传,涣散了伪军的人心,为军事打击创造了条件。此外,在作战过程中,不时开展战场喊话,也都起到了迅速歼敌的作用。
  独特之五:先麻痹,后攻击。
  在战役将要发起时,获悉:“汪步青加强了警戒,强迫群众在侏儒山一带日夜放哨。并规定:发现情况时,白天以鸣锣为号,夜间以点火为号,立即向各据点报警,如有不报者杀!”这一情报表明汪步青已察觉新四军的企图,但第十五旅旅长王海山、政委周志刚没因此而动摇战役行动,而是将计就计,组织群众每夜点火报警,并派出小分队到伪军据点附近放枪。这一闹腾,使汪步青一夜数惊,不能成眠。时间长了,伪军也就麻痹不在乎了,就在敌人“不在乎”之时,奔而袭之,获得了胜利。
  独特之六:巧施反间计,使日军不予支援。
  汪步青遭到新四军两次打击后,即将主力集结于九沟至周家帮一带,师部移驻彭家场,在侏儒山仅留1个营防守。汪步青在调整部署后做了两件事:一是派人向日军求援,武汉日军特工部和蔡甸日军警备队均答应在兵力和武器装备上予以援助;二是投书新四军第十五旅,佯称其投靠日寇是出于无奈,一旦时机成熟,将率部歼灭日寇,再行反正。其意在缓兵。第十五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巧施反间计,将汪的缓兵书传到日军手中。日军司令官看了,勃然大怒,立即停止对汪步青的一切援助,并扣押汪。趁此有利时机,王海山、周志刚立即集中第四十三、第四十四团和天汉支队全部,向侏儒一带发动第三次进攻。四十四团很快攻歼侏儒山的守敌,击溃伪一团;四十三团和天汉支队在击溃周家帮守敌后,又与四十四团配合,全歼伪军1个主力营。汪步青仓惶逃匿山林。这时,日军司令官才发现中了新四军的反间计,遂严令沙湖镇日军配合刘国钧部反扑。军长刘国钧率教导团和第二师一部共千余人,前往增援也只能是送货上门,400余名伪军当了俘虏,20余名日军丧了命。
  独特之七:以统战离间,逼迫汪步青返回汉阳就范。
  汪步青在经新四军第三次打击之后,不敢回到侏儒山老巢,退到汉沔交界处收集残部,妄图东山再起。此时,顽军第一二八师,乘新四军与汪步青作战之机扩大地盘,伸展到彭家场附近。日军为挽救其败局,拼凑部分兵力进驻沙湖镇。对此,王海山、周志刚认为,汪残部处在日军和顽军之间,若继续对其追歼,可能会遭到日顽的夹击;不易全歼汪步青,只能把他调回汉阳地区才好攻歼。于是,决定对顽军第一二八师做统战工作,对刘国钧、李太平则利用其怕汪步青占他地盘的心态,通过关系要他逼迫汪步青返回汉阳地区。果然,刘国钧为了自身的利益,限令汪步青离开沔阳县境,返回汉阳响水港地区。王海山、周志刚遂对其组织第四次进攻。
  独特之八:及时投入新锐力量,全歼伪一师。
  第四次进攻,因汪步青位于曲口、响水港一线沿通顺河防御,又有长江中的日舰支援,不利于攻击,仅在三羊头歼灭伪一团一部和击退黄陵矶等地日军100余人的进攻。李先念得知这一情况,当即增派第十三旅第三十七、第三十八团各一部赴汉阳地区参战。第十五旅与第十三旅紧密配合,兵分两路发起攻击,打乱了汪步青的部署,残敌开始溃散。第十三旅旅长周志坚指挥部队对其拦截包抄。经半日激战,除汪步青率亲信10余人脱逃外,伪一师全部被歼。随后赶来增援的仙桃镇日军100多人和伪军50余人,亦被新四军火葬于胡家台大祠堂。
  综上可以看出:侏儒山战役这场带游击性的运动战,极大的丰富了作战形式的内容,体现了智与力的斗争,而智比力又更为重要。其中有许多军事谋略、策略、战法、手段等,对于现代战争仍然是实用的,是可以借鉴的。

  原载《湖北抗战》论文集1995年6月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