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陈再道巧歼日军

2017/10/24

张园

  娄子镇,是河北省枣强县南部的一个大镇子,有300多户人家,它东通山东,西制冀州,是军事要地。1939年秋,日军就在娄子镇设了据点,据点内有日军两个分队30多人,伪军一个中队百余人,还有伪警察10余人。筑有碉堡和两丈多高、一丈多厚的围墙,工事坚固,易守难攻。据点内的日伪军仗着装备精良、工事坚固、与其它的据点靠得近,没把八路军放在眼里,经常到邻近一带村子进行扫荡,残杀抗日干部和民众,对当时冀南党政军领导机关在这一带的活动构成了很大威胁。1941年5月,时任冀南军区司令员的陈再道下决心拔掉这颗钉子。
  当时八路军没有重武器,攻坚不利。陈再道指示要巧打。19团团长费光霞和团政治部主任李铁中,通过娄子镇维持会长魏子阳(共产党员)、副会长王保福(娄西街党支部书记)、王锡山(党支部委员)了解到据点内日伪军的一些情况。为进一步摸清敌情,费光霞派团参谋靳升云、11连副连长杨永昌、5连副连长刘汶、7连1排长张俊杰等四人化装成民夫,在“维持会”的帮助下,担着水桶,扛着铁锹,随着修工事的老百姓进了据点。他们利用担水、扫院子、搬砖、运土的机会走遍了日伪军的各个院落,把据点内敌人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他们发现日军和伪军分别住在东西两个院子里。日军住的院子大,分前后两个小院。日军第1分队住前院,第2分队住后院,分队长则单独住在一个跨院内。大院内有碉堡,围墙又高又厚。他们还侦察清楚了日伪岗哨的位置、轻重武器的配备和弹药库的地点。靳升云将侦察到的情况画了份详细的草图交给了陈再道。陈再道了解了情况后,心里有了底,想出了一个化装摸进据点,近距离歼敌的巧妙打法。他当即命令费光霞组织精干奋勇队,进行战前演练。费光霞很快从19团挑选了15名机智勇敢、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连排干部和战士组成了奋勇队,并给每人配备了一把手枪。靳升云任队长,分成3个战斗小组。第1组由杨永昌负责,负责消灭前院日军;第2组由张俊杰负责,负责消灭后院日军;第3组由刘汶负责,专打日军分队长。陈再道亲自到19团驻地北高庄检查战前准备工作,观看了奋勇队员的演练。
  5月22日下午,一切准备就绪。突击部队按照陈再道的命令在当日夜间离开了北高庄,于次日黎明前到达娄子镇。此时娄子镇的地下党早作了安排,突击部队很顺利地进入了作战位置。早晨6点左右,魏子阳按照惯例给日本分队长送鸡蛋,在日军大院里走了一趟。他见前后院的日军还在睡觉,只有一个伙夫在忙着做饭,便沉着地招手让化好装了的奋勇队进院。杨永昌挑了一担水先走了进去,其他队员也挑着水紧跟着往里走,哨兵未阻拦盘问,进展顺利。
  奋勇队全部进入日军宿舍后,张俊杰一枪打死了一名正在门口熟睡的日本兵,抱起一挺九二式重机枪猛扫,奋勇队员们呼的一下冲进了宿舍,连续向睡觉的日军射击,没等日本兵闹清怎么回事,就送他们回东洋了。刘汶刚跨进日军分队长院里,就看见日军分队长拔刀冲出门来,刘汶向他打了一枪,没打中要害,反被砍了一刀,日军分队长乘隙慌忙钻进了碉堡。碉堡内的日军连续向下面施放瓦斯弹。我军当时没有防毒面具,不便在院内久留,战士们点起大火,将日军烧死在碉堡内。此时由40人组成的突击队也攻进了伪军大院,高喊缴枪不杀!”伪军中队长一看碉堡燃起了大火,自知性命难保,便举起一块白布,带着伪军全部缴械投降了。
  这时,相距12华里的大营东南镇据点的日伪军跑了出来,与1营在军屯村接上了火,被死死的顶在了那里,不能前进一步。7时30分,攻打娄子镇据点的战斗全部结束,全歼日军两个分队,俘虏伪军及警察70余名,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一个,步枪70多枝,子弹万余发,以及其他一些军用物资。
  战后陈再道亲切接见了化装参战和攻打伪军的全体指战员,冀南军区通令表扬了19团。这是八路军一二九师15个典型战例之一,被载入了抗战史册。

原载《湖北档案》2008年第7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