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百战将军马忠全的战斗人生

2017/11/30

范登生

  珠崖椰树欲凌霄,屡受台风不叶凋:
  本性坚贞经锻炼,故乡人有此标高。

  这首诗是董必武于1960年在海南岛给一位身经百战的共和国将军的亲笔题词。这位将军,就是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原副司令员马忠全。马忠全,湖北黄安县(今红安县)大马贤村人,原名马忠乾。参加红军时,连长错把马忠乾听成了马忠全,从此马忠全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了下来。1930年,马忠全参加工农红军,成了红军黄安独立师的一名战士,开始了他戎马一生的战斗生涯。同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1年1月,红一军在鄂豫皖苏区的福田河与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军长邝继勋,政治委员余笃三,参谋长徐向前。马忠全所在的红军黄安独立师整编为红四军独立团。马忠全被调到红四军十师二十八团交通排任交通员。

甘政委掏出一小袋银元,痛苦地说:“小马,你负了伤,拿上钱,混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家吧。”

  1932年6月,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和红四方面军发起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面对强敌,红四方面军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艰苦作战,终因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领导人,特别是身为分局书记兼军委主席的张国焘估计错误,并接连在战略方针上失误,而屡遭挫折,陷入险境,失去打破“围剿”的希望。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越过平汉路向西转移,撤离鄂豫皖苏区。10月19日,红军到了枣阳新集。还没有顾得上歇歇脚、吃顿饭,国民党军就尾随而来了。当时,情况紧急,一股敌人趁正面攻击部队吸引红军主要兵力之时,突然向红四方面军十师和十一师的接合部发起猛攻,突破防线,直扑红四方面军总部。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临危不惧,指挥部队进行反击。敌我双方经过连续三天的浴血拼杀,都陷入了极度疲惫的状态。马忠全在这场血战中受伤。徐向前分析认为,时间拖得越长对我们越不利,被国民党军围歼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必须组织部队马上突围。可部队突围,伤员怎么办?过去在根据地,战斗一打响,伤员自有地方苏维埃政府安置,现在远离苏区,没有这个条件。然而,带着这些伤员突围又是不可能的,唯一的选择就是将他们留下。
  残酷的战争逼着人们不得不作出痛苦的选择。马忠全所在的二十八团甘良发政委也处在痛苦的选择中。马忠全两处负伤,能不能跟上突围部队啊?如果把他留下来,说不定能混过国民党军的包围,保下一条命呢。这时,甘政委叫来马忠全,掏出一小袋银元,痛苦地说:“小马,你负了伤,拿上钱,混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家吧,等着咱们红军打回来。”听到这话,马忠全惊呆了,因为自打参加红军以后,他就没想过要离开这支队伍。他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甘政委,坚定地说:“政委,红军就是我的家。我生是红军的人,死是红军的鬼!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我的伤不要紧,只是伤在手上,我的腿还能走,还能打仗。政委,我能跟上部队!你看,我的伤最多十几天就会好的。”说着,马忠全向甘政委伸出了包着绷带的双手。
  甘政委被马忠全的决心感动了,最终决定让他随大部队突围。一位腿被炸断不能随大部队突围的老同志把马忠全叫到身边,摘下干粮袋,又掏出了几颗子弹递给他说:“小马,你还小,一定要坚持到革命胜利啊……只要你们突围出去,工农就有希望……”那一刻,马忠全的心受到强烈震撼,第一次体味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他仿佛突然长大了,深感身上平添了一条充满重托的生命。马忠全挥泪前进,杀敌的渴望使他热血沸腾!“同志们,往前冲!冲过去就是胜利!”在枣阳县城南边的土桥铺,徐向前站在一个山包上,大声呼喊着鼓舞全军将士。终于,这道红色血流突破了敌人在枣阳的四面包围,将蒋介石要聚歼这支红军的阴谋化为泡影。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