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传奇“战将”周希汉的戎马人生

2018/01/09

王国宇

  周希汉(1913-1988),湖北麻城人,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先后参加了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他能征善战、敢打硬仗,战绩卓著,被誉为我军一员“战将”。1955年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同年11月7日于北京逝世。
  1913年8月27日,周希汉出生于湖北麻城周家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父亲叫周祁耀,三代单传,在不惑之年才得了这个儿子,自然欣喜万分,对周希汉宠爱有加。1927年,14岁的周希汉参加了轰轰烈烈的“黄麻起义”。这次起义让周希汉受到很大震撼,认识到穷人只有革命才有出路,于是毅然决心投奔红军。这可急坏了周祁耀:“你去当兵,被人打死了,谁为我们周家传宗接代?”“这我不管!”周希汉大嚷。
  知子莫若父。周祁耀知道儿子犟劲犯起来,谁也拦不住。老两口愁眉苦脸好几天,终于想出了个好办法:用结婚拴住儿子的心。于是,1928年春末的一天,周祁耀家鞭炮响个不停,喜庆的唢呐震动四方。谁也没想到的是,喜宴过后,新郎竟趁送客之机,顶着寒星,远遁山林而去。当夜,新娘就独守空房。
  周希汉如愿参加红军后,因作战勇敢,当年秋天就入了党。不久,他的职务也从麻城独立连通讯员升为独立营通讯班长,以后,职务是“连着升”,最后当上了红9军作战科长。周希汉聪明能干,很有谋略,但是,因为他有点恃才傲物,因此吃了不少苦头,甚至好几次差点儿送命。

(一)

  1931年3月,张国焘等人来到鄂豫皖根据地,成立了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一上任就开始了党内“大清洗”、“大肃反”,许多红军将士被杀害。此时的周希汉,因为聪明好学,战斗勇敢,是个很惹眼的人物,于是,有人眼红嫉妒了。
  一天,周希汉被“请”到了保卫局。周希汉一进门,保卫局的人就说:“有人揭发你是混进红军队伍里的富农。”周希汉一听,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嚷道:“我祖祖辈辈都是种地、挖泥巴的贫苦农民,怎么成富农了呢?”“有人证明吗?”他想起了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邓盘楚和丁茂贤,于是脱口而出:“邓盘楚和丁茂贤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们能证明!”谁知这不说还好,一说更糟糕。“丁茂贤?”保卫局的人说:“他父亲做过前清道台,是数一数二的大财主,他本人就是混进革命队伍中的不纯分子,正在接受审查。邓盘楚呢,虽是工人出身,但他的未婚妻是麻城大地主的女儿,也正在接受审查。不纯分子证明不纯分子纯洁,这不是笑话吗?”就这样,周希汉被关了一个月,但他还是一口咬定自己的“贫农出身”。最后,他被迫交出了包括军服在内的所有红军物品,只留一身便衣,还有一张路条:“周希汉系富农出身,开除(部队),回乡生产,沿途放行。”
  周希汉被剥夺了“军籍”,怀揣着这张路条,在团部周围的山沟和山坡里转悠了一整天。天黑了,他坐在山坡上,看着团部,就这样坐了一夜。天亮时,他终于打定了主意,回家去找麻城苏维埃政府,让他们开个证明证实自己是地道的“贫苦农民”。几个月后,周希汉拿着麻城苏维埃政府开具的证明回到了第13师。这时,部队正在筹建红四方面军,众人都在为筹建机关忙得不亦乐乎,竟然没人考虑周希汉的事。政治部的人看过他的证明,但不置可否。周希汉心想,没有赶我走,就是接收了。可没有了工作呀!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去军部的伙房帮厨!
  在伙房里,周希汉什么都干,白天洗菜淘米,担水劈柴,晚上还帮给养员记伙食账。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周希汉正在埋头清扫厨房,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有锅巴没有?”周希汉抬头一看,原来是总指挥徐向前错过了吃饭时间,进伙房要吃的来了。徐向前一眼就认出了他,惊讶地问道:“你这个小鬼,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这一问,问得周希汉眼圈都红了。他忙不迭地从怀中掏出证明说:“我不是富农,我把证明带来了!”徐向前说:“莫慌,你慢慢说。”周希汉这才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徐向前听得眉头紧锁,沉思片刻说:“你就留在机关,给我当书记员吧。我也没有多少事,你主要还是当参谋,怎么样?”就这样,18岁的周希汉到了红四方面军的“机关”工作,党籍军籍随即都恢复了。
  周希汉在徐向前身边当了书记员后,因脑子灵活,做事也很麻利,很得徐向前喜欢。可没过多久,张国焘继续在红四方面军搞“肃反”,有人又说周希汉是“改组派”,保卫局又把他抓起来,准备拉出去杀头。徐向前知道后,亲自来到保卫局说:“周希汉是贫农,是我的书记员,快给我放了。”在徐向前的干预下,周希汉才幸免于难。
  1932年,蒋介石对鄂豫皖红军发动了第四次“围剿”。张国焘说:“反动军队不堪一击。”他不仅不让连战疲劳的红军主力适时休整,作好反“围剿”的准备,反而强令部队去打麻城。结果麻城没打下来,反倒使根据地腹地告急了。
  周希汉虽然是个小参谋,但见张国焘“如此打仗”,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瞎指挥!”结果,他的这话就被告了密。一天宿营时,周希汉把一处土豪的大庄院安排给张国焘住。生性多疑的张国焘见那房子周围没有其他建筑,觉得自己目标太大,说:“这么大的院子,敌机一袭击就炸了,周希汉这是有意要害我!”周希汉明知张国焘是借题发挥,便据理力争,死活不认错。张国焘趁机下令:“立即枪毙!”周希汉被押到荒凉冷寂的河滩上,他意识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到了,于是扯开嗓门,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喊起来:“共产党万岁!”
  正要行刑时,河滩上两人纵马疾驰而来,远远传来一声呵斥:“住手!”来人正是徐向前和政委陈昌浩。原来徐向前和陈昌浩正在谈工作,突然听说张国焘要枪毙周希汉,便快马加鞭赶来。行刑的战士向徐向前报告说:“我们奉张主席之命处决‘改组派’。”徐向前没理睬他,却问周希汉:“怎么回事?”周希汉梗着脖子,气哼哼地说:“张主席说我安排的房子会遭到敌人飞机轰炸,是有意谋害他。”徐向前同陈昌浩对视了一眼,喝道:“放了他。”徐向前又救了他一命。
  1933年8月,周希汉调到红9军当作战科长,军长是旧军阀出身的何畏(后来当了叛徒)。何畏性情暴烈,动辄对下属棍棒“伺候”。一次,何畏打了败仗,硬是要把自己指挥失误的责任推给周希汉。周希汉怎么甘心被泼脏水?他不留情面地指出何畏错在哪里,应该怎样指挥。何畏恼羞成怒,掏出手枪,就向周希汉“啪、啪、啪”连发数枪。不知何畏仅仅是有意教训他一下,还是周希汉命大,居然一枪未中。枪声落了,周希汉仍然梗着脖子在陈述自己的理由。反倒是何畏吓坏了,瘫在椅子上,再也骂不出声来。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