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坚决”不离口的骁将杜义德

2018/04/03

吴东峰

  杜义德将军,高大魁伟,挺拔如松,眉短而稀,发短而硬。八十高龄,仍银丝如针,呈怒发冲冠状。
  杜义德将军,湖北黄陂人。将军作战,狠且准,勇且猛,攻如锥,守如钉,尤善夜战,人称“夜老虎”,又称“尖黄陂”。凡受领作战任务,将军“坚决”不离口,或曰:“坚决执行命令”;或曰:“坚决完成任务”;或曰:“坚决克服困难”;或曰:“坚决消灭敌人”。故有“杜坚决”之绰号。
  杜义德将军家贫,世代农民,十四岁至武汉学木匠活,每日拉大锯,兼干家务。师傅姓胡,狠毒刻薄。某日,将军不慎锯偏模板,师傅大怒,一拳将其击昏。事后,将军溜回家,十六岁参加赤卫队,十八岁参加红军。
  杜义德将军鼻翼有一疤痕,花生米大小,自称“生死疤”、“光荣疤”。将军曾指之曰:“这是当红军时与敌人拼刺刀留下的。他的刺刀己捅到我这里(鼻翼),我用刺刀一下捅到他的脑瓜上,把他捅死了。”将军言此放声曰:“什么叫你死我活,这就叫你死我活。我不坚决捅死他,他就坚决捅死我!”将军一生负伤九处,此为最轻伤。
  红军时期某战,部队攻城,初战失利。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八十九师政委的杜义德将军于指挥所跃出,高呼:“冲啊!”便中弹扑倒。子弹由前胸进,后背出,差一点穿过心脏。张国焘甚喜其勇,命令红四方面军卫生部长苏井观:一定要把杜义德救活,救不活我枪毙你。将军言,当时没有麻药,用一条盐水泡过的纱布,穿进伤口来来回回拉,痛啊!
  解放战争中,杜义德将军出任刘邓麾下六纵政委,王近山将军为司令员。杜脸黑如炭,圆眼怒睁;王面白如玉,笑口常开。故不识者常将司令员误为政委,将政委误为司令员。将军与王近山彼此尊重,密切合作,率六纵突破黄河天险,一战定陶,二战六营集,三战羊山集,捷报频频,将新组建部队打成了主力部队,威名大震。
  1947年初夏,中原野司首长电令,在司令员王近山养伤期间,由杜义德将军担负军、政指挥的全责。时任六纵政委的杜义德将军军政一肩挑,率部千里跃进大别山,屡战屡捷。刘伯承元帅于一次干部会议上表扬杜义德曰:“杜义德是政委兼司令,司令兼政委,文武双全。”是时,干部文化低,不懂“文武双全”为何意,刘伯承元帅解释曰:“文武双全就是能文能武,既能指挥打仗,又会做政治工作。”
  1947年4月,六纵奉命围攻豫北重镇汤阴。打了一个月,终于啃下汤阴城。是时,时任旅长的尤太忠将军随二梯队进城,见侦察参谋徐克达。徐告之:“杜政委已经进去了。”尤太忠将军不信,问:“你看真了?”徐肯定曰:“是杜政委。”尤即命部队快速前进,果见杜义德将军冒着枪林弹雨,挥枪冲在最前面。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途中的汝河之战,为杜义德将军一生中最紧急、最严峻、最激烈之战。其时,前面有国民党两个军堵,后面有四个师追,中原局和野战军首长、机关率部夹在中间,情况万分危急。时任六纵政委兼司令员的杜义德将军果断指挥肖永银十八旅打头,攻击前进;尤太忠十六旅断后,掩护全军渡河。激战一整天,部队终于突出重围,安全移驻彭店。将军言,这一仗,我们两个旅打得坚决呀!肖永银旅排成四路纵队,枪上刺刀,手榴弹揭盖,遇上敌人就打,打下一个村庄,再扑下一个村庄,硬是用鲜血膛开了一条通道。尤太忠旅坚守大小雷岗血战一天,一直到最后一个人过桥,阵地多次易手,多次被他们拼命夺回,全旅伤亡了二千多人。战后,向来少言寡语的刘伯承元帅,连连拍着杜义德将军的肩膀,曰:“这一仗打得好!这一仗打得好!”
  将军多次言“小平对我好啊!”其情之切,其意之真,令人难忘。杜义德将军言,解放战争中某日,邓小平与杜义德将军言:“你打仗很勇敢,是一员战将。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勇敢是军人最基本的素质和要求,但打仗光勇敢还不行,还要讲究战术。”杜义德将军言,小平此话既是批评,也是希望,我受用一辈子。
  杜义德将军言,小平同志喜欢打扑克,挺进大别山后,小平一直跟我们六纵走。一到休息时,他就问:有什么事?没有事就来几盘。小平打牌精明,很少输。他常与我打对家,边打边聊,言语幽默,给人以启迪。如“打牌是艺术,打仗也是艺术”;“打牌要把左邻右舍的牌摸透,打仗也要摸透左邻右舍的情况”;“打牌要沉住气,打仗也要沉住气”等等。
  1949年12月,杜义德将军率部参加解放成都战役。城克后,邓小平急召杜义德将军谈话,指示曰:“二野部队一律不准进城,让开大路让兄弟部队进城,因为二野打的仗多,缴获也多,而他们打仗少,缴获少。要让他们进成都装备装备。”杜义德将军言此赞曰:“小平同志大局观念强。”
  杜义德将军言,邓小平同志水平高,敢拍板。讲话言简意赅,实在干脆,就像射出的一颗颗子弹。
  将军又言,小平同志的“猫论”,源于一二九师部队。原话为四川俗语:“不管黄猫黑猫,咬得到老鼠就是好猫。”刘伯承经常讲,邓小平经常讲,李达也经常讲,意为不管怎么样,能打胜仗就是好部队。后来才演变成“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原载《北京日报》2008年5月19日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