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李克农在武汉指挥抗日反谍情报站

2018/04/25

王炳毅

  抗战初期,我党杰出的隐蔽战线领导人李克农奉党中央指示,出任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处长。在国共两党为共同抗日实行合作的背景下,排除国民党军统、中统顽固反共力量的干扰,在抗战军民的支持下,指挥同志们打击日谍汉奸,取得一些战果。1937年12月中旬,李克农和叶剑英、廖承志、童小鹏、王安娜(王炳南夫人)等一行10余人自南京撤退至长沙,从长沙改乘小火轮抵达已成为国民党统治区政治中心的武汉,开始了新一阶段的战斗。
  

锄奸反谍是当务之急

  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设在汉口原日本租界区中街89号(今江岸区长春街67号)大石洋行洋楼内。门口和街头都有国民党军警把守——这既是当局应中共方面要求而采取的安保措施,又是军统方面借以监视的一种方式。中共代表团、长江局也在这座坚固的楼房里办公。李克农在此工作的对外身份是八路军总部秘书长兼中共代表团秘书长。他的真实身份是长江局秘书长。其顶头上司便是王明(陈绍禹)。李克农还负责党的情报工作,因而在武汉,他肩负的担子相当重。当他和叶剑英等同志到达武汉时,南京已沦陷,日寇烧杀掳掠,疯狂地屠杀我军民,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军人平民惨遭杀害,石城内外,尸积成丘,血流成溪,令李克农甚为悲愤。他知道:正因国民党方面长期热衷于反共,对锄奸反日谍则很无力,以致让日寇取得战略主动,长驱直入。而他在南京主持八路军办事处工作时,尽管竭尽全力协助当局破获了两个日谍大案,但也无济于事。
  到达“八办”武汉办事处的李克农立即召开了情报工作会议。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处长钱之光告诉李克农,他在11月中旬先期从南京抵达汉口时听到同志们汇报的日本人紧急撤离事件。8月初,在武汉的日本侨民、商人及间谍分子百余人突然集中到大石洋行,顾不上吃饭便排队登上一艘日本客轮,匆匆升火启航顺长江东撤。原来,8月3日,已转向抗日的蒋介石,在南京中山陵园内召开的最高国防会议上与幕僚们制定封锁长江计划,决定在江阴要塞江面动用海陆军和要塞炮兵部队实行封锁,以拦截并扣押长江中上游的几十艘轮船及日军舰艇,俘获近9000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和侨民商人,扭转战争中的被动局面,并给日本政府施压。万没料到这一绝密计划被担任会议记录员的行政秘书黄浚泄露给了潜伏在南京的日本海军女间谍南造云子,她急向东京军部发密电,导致中方封锁计划落空……早就知道在汉口发生日本人紧急撤离事件的李克农,眼下最关心的是日本间谍和汉奸在武汉三镇活动的情况以及武汉国民党军政当局是否已采取有力对策。接下来他听取了钱之光等同志所作的汇报,得知武汉警察局长蔡孟坚在武汉卫戍总司令兼战区司令官陈诚支持下,出动了几千警力通过查核居民户口,突击搜查可疑的地点等方式,抓获通敌汉奸79名、日谍嫌疑分子3人(内有朝鲜族女性安赞淑,丈夫为商人),对其中罪证确凿的13人已公开处决,其余均在押。军警利用电波定向技术还在武昌东湖树丛内搜查到一部敌谍收藏的中波发报机,几支日制手枪等。军统却并无多少作为,只是虚张声势在卓刀泉、珞珈山等地办了两期抗战锄奸学习班,由黄逸公、王兆槐两个干部主持。戴笠还去发表讲话,乱吹一气……
  李克农博闻强记,颇具胆识,又精通谋略,他不时做笔记,有不清楚之处就提问,力求做到心中有数。抗战爆发以来,国共两党合作,当务之急是摒弃前嫌,共同对敌,但又不能不提防国民党阵营内顽固派的阴谋与暗算。他郑重地表示:“我们对国民党当局的锄奸反谍工作当然要支持,共同抗日不分彼此,但我们又不能都指望他们。我们的一个法宝是发动民众。我们的党团组织都要投入宣传抗战、锄奸反谍斗争中,配合军政当局,为巩固武汉抗日重镇而出力。当然,我们随时都要提防戴笠之流背后捅刀子。我在南京协助当局侦破敌特案子时就领教过那些家伙的卑劣无耻行径……”李克农的讲话言简意赅,指明了工作的方向。
  数月后,周恩来指示李克农,尽快获取有关日本大本营和海陆空军在各地战场上的情报。因为延安总部电台截获的日本军事情报较少,在破译方面尚存在一定困难,而国民党当局又未能真心合作共享情报资料,这对制定战略计划、领导八路军和新四军对敌作战显然有些不利。正当他为工作尚无进展而感到焦虑不安时,好消息不期而至。
  一天,李克农在办事处三楼听取在汉搞学运工作的杨述汇报时有了意外收获。杨述,江苏淮安人,1935年在北平加入共产党,曾担任过北平青年团委负责人,与黄敬、蒋南翔共同成功领导了声势浩大的平津学生“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在南下请愿期间,杨述受到军统特务的监视跟踪,处境危险。迫不得已之下,他便去南京国府路(今长江路)交通部电政司找担任译电员的堂弟杨肆。几经周折,他在城西宁海路西桥7号一小洋楼见到了堂弟,受到热情接待。杨肆负责用秘密电台监听附近鼓楼日本驻华大使馆与五台山总领事馆日本电台通讯并破解有关电报密码,他让杨述暂住在自己房间里。杨述了解到堂弟虽在政府电讯部门工作,但思想进步,充满爱国热情,抗日坚决,已破译出日方许多极重要的外交情报与军政情报,是电政司密码所主要的专家。南京失守前半个月,杨肆已随电政司撤到武汉的汉口密码所,对外改称军委会特训班交通队,并租下靠近郊区飞机场附近的两幢小洋楼,分别办公和住宿。十余天前,杨述已带堂弟杨肆来长江局见过王明,作了长谈,那天恰好李克农和钱之光因公外出,又在武昌过夜,故而这堂兄弟俩未见到李克农。得知杨肆来过,李克农抚掌而笑,乐滋滋地对杨述说:“好!好!这是极好的机会,你快点作出安排,让我见到你堂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