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独臂上将贺炳炎:首任解放军第一军军长

2018/05/16

叶青松

  1947年3月,蒋介石火急火燎地命令胡宗南指挥34个旅25万余人向红色首府延安进攻。彭德怀临危受命,指挥在延安的警备第一旅、第三旅和第一纵队独一旅、三五八旅和教导旅、新编第四旅、第二纵队三五九旅和独四旅共26万余人,与胡宗南展开了“蘑菇战术”。一战青化砭,吃掉李纪云指挥的国民党军第三十一旅;二战羊马河,消灭了麦宗禹指挥的国民党军第一三五旅;三战蟠龙镇,缴获了李昆岗指挥的国民党军第一六七旅的全部军需。
  蟠龙战役前一天,即1947年4月29日,贺炳炎由晋绥军区第三纵队副司令员兼独五旅旅长,调任第一纵队副司令员。这天,贺炳炎带着一名警卫员,一头骡子和一匹马,横穿蟠龙镇东面双方对峙的前线阵地,到一纵在蟠龙镇西面的指挥部走马上任。许多同志劝他别这样冒险,但都劝不住,贺炳炎大斗篷一披,拔腿就走。结果不出所料,走到中途,他们跟国民党的保安队撞上了。
  起初,保安队的那些家伙看贺炳炎披个大斗篷,骑着高头大马,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警卫兵,牵着一头黑骡子,气派得很,还这样大摇大摆,以为是国民党正规军里的什么官,到蟠龙镇督察什么的,也没敢动他。谁知贺炳炎大意得没了边,居然把保安队的人误认为是自己人,上去问人家:“喂,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这也不能全怪贺炳炎,想当初,八路军的军衣都是国民党给发的,现在尽管不发了,但穿的衣服多半也是从国民党军的仓库里缴获而来的。
  保安队的人一听,问话问得不对头嘛!“哗啦”一声,拉开枪栓。见情况不妙,贺炳炎跳下马来,招呼一声警卫员,就顺着山沟飞快往回跑。因为跑得急,路又不好走,骡子也顾不得拉了。
  国民党保安队追了一段路,没追上人,却逮着了贺炳炎的骡子。而他骑的那匹马到底是调教过的,保安队奈何不得,它一路奔跑到了一纵阵地。恰好遇到廖汉生政委,一眼便认出了这匹马是贺炳炎的坐骑。廖政委大吃一惊,赶忙打电话到各部队查问,这才知道贺炳炎有惊无险,人己到了三五八旅的指挥所了。
  故事还未结束。贺炳炎到一纵后,与纵队司令员张宗逊、政委廖汉生一起,指挥部队打进了蟠龙镇,全歼蟠龙镇的国民党整编第一六七旅6700除人,缴获了镇里的所有军需物资,单军衣就有14万套。
  后来,被敌保安队逮去的黑骡子也失而复得。这样,贺炳炎便有了一个“贺大胆”的绰号。
  1947年10月,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张宗逊升任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第一纵队司令员由贺炳炎接任。自此,贺炳炎率领一纵在国民党统治区内打宜川,出黄隆,战马栏,捣宝鸡,一路凯歌,最后在荔北战役中给西北国民党军以歼灭性打击。
  1949年2月,按照中央军委统一部署,西北野战军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贺炳炎任军长,廖汉生任政治委员,陈外欧任参谋长。贺炳炎成了第一军的首任军长。有人称第一军为“天下第一军”,自然,就有人称贺炳炎为“天下第一军”军长。
  贺炳炎任第一军军长后,解放战争的进程飞快推进。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4月25日,太原解放。中央军委决定,拿下西安。一野制定的攻打西安的作战部署是:一军、二军、四军向西截击敌军,六军解放西安,三军为战略预备队。
  根据一军领受的任务,贺炳炎决定分两个阶段实施作战:先解放关中,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军;之后撤守鄂县(今户县),切断胡宗南与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的联系。一军果真成功的话,那么,这次被彭德怀称作“陕中战役”的作战任务,一军就算出色、圆满地完成了。
  1949年5月12日晚,一军正在集结,情况突变,在胡宗南的弧形防御的一个“弧点”上,守备三原的国民党军第九十军南逃了。一野司令部及时作出战术调整,命令:一军和四军的任务对调,一军迅速追歼国民党军第九十军,在5月16日前出三原、鲁桥,阻击国民党军第九十军南逃。
  军长贺炳炎和政委廖汉生立即下令一军所辖的一师和二师,全速抢渡泾河,沿阡东、青化、岐山、凤翔方向前进阻拦和追击。
  5月16日上午,二师赶到鲁桥。指战员们前脚刚进抵鲁桥,就发现南逃的国民党军第九十军的踪迹,他们刚刚向西逃窜而去。二师师长王尚荣当机立断,命令担任前卫团的五团急行军穿插,经孙家、肖家,必须在当天15时前占领云阳。就这样,国民党军第九十军第六十一师被阻塞了西南逃路。一师到了三原,紧迫国民党军第六十一师。最后,一军将国民党军第六十一师围在岐山城东的鲁班桥上。第六十一师师长刘孟谦投降后,看到一军军医上前给他治疗负伤的右腿时,激动地掉下了眼泪,口里说道:“早知道这样,我还逃个鬼!解放军真好,难怪打仗总是打胜仗。”这时,四军军长王世泰急电一军军长贺炳炎: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军第三十师沿麟(游)凤(翔)公路向西南逃窜,他们正在尾兵紧追,请一军协助拦头。贺炳炎放下电话,立即命令王尚荣即刻出发,迅速进至凤翔东北的姚家沟,抢占要点,坚决堵击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军的逃路。一师继二师之后跟进。
  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军正在行进间,突然听到从姚家沟方向传来枪声。这是二师先头部队与敌五十七军的先头部队打响了。枪声驱散了二师官兵的疲劳,战士们霎时又精神起来。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张汝弼还没弄清楚前面的解放军是什么部队,刚进入山沟的一个团就被二师给报销了。后续跟上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见势不妙,想掉头转向,紧追其后的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天兵般来到他们面前,搞得国民党军第三十师的军官和士兵个个晕头转向。他们没有料到解放军会如此神速,断了其逃路。惊慌失措之际,不得不向西迂回。但为时已晚,一军一师整个师正在西面堵着呢,他们插翅也难以飞过去了。
  这边部队打得正热闹,而贺炳炎则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扶眉战役的筹划之中了。
  

本文为节选,原载《党史博览》2006年第4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