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徐向前在武汉加入共产党

2018/07/31

欧阳春艳

  1926年11月,徐向前进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担任学校一队少校队长。进校时,徐向前只有25岁。
  1924年,怀抱革命理想的徐向前,从老家山西跑到上海,报考刚创办的黄埔军校。虽然数学几乎交了白卷,但政治成绩还不错的他被录取,成为黄埔一期学员。
  1926年,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成立。原黄埔军校第五期政治科、炮兵科、工兵科约一千八百名学员全部被迁至武昌就读。1926年11月,徐向前也进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很多历史学者都误以为,徐向前是随黄埔军校第五期的学员来武汉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袁继成澄清说:“1926年,徐向前已经在河南冯玉祥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工作了,他是自己到武汉投奔革命的。”
  徐向前的回忆录证实了袁继成的说法。因为厌恶在军阀部队里打仗,当听说广东的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攻占武汉后,他就坚定了去找革命队伍的决心。
  《徐向前回忆录》写道:“11月底,我从上海乘船抵武汉,见到了北伐军中的黄埔同学,十分高兴。武汉的革命气氛很感人,处处是‘打倒列强,除军阀’的群众游行和集会,就像黄埔初期的广州一样。”
  最初,在黄埔同学的介绍下,徐向前去南湖学兵团当指导员,不久被分配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一队任少校队长。
  当时的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名声很大,这里有不少老师和学生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国民党左派人士。这样的革命氛围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徐向前。
  徐向前在黄埔军校一期时加入了国民党。他刚到武汉不久,有同事问他:“现在许多人加入了CP(即中国共产党),你呢?”徐向前笑而不答,因为他在广州黄埔军校时,说过一句话:“决不做跨党分子。”他认为,作为一个人,不能脚踩两只船:作为革命者,不能信仰两个主义。那时,他追求的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对共产主义还不理解。
  虽然嘴上什么也不说,但到了晚上,徐向前开始阅读有关共产主义的书。列宁的《二月革命》《远方来信》《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他都一一阅读。布哈林的《共产主义ABC》,李季的《通俗资本论》,还有宣传苏联十月革命的一些小册子,以及瞿秋白、鲁迅的一些文章,都吸引着他。
  这几年的斗争经历,耳闻目睹国民党的腐败、军阀混战和人民受到的灾难,使徐向前作出了人生抉择。1927年3月,正是国民党右派反共活动猖獗,国共合作面临分裂的严峻时刻,徐向前经樊炳星、杨德魁(山西怀仁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毕业。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从事兵运工作。解放战争中,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作战、解放南京等战役)介绍,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徐向前在回忆录里说,入党后自己才知道,武汉军校中共组织的负责人是恽代英、陈毅。一天,他接到一个通知,到蛇山西面的后长街——中央军委办事处参加会议。没有想到,一进会场,就看见周恩来和孙永康(陕西人。曾就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任红一军第二师师长。1933年在红安同国民党作战中牺牲。1945年中共七大上追认为革命烈士)、施存统等一些领导人坐在主席台上。自黄埔军校与周恩来一别年余,他们竟又在武汉相见了。
  1927年5月,原武汉国民政府独立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湖北麻城人。曾参加辛亥武昌首义。1927年5月发动叛乱,被蒋介石擢升为新编第十军军长。曾任武汉警备司令、湖北省政府主席,国民党三、四、五届中央委员。1951年死于香港)叛变,并联合四川军阀杨森进攻武汉。由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南湖学兵团及武昌农讲所师生组成的“中央独立师”,配合主力部队出城击敌。徐向前经历过第一次东征,经历过国民军第二军北上的多次战斗,对组织行军、组织战斗都有了一些实战经验。他率领一个队,在行进中对战士进行军事训练。最后,叶挺的独立团在纸坊将夏斗寅部打垮。
  7月,徐向前听从组织安排,随同张发奎部到了九江工作。没想到,南昌起义爆发后,张发奎突然变卦,宣称不再保护共产党员,徐向前被迫连夜出走。武汉曾像广州一样,是革命者心目中的红都,也是徐向前走向共产主义革命道路的出发地。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重回武汉,在这里找到党的机关,找到同志,重新领受任务。
  然而,从汉口码头一上岸,徐向前心里就凉了半截。几个月前的那种革命气氛不见了,江汉关边的革命标语刷掉了,龟山上曾经竖立的“废除不平等条约”的铁标语塔拆毁了。大街上,听不到革命的歌声,工人纠察队雄壮的步伐消失了。
  第二天,徐向前找到了那个从前秘密接头的交通站。这是一家卖杂货的铺子,门关着,他远远看了许久,不见信号,不见一个人出入。显然,这里遭到破坏,人已经转移了。徐向前在门前转了两天,仍不见有人出入。夜晚,他在小客栈里沉思了半夜,最后决定到上海去,找党中央。隔夜一早,徐向前奔向江汉码头,随着一批乘客登上了开往上海的轮船。
  在武汉期间,徐向前还有一段插曲:他和黄杰这对革命伴侣的最初相遇,就是在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1926年至1927年,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破天荒招收女兵,黄杰也因此成为我国第一代现代女兵。那时,黄杰是学员,她认识当少校队长的徐向前,但徐向前并不认识她。
  1945年4月,徐向前与黄杰再次相遇。当时,因战争伤痕累累的徐向前,患肋膜炎住进了延安柳树店和平医院治疗。他躺在床上整整两个月,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危险关头,病情才一天天好转起来。就在此时,他遇到了黄杰。在一次次的接触中,两位历经人生磨难的革命战士情定延河边。1946年五四青年节,徐向前与黄杰结婚。
  对于这段婚姻,徐小岩回忆道:“虽然父亲是军人,但是对母亲非常体贴。母亲晚年用的拐杖,也是父亲特别制作送给母亲的。他怕竹拐杖太滑,专门找来胶条,一圈圈地缠在上面,还专门在拐杖底下安上防滑的橡胶头。”
  2007年,97岁的黄杰病逝,子孙们将她的骨灰与徐向前的部分骨灰合在一起,撒向湖北江陵铁牛矶附近的长江水域,那里正是黄杰的故乡。
  

原载《武汉文史资料》2017年第7、8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