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徐帅叫出来的“肖正派”

2018/09/05

史瑞林

  从1976年到1993年,我先后7次到天津马场道去拜见开国少将肖永正。他的两条家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使我深受教育和启发。第一条家规叫作“三不动”:配给他的小车除了他本人开会、看病外,其他事一律不动;自己家属一律不动;司机和工作人员私事一律不动。第二条家规叫作“三不去”:请他做客、吃饭不去;请他游玩、娱乐不去;请他参加典礼、奠基仪式等他不去。
  他为我们解决购车指标的事使我终生难忘。我们(麻城)乘马岗有个光荣院,那里收养了30多位鳏寡孤独的老红军、老赤卫队员、烈属、抗日战争时期老战士。由于光荣院离城较远、交通不便,老人们看病不方便,日常生活用品以及粮食、蔬菜等供应比较困难。这对老人们的身体、生活造成一定影响。为这件事,民政局一直为难和发愁。1982年局领导班子通过讨论研究,决定买一部既能坐人、又能带货的四门六座皮卡车,并向省民政厅写报告,请求解决部分资金。省厅批复,可以帮助解决一部分资金,但购车指标要自行想办法。后经反复调查,天津出产的“雁牌”四门六座车型好,经济实惠,质量又好。于是,我们以县政府名义向天津市政府写了个请求解决购车指标的报告。
  1983年4月,局领导决定叫我去一趟天津,说我熟人熟路,天津的肖永正将军我见过多次,他又担任过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兼天津警备区司令,对天津市领导熟悉,请求他出面要方便快捷些。4月中旬,我到肖将军家把情况向他汇报后,他满口答应并说“天津市委聂壁初常务副市长我很熟,我明天带你去找他,请求他批复解决。”4月17日一大早,通信员小刘到警备区招待所通知我,说首长在家等我,准备一起去天津市政府。8点多钟,我到肖将军家,将军正在门口等我,一见我就说:“小刘、小史,走,我们3个人去。”这时,王秘书说:“首长,司机小陈正等着咧。”将军说:“不要车,我们搭公交车去!”王秘书说:“首长,到市政府有十几站路,正是上班高峰,人多又挤。”将军说:“怕什么,十几站不比长征远吧,别人挤得我挤不得啊。”王秘书拗不过,把我们送到公交站,并要求跟首长一起去。将军说:“你回吧,有小刘一起就可以。”我们上车后,小刘把车票一买,大概半个小时不到,就到天津市政府。聂市长的张秘书把我们带到办公室。聂市长一见到肖将军,马上拉着将军的手:“哎呀,肖正派,您怎么来了,有失远迎,对不起。”当时我一愣,聂市长怎么将肖将军叫肖正派,百思不解。
  事情顺利办完后,我们又搭公交车返回他家。中午他留我在他家吃中饭。在吃饭过程中,我问将军:“肖司令,怎么聂市长叫你肖正派?”他边吃边笑,对我说:“聂市长对我比较了解,说来话长,肖正派这个名字还是在长征翻雪山时,徐向前元帅叫出来的。”
  “当时我是红四方面军三十九团九连的司务长,九连连长叫刘三虎。过草地时,部队上上下下,都还是穿着单薄的衣裳。行军到雪山时,由于后勤供应跟不上,部队御寒的冬装只是陆陆续续才发下来,而且颜色也不一样,多数战士穿的五花八门。我们就这样向雪山方向行进。我记得有一天,雨夹雪特别大,打在脸上像刀子割一样的疼,当时我身上披着草袋,背着一个行军锅,很吃力地跟着部队前进。突然,我后方来了一队人马,边走边看行进的队伍。这队人马走到我身边不远处,突然停下来,并下了马,其中一个人问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队伍里有人认出来,问话的是徐向前总指挥,说:‘报告首长,我们是三十九团九连。’‘叫你们连长现在来见我!’不一会儿,刘连长跑步来到徐向前面前:‘报告徐总指挥,九连连长刘三虎到,请首长指示!’
  ‘刘三虎,下发的棉衣你们连人人都穿上了吗?’
  ‘报告首长,人人都发了!’
  ‘为什么我看见前面有个同志身上只披着一个草袋,背上还背着一口大锅呢?脸上冻得发紫,你知道吗?快把你们司务长叫来,我要问他!’
  ‘报告首长,那个披草袋、背大锅的就是司务长。’
  ‘叫什么名字?’
  ‘叫肖永正。’
  二话不说,徐向前迅速追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膀,亲切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棉衣发了没有?我是徐向前,跟我说实话。’
  ‘报告首长,我叫肖永正,九连司务长。棉衣我有,部队驻地的一位房东确实没有衣穿,这么大冷天,他帮我烧火做饭,今天部队出发,我为了感谢他,就把我的棉衣给了那位房东。’徐向前听我说完以后,含着眼泪把我抱着:‘肖永正哪肖永正,全连一帮人等你安排饭他们吃呀!你冻坏了,全连同志怎么办哪,你冻坏了,我徐向前怎么对得起你这个好司务长哇!’听了徐向前这一席话,我的眼泪哗哗直流:‘报告首长,我的身体好,身上披了个草袋,再加上一个大锅扣在我背上,又挡雨,又挡风,没关系,请首长放心!’接着,徐向前二话不说,叫旁边的同志帮忙,从我背上把锅拿下来,草袋扯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我穿上,把扣子扣好后,迅速骑上马,边走边说:‘肖永正,你要安全爬过雪山。等翻过雪山,我要见到你。’接着奔驰而去。
  部队翻过雪山后,徐总指挥在一次全体干部会上激动地说:‘三十九团九连的司务长叫肖永正。过雪山这么冷的天,战士们都穿上了棉衣,他却把自己的棉衣给了当地老百姓,自己披个草袋,背个大锅,不叫苦,不叫累。他们连长还跟我讲:部队每到一地,肖永正不顾疲劳,没日没夜的去筹集钱粮。自己肚子饿了,没有动连队一粒米、一粒粮。与当地老百姓打交道,没有动百姓的一草一木,当地百姓称他为红军的‘好粮草官’。肖永正这个名字很好。’徐总指挥讲话中,突然大声喊道:‘肖正派来了没有?’当时我木了,不知怎么回事。连长连忙推我:‘首长在叫你咧。’我不知所措地站起来:‘报告首长,肖永正到!’徐总指挥笑着说:‘我叫你肖正派,正当名分,希望你永远正派。’当时,全场干部都热烈鼓掌,后来我们团专门发了文件通报表扬了我。
  几十年过去了,徐帅叫我肖正派,我始终牢记心中,告诫自己,不能辜负党和领导对我的关怀和信任,不要为‘肖正派’这三个字抹黑。堂堂正正做人,实实在在做事,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子孙后代!”
  肖司令这一席话,使我久久难以平静,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思想、情操,使我无限敬仰,无限崇拜!
  

原载《党史天地》2017年第1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