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徐深吉巧打“麻雀战”

2019/09/25

梅兴无

 
  麻雀战与地道战、地雷战一样,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和地方武装,在敌强我弱的条件下打击和牵制敌人的有效战术。
  1937年9月,八路军一二九师七七一团团长徐深吉率部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抗日前线。根据师长刘伯承的命令,徐深吉率七七一团二营到山西太谷以南的范村一带,与日军展开游击战。
  范村位于太谷县城东北25公里,距同蒲铁路10多公里,是个交通要道。11月26日,太谷县城的日军出动600余人,携带炮6门、汽车2辆,进犯范村。日军纵队行军,也不派侦察警戒,显然根本不把八路军放在眼里。
  此前,徐深吉曾在七亘村、黄崖底两次战斗中与日军交过手,初步摸到了日军进攻的一些战术特点:进攻时先用炮火轰击,无抵抗即进,反之即停,再用炮火轰击,直至无还击再进。据此,徐深吉在战前会上说,面对强敌,不能硬拼,将部队化整为零,打游击战,不断阻击、牵制、杀伤日军,消耗敌人。
  徐深吉命二营八连对敌进行防御游击,以一排正面诱敌深入,二、三排则三人一组,五人一群,组成一个个战斗小组,分散埋伏在绵延的山坡上和道路附近,时聚时散,灵活机动地射杀敌人。他自己率二营主力在范村东面山梁上待机伏击日军。
  当日军先头部队尾随一排接近八连的游击阵地时,部署在这一带几个伏击点同时猛烈射击,撂倒前面的四五个敌人,然后各战斗小组立即分散转移。日军骑兵迅速增援,就地散开,步枪、机关枪、掷弹筒、火炮一齐扫射。见没有还击,日军继续向范村方向推进。
  徐深吉带领的二营主力组成的各战斗小组散布在范村东边的阵地上。待增援之敌进入伏击地带,徐深吉率先打响第一枪,接着,各战斗小组轻机枪、步枪同时开火,撂倒一片敌人。遭到袭击的日军就地卧倒,组织火力还击。可八路军已隐蔽转移到了北田受村西边阵地。日军见没有还击,又开始向前推进。
  日军先头部队一直咬着前面的一排穷追不舍,追到北曲河村时,埋伏在北面山坡上的八连三排各战斗小组,居高临下,侧击谷底日军。日军先头部队和后续部队同时遭到打击,不知所措,防不胜防。
  就这样,八连一排牵着敌人的鼻子在山沟里转来转去,转了十来里。敌人在晕头转向中,战斗小组正好一枪一枪地消耗敌人。日军跟着八路军战士,想打又打不着,只能被动挨打。到下午3时,日军无计可施,只好开始撤退,在范村抢走了老乡的几辆大车和十几匹骡子,把伤兵和尸体拉回太谷城去了。
  经过6个小时的战斗,徐深吉率二营毙、伤日军百余人,击毁敌汽车1辆,二营无一伤亡。战士们编了一首顺口溜:只听敌人枪炮响,未见我军有伤亡,消灭敌人保自己,这次战斗真漂亮。
  战斗捷报送到师部,刘伯承称赞这是一次典型的消耗战,消耗了敌人,保存了自己。就像麻雀觅食,三五只,十几只,忽聚忽散,行动灵活。当敌人反击时,就立即撤离,隐蔽得无影无踪;当敌人撤退时,就呼啸而来,出其不意,一阵猛打。并给这个战斗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麻雀战


  来源:《人民政协报》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