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农民本色的中将张天云

2019/12/11

叶重豪


  张天云中将是湖北省红安县觅儿镇周家田村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四十七军军长,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副司令员,福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后勤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913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日,张天云生于周家田村一个农民家庭,那天正是二十四节气的冬至日,所以父母给他取小名叫冬至。
  冬至8岁的时候,父亲在汉口跟单帮不幸生病去世,母亲周氏变卖了4升田产才将父亲的后事办完。无奈,作为长子的冬至只得到地主家放牛。
  有一次,冬至因发烧咳漱,实在走不动了,昏倒在碾房里。哪知狠心的地主看见后,用脚踢醒他,还挨了耳光,没有办法他只得又去牵牛赶碾。等天黑时,他回到家里,倒在母亲怀里痛哭一场,并发誓饿死也不去给地主做事。他母亲抹干冬至眼眶的泪水,开导他说:“伢呀,你不去混口饭吃,又么样活咧,你父亲不在,娘就依靠你呀!”就这样,冬至在地主家又打了三年长工,可仇恨的种子在他心里发了芽。
  1928年,黄安的农民运动异常红火,张天云参加了少先队。1929年,红军在八里湾扩红,已日乡苏维埃执委的张天云,带头报了名,可他家里已有妻子,原来,张天云有一个童养媳,叫王桂荣,是10岁那年来到他家的,些时刚刚新婚不久。一位执委说:“天云,你刚结婚不久,现在去当红军,家里怎么办,况且你弟妹还小呀!”
  张天云说:“乡苏维埃分配的任务么样完成呢?我是执委就带头报名参军吧!”王桂荣第二天交给他一双布鞋并说:“你安心去当红军吧,家里的事情我招扶着。”就此,张天云离别家乡参加红军了。
  三年后,王桂荣在家里接到张天云阵亡的消息,在婆婆的开导下,才改嫁给本旅的一位堂兄。谁知,张天云并没有牺牲,直到1942年才与家里联系上,而母亲早已辞别人世。此后,他才在部队与姜萍结为夫妻,这是后话。
  红二十五军发起七里坪战役后,终因弹尽粮绝而被迫撤出战斗,而身为连指导员的张天云又一次身负重伤了。
  当时,红军医院设在天台山的一处树林中,他在没有粮食、没有药品的情况下艰难养伤。不久,敌人开始搜山,红军只得分散游击,张天云为了不拖累战友,只身一人爬入一个山洞中,靠饮岩洞的滴水度日。当敌人搜查三天一无所获撤走时,张天云已经奄奄一息了,红军医院的看护又找到了他,把他接到老乡家中,治疗一个多月才养好伤。
  解放后,谈起这段经历,张天云说:“天台山是我生命的山呀!”
  抗日战争进入到1941年后,张天云任新四军第三师第二十二团团长。9月,新四军在苏北发起郑探口战役,师长黄诚将拔掉郑探口据点的任务交给了张天云。
  郑探口是涟水县的水陆交通要冲地带,日伪据点有800余顽军,且防御工作十分坚固,仅围墙就有6米多高,2米厚,还有水壕、铁丝网等外围障碍物,攻破围墙有一定难度。
  张天云向来喜欢打攻坚战,他在战前对战士们说:“师首长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团,是对我们最大的信任。我们要用最大的胜利向苏北人民献上一份厚礼!”随后,他布置一营打援,二营、三营主攻。战斗打响后,主攻部队进攻至中行炮楼时,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使进攻遇阻,而增援之敌也与一营交上了火。危急关头,张天云跑上前沿阵地,站在围墙的夹缝地带观察地形后,立即作出战斗调整,派出一支40人的突击队冲入中心炮楼的地道,象神兵天降歼灭了中心炮楼的敌人,而外围部队也迅速突破围墙登楼歼敌,形成上下夹击之势,经过一昼夜的战斗,歼灭敌伪军800余人,夺取了攻坚战的胜利。胜利的消息传到总部,陈毅军长连连夸赞:“这个张天云虽然不善言辞,可打仗都是顶呱呱的哟!”
  1944年,新四军在苏北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已是新四军第四师第8旅旅长兼盐阜军分区司令员的张天云,规定全旅战士每人每年要交400斤菜,以解决部队的供给困难。
  张天云一有空,就脚穿草鞋、头戴草帽和警卫员一起下地种菜,这活儿对他来说是轻车熟路,少年时期在红安老家就经常和大人们一起种菜,所以对菜籽下秧、移栽到灌溉、施肥,他都十分在行,因而他种的菜棵棵长得大,到年底一统计,他居然种了1000多斤。
  后来,师部评比,张天云居然评为甲等生产模范,延安的《解放日报》也报道了他的种菜经验,夸他是“种菜模范!”
  建国后,张天云担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要职,而且是九大中央委员。1973年,中共中央召开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张天云提出不再当中央委员,他说:“当也是革命,不当也是革命,我身体不好,管不了事就应该把位置让出来。”为此,他向中央打了报告。
  周恩来将他的报告拿到中央讨论,很多老同志为了张天云的主动让贤而感动,周恩来总理说:“张天云是个好同志!”
  张天义是张天云将军的弟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红安农村十分贫穷,张天义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可他整天就是上山捡柴烧,背筐子在村里拾猪屎粪,常常吃不饱饭。有一次,张天义拾粪累着了,就在田间打嗑睡,恰逢一位乡亲碰见,便叫他的浑名道:“二老爷,你好悠闲呀,么不到北京去找你的大老爷呢?他的一句话还不叫你变样子么!”
  张天义说道:“他是他,我是我,他那日子我还过不惯哩!找他做么事!”由此可见,张天云不是一个任人唯亲的人,他始终是一个保持农民本色的人。

 
  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