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将帅传奇

辗转奔波孤身东归——吴先恩中将从西路军东归延安记

发布日期: 2020-10-09 来源:

  丁碧军

  开国中将吴先恩是一位随西路军血战的幸存者。西路军失利后他是怎样历尽艰险回到革命队伍的?东归延安他走的一条什么路线?途中遇上过什么样的险情?长期以来,问题的答案一直是个谜。通过整理相关史料,以及访问吴先恩之子吴铁壁,笔者试图还原这段历史真相。

  被围祁连山

  1936年10月,吴先恩调任红四方面军九军供给部部长,随第九军西渡黄河,这一年他29岁。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期间,他一直在为九军的粮弹供应而操劳。经历古浪血战、甘浚堡突围、倪家营子苦战之后,九军损失惨重。陈伯稚、刘理运、王海清、易汉文等多名将领牺牲,吴先恩随九军余部退往梨园口,战斗中陈海松、杨朝礼等将领牺牲。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余部3000余人被迫撤至甘肃肃南石窝顶,西路军总政委陈昌浩召集师以上干部开会,宣布行动失利,徐向前、陈昌浩离队东返陕北向中央报告。

  在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的指挥下,西路军余部分为三个支队行动,吴先恩隶属右支队,右支队负责人是原西路军副总指挥兼九军军长王树声。14日晚,左、右支队开始行动,同行一段路后分开,右支队向南而行。15日晚,王树声找到吴先恩,嘱咐他将经费分发给指战员。谈到后续行动,王树声说可以选择西往新疆、东返陕北、当地游击3条路线之一,要尽最大努力保存队伍。吩咐完,王树声带着骑兵连先行,吴先恩和20团团长方忠良、团政委周开河率队断后——他们是鄂豫皖战斗时期的老战友,彼此情谊深厚。队伍日夜不停急行军,16日凌晨,吴先恩发现队伍又回到了前期活动过的地方,原来向导迷路了!王树声所带的先头部队不见踪影,手摇发电机也掉了,没法用电台联络。吴先恩急忙和方忠良、周开河商量队伍如何行动。这时,追踪而来的马家军发现了他们,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吴先恩和方忠良、周开河带着队伍边打边撤。苦战一天之后,队伍仅剩不足百人,被围困在祁连山中的一座无名山峰上,队伍三面被马家军包围,未设围的一面是个陡峭的断崖,断崖下是黑河。

  黄昏后,马家军停止了进攻,在山下开始生火烤肉。马家军怪叫着要红军战士下山投降,红军战士骂声不绝。

  警卫员崔玉祥向吴先恩报告,说周开河政委请他和方团长去商议事情。

  吴先恩和方忠良找周开河政委商议事情,发现周开河半倚着岩壁,脸色惨白,原来下午反击马家军冲锋时腹部中弹。

  周开河已经让原总部参谋李家益去勘察了峭壁,发现峰下便是黑河,峰顶离河面约十几米,如果把战士们的绑腿集中起来拧成绳,就可以缒绳而下。涉过黑河,钻入对面的祁连山中,脱离险境。他建议由吴先恩、方忠良带领一部分身体好的战士突围,然后寻机东返陕北找党中央,他则率领伤员在峰顶负责掩护、拖住敌人。

  三人心中都明白留下的人难逃马家军的追杀,幸存的机会渺茫。为了把幸存的机会留给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友,他们为谁带队担负掩护任务发生了争执。周开河诚挚地说:“我的伤太重,走不了啦!你俩带队伍走!我们留下牺牲是为革命,你们突围也是为革命。别忘了王军长是怎么交代的,多一个人出去,革命就多一分力量!”

  惜别战友

  突围的队伍很快被选定,包括吴先恩、方忠良在内共有49名指战员。据史料查证,队中成员多是九军指战员,有卫生部部长单承猛、卫生部政委董贤应、团政治处主任肖永焰、王营长、供给部警卫班班长蔡长元、群众工作部干事史明华、警卫员崔玉祥等人,另外还有总部四局队列科代科长李家益等。

  利用战士们用绑腿结绳子的间隙,吴先恩与周开河握手告别,他向周政委和送行的伤员们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军礼。他依依不舍的目光一一扫过伤员们的脸庞,想将他们都刻入心中。伤员们都是好样的,他们说:“首长,放心走,有我们掩护,你们一定能突围出去。”“我们见不到胜利了,但相信革命一定会胜利!”“一路小心,早日到延安。”腿部负伤的牛挺刚面对黄麻起义时的老战友,眼含泪花:“老二啊,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在革命胜利后替我喝一杯庆功酒。”吴先恩终究没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点头哽咽着说:“我记住了,‘牛肉’。”

  突围开始了。静夜中,47名红军指战员依次攀绳溜下断崖,吴先恩和方忠良断后。方忠良执意让吴先恩先下,吴先恩拗不过他,只得抓住绳子往下溜。当他溜下四五米后,方忠良叫住了他:“先恩,你得原谅我,我决定不走了,我不能丢下周开河他们不管,我要和这帮兄弟们同生共死,你带着战士们赶紧突围吧,早日找到主力部队。”吴先恩只得强忍泪水、叮嘱几句后攀绳而下,同47名战友趁夜色涉黑河,穿过约五六十米的开阔谷地,钻入西边的牛毛山中。

  走出祁连山

  祁连山的夜晚寒冷异常,山风刺骨,呵气成冰。队伍不敢生火,因怕火光会招来马匪,大伙靠着一棵大树抱团取暖。

  天亮后,吴先恩一行在牧民的指点下,在半山腰找到了一个不显眼的山洞,在洞中藏了起来。疲惫至极的红军指战员们终于安心睡了一觉。

  一番休憩后,大伙缓过神来了。吴先恩清点人员,队伍中有党员21名、团员27名,经与单承猛、王营长等人商议后,决定在队伍中成立党支部和团支部,吴先恩被选为党支部书记。

  为凝聚军心、提振士气,吴先恩召集大伙开会。他鼓励大家不要泄气,讲了黄麻起义失败后仅剩72人上木兰山坚持斗争的故事。他说:“现在陕北还有红军,四方面军还有两个军的队伍,我们可以向东,回陕北找党、找部队!”受吴先恩的鼓舞,单承猛兴之所至,给大家唱了两段京戏,精彩的唱腔让战士们忘掉了饥寒,纷纷鼓掌。大伙七嘴八舌地表态:“我们手中有武器,不怕!”“出去接着干!”“不死就要闹革命!”天亮后,吴先恩决定带队向西追赶左支队,沿途靠猎野生黄羊充饥。冤家路窄,吴先恩一行还是碰上了马家军。一通乱战过后,待吴先恩收拢队伍时,发现只剩下26人,其中3名战士重伤。在找当地群众安顿伤员的过程中,吴先恩在老乡家意外地遇到了三十军的几名伤员,从他们口中得知左支队6天前就离开了此地。吴先恩带着大伙退入祁连山中休整,找了个废弃的淘金洞躲藏起来。休整完毕,吴先恩决定带领大伙东返陕北。在祁连山的密林中与马匪周旋,他们过上了野人般的生活。近一个月,雪地里向东穿行,一路上除了要与搜山的马家军骑兵拼杀和周旋外,还得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战士们餐冰卧雪,不少人身着单衣,光脚在深达两尺的林中雪地跋涉行军,脚都冻烂了。一天天过去,这支队伍的人数越来越少。终于走出了祁连山,吴先恩发现各路口都有马家军守着,村庄里时常有地方民团搜查。他们只得昼伏夜行,沿途抢过盐卡、打过土豪、卖过苦力、当过窑工,实在不济时靠分散要饭生存,有时两三天才能吃上一顿饭,好在途中总会遇上善良的老百姓施舍食物。

  智过黄河铁桥

  过永登后,吴先恩身边只剩下3个人:崔玉祥、史明华和一名战士。1937年6月,吴先恩四人终于进入兰州地界,在山洼里找到一户农家隐藏下来。进入兰州得过黄河,吴先恩找刘老伯商量,打算找个渡口坐皮筏子过河。刘老伯听了连连摇头,他说渡口都被马家民团盯着,连摆渡的艄公都可能是民团的人装扮的,他们碰上湖北或四川口音的人就抓起来,已经有不少西路军战士在渡口被抓走了。热心的刘老伯找在他家寄宿的布商牛纪明帮忙。经过一番商议后,他们终于想出办法:找一辆带篷的豪华马车,装上点杂货,由牛纪明扮作阔商,吴先恩等则扮成伙计坐车上,在黄河铁桥人多、守卫比较忙乱的时候,大摇大摆地过关卡,这样反而不会被怀疑。一切计议妥当,不料准备出发的前一晚,崔玉祥和那名战士因伤口发炎发起高烧,浑身乏力。崔玉祥跟了吴先恩三年,吴先恩舍不得丢下他,想让二人躺车上过铁桥。崔玉祥说此举太危险,一旦查验伤口的话大伙都会遭殃,他和战士应该留下。房东夫妇也认为两个小伙病成这样,就是过了黄河也无力步行。他们承诺会照顾好伤员,待伤养好后再送上路。吴先恩只好同意。吴先恩临行前送给了刘老伯15块大洋表示感谢。他和史明华装扮一番后,天亮即出发,9点多钟到达兰州黄河大铁桥桥头排队待检。当检查到他们时,派头十足的牛纪明掀开车帘对守卫说要到河对岸找某知名人物办事,下午还会返回,并热情地奉上香烟慰劳,就这样一连过了桥上的三道关卡,没遇上麻烦。牛纪明将他们送到西兰公路僻静处,吴先恩同史明华下车谢别。走在西兰大道上,吴先恩他们竟遇到了被俘虏到“补充团”的西路军战士,他们被迫做苦工修公路,两人遇见熟悉的战友也不敢上前相认。吴先恩接下来的计划原打算是经平凉、庆阳到延安。某晚天黑后他们俩潜入一村中的小学找到教导主任,打探红军的消息。这位老师说,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开始合作,听说陕北、川北、鄂豫皖还有红军活动。可当吴先恩翻看老师拿来的一份国民党的报纸时,他傻眼了,原来报上刊登了一则陕北红军内讧、朱毛下野、周恩来去了苏俄的消息,吴先恩心里直打鼓:这下可怎么办?

  史明华提出先到汉中去找地下党弄明情况。原来史明华是汉中褒城镇人,他转入红军前从事地方工作,在汉中地下党中有熟人,吴先恩点头同意。

  盘缠将尽,吴先恩二人只得走一段停一段,靠打短工帮农活挣点工钱和干粮。为了加快赶路速度,吴先恩决定当挑夫,这活计他熟络,年轻时曾挑脚从新集到黄安、麻城,最远下过汉口。于是,他买了两副货担,和史明华替顺路的客商挑货物挣点盘缠。他们挑一天担子,

  走约四五十里地,晚上找个老乡家歇下。挑担子是个苦力活,十多年不挑,吴先恩的肩膀红肿疼痛,史明华是读书人出身,更是苦不堪言。一路辛苦,吴先恩和史明华终于到了褒城镇,找到地下党一问情况,方知国民党报纸在造谣,党中央在延安好着呢,云阳一带就有红军驻扎。吴先恩想马上动身去延安,可史明华说身体垮了,他想在家休养,吴先恩再三劝说无效后决定独自去延安。

  茶商相助过秦岭

  离开褒城后,吴先恩独自一人踏上奔向延安的山路。

  一天,吴先恩忽然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这引起了他的警觉,于是,他干脆歇在路边。待跟随者走近,原来是一个中年汉子,商人打扮。来者笑着和吴先恩打过照面,寒暄时,吴先恩假称在巴中打工,打算到陕北去。

  中年汉子自称名叫张河,老家在陕西的云阳镇,他是名茶商,经常从四川雅安贩茶叶到陕西。聊得比较投机后,张河说:“我看你不像是个打工的,你像是红军。”

  吴先恩一看瞒不过去,随口回答是红军跑交通的。

  张河稍微一笑,便一五一十地谈起他在雅安时对红军的所见所闻。原来他在雅安时与红军做过茶叶生意,红军公买公卖的政策、和气的态度让商贩们极为拥护。他还谈到四川军阀苛捐杂税太重,红军打土豪分田地深得民心。谈及所见过的红军,张河眉飞色舞。他说,曾在雅安街头亲耳聆听红军演讲。讲到这里,张河看着吴先恩,笑着说:“我猜你在红军中应该是个大官。”

  吴先恩心里一惊,一看瞒不下去了,加上刚才一番谈话,他已断定张河是位有侠义感的商人,便介绍自己真名叫吴先恩,曾在红军总部担任过兵站部部长,还简要地给他讲了红军离开四川后的情况。了解到吴先恩打算到延安找党后,张河便承诺尽力相助,建议乘坐汽车前行,车票由他承担。熟悉地情的他谈到过秦岭时晚上得歇宿旅店,到时国民党武装人员会来查房。吴先恩听后不禁皱起眉头,张河让吴先恩别担心,他有办法能应付过去。

  热心的张河开始为吴先恩出谋划策:吴先恩扮作伙计跟着他,一路上尽量不说话,遇事则由张河出面交涉,旅店遇查房时吴先恩可以躺在床上装病,由张河来周旋。

  两人按照张河所议乘车前行,晚上住进旅店。国民党地方武装进房检查时,吴先恩按照张河的吩咐在床上用被子蒙头装病,一番查问都被张河从容应付过去。当问到床上是什么人时,张河说是他雇的伙计,病重得快不行了,埋天怨地说自己真倒霉,检查者欲掀被子查看时被张河叫住了,直说伙计得的是极重的伤寒病,千万别被传染上了。张河边说边塞给检查者几块大洋,打发走了检查人员。

  第二天上路后,吴先恩向张河道谢,仗义的茶商说帮助红军理所应当,还盛情邀请吴先恩到他家中住几天。吴先恩心想:刚好顺便可以在云阳找找红军队伍。他便随张河到了云阳镇,张河把吴先恩当作贵宾款待。趁在张河家做客的两天,吴先恩寻机与镇上的红军前敌指挥部联系上,找到了彭德怀。彭德怀给西安的林伯渠和延安的党中央发电报,报告吴先恩平安归来的消息。很快,中央回电让西安办事处将吴先恩送往延安。吴先恩辞别张河,离开了云阳镇。

  回到延安

  吴先恩由彭德怀派人护送到西安,然后乘坐汽车,于1937年7月2日顺利抵达延安。终于回到了党中央的怀抱!吴先恩屈指算了算,从祁连山无名峰突围到抵达延安,整整历时108天!

  初到延安,吴先恩被安排住在招待所。听说他回来了,昔日的红军战友纷纷前来看望,顺便打听西路军中亲友的下落。战友的关心和安慰让他心中温暖万分。朱德总司令听说吴先恩回来了,有一天两次前来招待所探望。原来,忠厚淳朴的吴先恩在三过草地之时曾给朱老总解决过马匹之忧,而朱德曾教吴先恩用办“野菜培训班”的办法解决红军的粮食短缺难题。听吴先恩含泪讲述完东归路上的艰辛经历后,朱德安慰吴先恩:“真不容易!回来就好,只要人在就好,革命就失败不了。”毛泽东也抽出一整天的时间与吴先恩进行长谈,询问了西路军的一些情况,给他介绍了当前国共双方的形势。

  不久,经组织审查、短期学习后,吴先恩被分配到八路军129师385旅担任军需员。尽管职务一下子降了几级,他毫无怨言地继续为革命埋头苦干。多年后,吴先恩有时对家人谈起在西路军中的这段经历,他动情地说:“这108天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什么苦都吃了,什么罪都受了,可以说是一次次从鬼门关闯过来的。我能经受住委屈和考验主要靠两条:一是觉得革命还没成功,我的任务还未完成;二是怎么着都要对得起牺牲的战友。”

  吴先恩将军脱险归队的曲折经历让人感叹,历时108天、行程两千余里,餐冰卧雪近两月,克服寒冷饥饿等重重困难,与马家军顽强拼杀,躲过民团追捕,闯过国民党的重重关卡,多次濒临死亡绝境,归程中的每一步都书写着他顽强的革命意志、对党的无限忠诚,呈现出他坚定的理想信念!

  来源:《党史天地(2020年第3期)》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