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开国中将——“张疯子”

2021/01/27

  何立波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张仁初,是我军高级将领榜上的一名虎将,打仗勇敢,被称为“张疯子”。他在红军时期曾任营团长,在著名的腊子口战斗中立下奇功,得到毛泽东的表扬。抗日战争时期,张仁初作为115师343旅686团团长,在陆房战斗中险中取胜,打开了八路军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新局面。解放战争期间,张仁初任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司令员,在鲁南、莱芜、淮海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新中国成立后,张仁初带领26军官兵在朝鲜战场上重创“联合国军”。回国后,张仁初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在民兵和后勤工作领域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直至1969年因病去世。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红军时代,营长张仁初在腊子口战斗中建奇功

  张仁初1909年12月9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桃花区张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参加了黄安农协。1927年11月13日,张仁初参加了第二次黄麻武装起义,1928年1月被编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7军。在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围剿”期间,张仁初作战英勇顽强,猛打猛冲,两度负伤。当1932年1月红1军与红15军合编为红4军时,张仁初被提升为红4军第10师28团3营9连排长。1932年7月初,红军南下攻打麻城。18日,第12师奉命攻占仓子埠。战斗刚开始,国民党军就出动飞机进行轮番轰炸。时任红4军第12师警卫连副连长的张仁初奉命带领突击队协同红军主力发起攻击。由于敌人炮火猛烈,突击队员伤亡较重,张仁初也在战斗中被子弹击中腹部,肠子流出,昏死过去。当他醒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他咬紧牙关,把流出来的肠子塞进肚子,解开绑腿缠住伤口,吃力地向驻地方向爬去。路上幸好被战地巡查的医护人员及时发现,被送进战地医院。一到医院,张仁初又昏迷过去。等他醒来时,已过了4天4夜。医护人员都惊叹他的生命力强,张仁初笑着对大家说:“我死不了,马克思还让我继续打白军呢!”在1933年春的红军反“三路围攻”作战中,张仁初担任红四方面军保卫局保卫团任营长。整训后,张仁初调任红33军第98师第294团2营营长。

  1935年6月12日,红四方面军一部与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在懋功会师。7月初,张仁初升任第294团团长。7月下旬,党中央从红四方面军抽调包括张仁初所在的第294团在内的3个团和1个师直属队补充到中央红军。7月21日,中央红军各军团改称军。8月6日,中央红军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张仁初改任红1军第2师第4团2营营长(原第294团所辖3个营编为第4团2营的3个连),第4团团长黄开湘,政治委员杨成武。从此,张仁初便在红一方面军的序列里,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1935年9月12日到达俄界后,红军向通往甘南的咽喉腊子口进发。9月16日,先遣团接受了两天内拿下腊子口的战斗任务。“腊子口”藏语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位于岷山山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咽喉要冲。腊子口山岭陡峭,只有30来米宽,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中间有一条河——腊子河,河水湍急,只有一座木桥横架其间。而这就是突破腊子口的唯一通道。国民党新编第14师以1个营扼守隘口,在桥头和山崖上筑有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网,企图拦阻红军通过。时任2营营长的张仁初所率6连是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突击队,任务是从正面进攻,夺取木桥,猛攻隘口。张仁初和突击队员们身背大刀,腰插手榴弹,手持长短枪于9月16日晚上开始了进攻。敌人死守着桥头堡,而右岸石壁上的敌人倾泻下大量的手榴弹,在桥头堡前50米内构成一片火网。突击队员们勇猛顽强,杀了个几进几出。张仁初见强攻不行,便在火线上召集了党员会议。他作了战地动员并决定分成两路夺取木桥。9月16日晚,战斗开始后,他身先士卒,带领突击队对守军发起强攻。我军一时无法攻下。敌人狂叫着:“有种的过来呀,腊子口你们过不去!”张仁初急得怒吼:“机枪压制住敌人的火力!”然而,山上的石壁挡住了弹道,机枪子弹大半落在陡崖上。敌人火力未能被压制住,我军四次攻击未果。张仁初见强攻不行,为减少伤亡,便由副营长魏大全带少数战士,在隘口大路牵制守军火力,相机攻击,其他突击队员兵分两路,分别从两侧迂回攀岩,然后对桥上守军发动攻击。悬崖陡峭光滑,攀岩难度极大。张仁初对突击队员说:“就是猴子爬不上的地方,我们也要爬上去。”随后,张仁初带领突击队员们迅速攀登上左右两侧的悬崖峭壁,对敌发起突袭,国民党守军射出的子弹在眼前构成一道火网,投出的手榴弹爆炸声震耳欲聋。突击队员冒着枪林弹雨,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前赴后继。激战中,一颗手榴弹在前方爆炸,炸伤了张仁初的右臂,他不顾伤痛,依然带头奋勇冲杀。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9月17日拂晓,张仁初率2营终于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腊子口,打开了北上的通道。战后,毛泽东高度评价腊子口这一仗打得好。1955年授衔,毛泽东在接见张仁初时,亲切地说:“你就是攻打天险腊子口的张仁初营长吧。那一仗打得很好,谢谢你。”1935年11月3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并发布命令,恢复红军第一方面军番号。第4团编为红1军团第2师第4团,张仁初任副团长。11月下旬,张仁初协助团长黄寿发和政治委员罗华生指挥部队,参加了直罗镇战役。战斗十分激烈,当张仁初看到部队被国民党军火力点所压制久攻不下时,虎性大发,跳上战马带领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怒吼冲锋,终于消灭了这个火力点。战后,有人称赞张仁初在作战中视死如归,便送给他一个绰号“张疯子”,并很快流传开来。

  抗战期间,团长张仁初在陆房战斗险中取胜

  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上将说过:“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有著名的三员战将,他们是‘梁大牙’梁兴初,‘张疯子’张仁初,‘毛猴子’贺东生。”张仁初率部在山东抗日战场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其中以陆房战斗最为著名。全面抗战爆发后,张仁初任第115师第343旅第686团3营营长(团长李天佑,副团长杨勇),1938年4月任第686团副团长。在平型关战斗时,张仁初是主攻团的3营营长,带队和日军拼杀。转战正太路时,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部,在头骨上划了一道沟又飞走了。惊险过后,他扳着手指说:“这大概是第9次负伤喽,马克思还是不想让我去,要我多消灭几个鬼子哟!”1938年12月20日,第115师师部奉中央军委命令率直属队和第686团挺进山东、巩固和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于1939年3月1日进入山东,到达郓城地区。3月4日,张仁初接任第686团团长,刘西元为政治委员。按照中共中央的决定,3月7日,陈光、罗荣桓率师部和第686团第1、第2营挺进泰(山)西地区,直接威逼日军占据的战略要地济南和津浦铁路。自3月中旬起,东平、汶上、泰安、肥城、宁阳等地的日伪军,多次出动进行报复,均被686团打退。

  1939年5月初,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调集济南、泰安、肥城、东平、汶上、宁阳等17个城镇的日伪军800余人,配属汽车百余辆、各种火炮百余门,分兵九路向泰西根据地进行合围“扫荡”。5月2日到8日,日伪军先后“扫荡”大汝河南岸的东平、汶上地区,并逐渐向肥城、宁阳之间的山区推进,企图寻歼挺进泰西的115师部队。10日,第115师师部、第686团、中共鲁西区委、中共泰西特委及津浦支队共3000余人未及转到外线,即被日伪军包围在肥城东南陆房一带。陆房村纵横不到10公里,南北西三面环山,东面是丘陵,日伪军大军压境,形势十分危急。5月10日夜,陈光在陆房村召开紧急会议。陈光在分析形势后做了战斗部署,并要求部队在11日拂晓前抢占陆房四周的有利地形,做好战斗准备,并将保卫陆房的任务交给686团。张仁初和刘西元表态说:“请师首长放心,有我们在,敌人就休想跨进陆房一步!”在给686团紧急动员会上,张仁初说:“我们是久经考验的部队,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打到一人一枪,也要保卫师部,保卫地方领导的安全!”11日拂晓,日伪军在炮火掩护下发起疯狂进攻。在方圆十几里地的区域里,到处都是激烈的枪炮声。特别是南面和西面两个方向,不时传来敌人重炮隆隆的发射声。张仁初带警卫班亲赴最前沿肥猪山阵地直接指挥战斗。686团被朱德誉为“干部团”,是参加过长征和平型关大捷的主力部队,战斗力强,是八路军的精锐部队,军事素养较高,战斗经验丰富。下午,为应对敌人集团冲锋,一营教导员王六生调4连转盘机枪班支援岈山,出其不意大量杀伤敌人,守住了阵地。战斗的关键时刻,张仁初直接到肥猪山阵地指挥作战,指战员斗志高昂,浴血固守。一天之内,张仁初指挥第686团先后打退日伪军9次冲锋,固守了阵地,击退敌人多次进攻。适值天气炎热,115师等部自拂晓战斗至下午3时许,滴水粒米未进。但指战员仍然斗志高昂,凭借着顽强的战斗意志,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下午,当地百姓冒着生命危险,陆续上山送水送饭,抢救转运伤员,战士们的燃眉之急才得以缓解。激战至黄昏,日军怯夜战,停止进攻,以重兵把守要道关口,并燃起篝火,对我军包围监视,待天明再发起攻击。激战一天,我军人马疲惫,消耗很大。当日夜,根据张仁初的建议,师部决定趁日军收缩兵力之机,连夜突围。为防惊动日伪军,全体突围人员用布条和稻草包住锅碗瓢勺,骑兵用布裹住马蹄,战士胳膊上扎着自制的白毛巾作为识别记号。22时许,张仁初带领全团官兵掩护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在日伪军鼻子底下顺利突破了封锁线,于次日拂晓过汝河,到达汶上县云尾、北陶、南陶宿营,13日转至东平县无盐村。孙继先率东进抗日纵队津浦支队及师直特务营、骑兵连,护卫泰西地委机关及国民党县政府人员,穿过赵家村、郝家村间的狭窄地带,沿自家庄干河,经九山沟、黑风口顺利突围,于12日黎明时分过汝河,到达汶上县。山东纵队第6支队第2团第2营从岈山西至双山突围至东平县荣华树村。至此,我军突围成功,化险为夷。翌日清晨,日伪军才发现包围圈中空无一人,师部和地方党政机关及第686团早已全部转移,惊呼:“八路难道从天上飞了?!”此次战斗共毙伤日伪军1340余人,其中包括1名大佐联队长和50多名军官。陆房突围胜利后,第115师召开庆祝大会,表彰全体指战员英勇机智的战斗精神,张仁初奉命率第686团转至东平湖一带休整。陆房突围战是115师等部队在被包围的险情下开展的绝地反击战,歼敌过千,创造了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典范,军民抗战情绪高涨,影响所及,震动全国。陆房突围,686团声名大振。蒋介石给朱德总司令发贺电称:“殊堪嘉慰!”这一仗,张仁初也打出了名,“张疯子”的绰号在齐鲁大地不胫而走。

  解放战争期间,8纵司令员张仁初在华东战场战功卓著

  抗日战争结束后,北移山东的新四军军部与山东军区机关合并,组成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和山东野战军,张仁初1946年初调任滨海军区警备第10旅旅长,同年6月任鲁中军区参谋长(司令员王建安,政治委员向明)。在1947年初的鲁南战役中,张仁初协助王建安指挥部队夺占太子堂,全歼国民党军第44旅,歼灭整编第51、第52师各一个团,生俘国民党军整编第26师中将师长马励武。至1月20日,鲁南战役胜利结束,歼国民党军5.3万余人,挫败了国民党军进攻临沂的计划。

  1947年1月下旬,山东、华中野战军合编组成华东野战军,鲁中军区所属第4、第9师及警备旅合编成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王建安任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仁初任参谋长。在2月的莱芜战役中,张仁初协助王建安指挥第8纵队一部,指挥所部与第9纵队主力相配合,全歼李仙洲集团第73军第77师,取得首战胜利。此时,李仙洲集团主力两个军已被华东野战军主力包围在莱芜城内。23日晨,李仙洲集团在20余架飞机掩护下,分三路向北突围。张仁初又协助王建安等指挥8纵,同其他各纵协同作战,在莱芜至口子镇之间迅速全歼突围的李仙洲集团,共歼敌1个“绥靖”区指挥所、2个军部、7个师计5.6万余人。其中第8纵队歼国民党军1.3万余人,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也被8纵第24师生俘。战后,粟裕在华东野战军干部会上表扬第8、第9纵队:“第8、第9纵队迅速解决敌第77师,打开战场,使我能腾出兵力,功也不小。”1948年6月豫东战役后,张仁初接任第8纵队司令员。1948年11月8日淮海战役打响后,8纵在第一阶段与第4纵队自北向南并肩直插陇海铁路,攻占了炮车、运河车站,西阻徐州国民党援军,东阻新安镇地区黄百韬兵团西逃。11月9日突破国民党军运河防线后,张仁初率8纵挥戈西进,与兄弟部队一起,在边追边打中很快将黄百韬兵团合围于碾庄圩及其周围地区。8纵从11月11日开始投入碾庄圩外围战斗,张仁初指挥部队从东北、东南和正南三个方向向敌发起进攻,先后攻占敌军据守的碾庄南侧19个村庄,歼灭第64、第44军各一部,会同友邻部队完成了压缩包围黄百韬兵团的任务。11月19日,主攻各纵队向碾庄圩黄百韬兵团部的总攻开始。张仁初指挥8纵炮兵群进行炮火准备45分钟,发射炮弹4600余发,破坏并摧毁国民党守军部分工事。突击队第67团3营9连迅即率先发起猛烈攻击,与守军展开激战。21日晚,张仁初指挥8纵与兄弟部队相配合继续攻歼黄兵团残部,全歼黄百韬兵团,黄百韬自杀身亡,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此阶段,8纵歼敌1.25万人,第67团3营9连被授予“碾庄圩突击模范连”。当黄百韬兵团被包围时,自平汉铁路南段西援的敌黄维第12兵团,也被中野包围于徐州西南双堆集地区。张仁初率8纵奉命划归山东兵团指挥,阻击邱清泉、孙元良两兵团南援黄维兵团。杜聿明于11月30日放弃徐州,率部西进,企图绕道永城南下与黄维兵团会合。12月2日,张仁初指挥部队迅速占领永城,完成了阻击任务。12月4日,其他各纵队到达指定地域,将杜聿明集团所属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合围于陈官庄、青龙集地区。12月6日,孙元良兵团由8纵第22、第23师阵地接合部突围,张仁初令一线部队以突然猛烈的火力给予痛击,歼孙兵团大部,孙元良化装潜逃。此次战斗,8纵俘敌第41军副军长陈元湘、第127师师长张光汉以下570余人。12月15日,中野在华野一部配合下,全歼黄维兵团。至此,淮海战役第二阶段结束,进入以围歼杜聿明集团为主的第三阶段。1949年1月6日,华野向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张仁初率8纵与2纵、11纵组成南集团,在苏北兵团司令员韦国清统一指挥下,从南向东北方向对李延年兵团发起进攻。他指挥8纵首先歼敌第70军第32师第96团1600余人。1月7日,张仁初令第23师向敌第12师第94团发起攻击,歼敌1000余人,其中俘600余人。之后,张仁初等又指挥8纵在友邻部队协同下全歼敌第5军和第74军第58师,生俘第5军副参谋长等以下2300余人,毙伤800余人。至1月10日,杜聿明集团被全歼,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在张仁初等指挥下,8纵在解放战争期间立下赫赫战功,仅淮海战役就歼敌2.6万人。华东战场曾流传着一句话“飞机大炮轰不动,不是3纵,便是8纵”。

  抗美援朝,军长张仁初指挥的26军歼敌3.8万人

  1949年2月9日,华东野战军改称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第8纵队改称第26军,军长张仁初、政治委员王一平。7月,第26军调归第9兵团建制,奉命执行上海警备任务。1950年11月5日,中央军委命令第9兵团迅速入朝,准备参加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11月8日,张仁初率26军随9兵团紧急北上,于12日进至抚顺地区。11月19日,张仁初和李耀文率26军跨过鸭绿江,向朝鲜东线战场长津湖地区开进。条件极为艰苦,不少连队只有极少量的棉大衣,一个班十多个战士宿营时只能挤在一两床棉被里,互相搂抱着抵御零下30度左右的严寒。入朝第一天,26军就有近千人冻伤。11月25日,张仁初率26军急速南下,星夜兼程六昼夜,进至袂物里、西德里、长津湖地区,参加了朝鲜战场上的第二次战役。26军歼敌2000余人。12月3日,毛泽东要求“将26军迅速南调,执行打援任务”。9兵团电令第26军由长津以北文岳里、袂物里地区疾速南进,接替20军攻击下碣隅里美军。张仁初、李耀文接到命令后,令各师火速向战区疾进,准备于5日晚实施围歼下碣隅里的美军。各部队在高山峻岭、冰天雪地中昼夜兼程前进。由于部队穿着薄棉衣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雪地里行军,饥寒交加,途中又遇美军飞机频繁空袭,加之路途遥远,道路不熟,未能按时于5日晚发起进攻。当张仁初准备于6日晚指挥部队对下碣隅里之美军陆战第1师实施攻击时,敌主力已在大量飞机、坦克掩护下,于6日拂晓从下碣隅里向南突围。张仁初下令“部队要不顾一切追歼敌人!”部队忍饥挨饿,疲惫不堪,仍英勇顽强连续追击,于7日对下碣隅里美军陆战第1师残部发起攻击,并歼其一部,击毁车辆、坦克共30余辆。长津湖战役结束后的当年年底,9兵团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有人对26军未能按时到达战区指定位置堵住敌人提出批评。在26军长津湖战役分析总结会上,张仁初明确要求全军“要打一仗,进一步!”全军上下认真总结长津湖战役准备不足、供应脱节等教训,决心全力以赴打好“翻身仗”,以最好的状态出色完成新的作战任务。

  1951年1月25日,“联合国军”发起全线反攻,志愿军随即进行了第四次战役。2月7日,张仁初率26军连续行军,由永兴疾进至议政府、抱川、涟川地区,与美军步兵第3、第25师、空降兵第187团,土耳其旅,菲律宾第4营及英军第27旅两个营共3万多人进行阻击战。张仁初亲自到阵地查看,现场解决了不少问题。他说:“战场上是要流血的,战前准备不能有任何马虎”。张仁初指挥部队在正面40公里、纵深55公里地域,构筑成了四道防御阵地,坚守半月时间,没让敌跨过“三八”线一步。4月15日,“联合国军”向第四防御地带发起疯狂进攻,张仁初率第26军给予坚决打击。为诱敌深入,16日晚,张仁初指挥主力部队撤至高台山至葛末面一线预备阵地。此时,彭德怀亲自给位于重要防御方向的26军78师师长齐安聚打电话,要他们再接再厉,坚守阵地,阻止敌人的进攻,为第五次战役创造条件。张仁初接到齐安聚的报告后,要求部队坚决落实彭德怀的指示,咬紧牙关,减少伤亡,坚持到底。第26军广大指战员浴血拼杀,奋勇抗击,打退“联合国军”数十次进攻。至4月21日,胜利完成运动防御作战任务,歼灭“联合国军”1.58万余人,击毁坦克76辆,有效迟滞了“联合国军”的进攻,使敌人平均每天只推进1.5公里,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1952年3月,26军奉命将防务移交给15军。6月,张仁初率26军离朝回国。赴朝期间,张仁初指挥第26军部队进行大小战斗数百次,共歼灭“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3.8万余人,并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作战任务。张仁初善于学习,特别是在接到新的作战任务时,总是要召集军里其他领导和机关的同志反复研究作战方案,学习兄弟部队的作战经验。他指挥打仗,机智勇敢,善于抓住战机。他平时关心爱护干部战士,战时严格要求,一丝不苟。在部队作战一线干部战士供应紧张时,张仁初提出机关省吃俭用,优先保障一线。一切为打仗,一切为胜利。他善于研究作战规律,注重现场解决实际问题,对看准的东西,拍板果断,为胜利创造了不少战机。战场上铸就了张仁初高尚的品格、卓越的领导才能和优秀的军事指挥艺术。

  和平建设时期,副司令员张仁初抓济南军区后勤民兵工作有声有色

  为巩固部队的训练基础和基础设施建设,1954年,第26军继续执行正规训练、国防工程和修建营房施工等各项任务。8月,上级组织原打算安排张仁初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但考虑到他长年征战身体多次受伤,便安排他离职休养。张仁初认为机会难得、还是想入校学习。组织上看他求学心切,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便同意他边休养边学习。

  经过近8年的离职疗养,张仁初的身体基本康复。1962年7月,张仁初被任命为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分管民兵工作。到任后,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熟悉情况,及时向军区党委提出做好民兵工作的建议。1963年8月,张仁初在抓民兵工作的同时又分管后勤工作。他在认真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和机关一起制定出1964年的后勤工作计划。为推动军区部队后勤工作的开展,张仁初注意发现和培养典型,发挥典型的示范作用。4月,他指导机关总结了守备第6师第42团2连司务长孙乐义的先进事迹和经验,并主持军区学习好司务长孙乐义先进事迹现场会,后孙乐义成为全军典型。张仁初还指导机关发现和总结了步兵第77师农副业生产的经验,并亲自参加在这个师召开的现场会,有力推动了军区农副业生产的发展。在张仁初的主持下,济南军区的民兵工作多次受到总部表扬。1964年,全军开展大比武,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北京、济南军区部队和民兵的军事汇报表演。对山东民兵的出色表现,毛泽东等给予高度评价。有一段时间,军区主要领导生病住院,张仁初主持日常工作。由于过度劳累,张仁初的身体急转直下,但他仍不肯休息,继续坚持工作。1967年10月,张仁初到解放军总医院作了全面检查,很快确诊为结肠癌,做了切除手术。1969年6月,张仁初被发现结肠癌肝脏转移,再次住院治疗。1969年11月4日,张仁初病逝,享年60岁。

  来源:《党史博采》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