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刘少奇恢复重建新四军

2017/08/01

王志刚
  皖南事变后,中国共产党牢牢掌握着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的主动权,不但打退了国民党的第二次反共高潮,而且迅速重建新四军军部,使部队由原来的6个支队扩编为7个正规师。蒋介石妄图通过围歼皖南新四军军部及其所属部队来达到消灭新四军的阴谋也彻底破产。在这一过程中,刘少奇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提出“在政治上全面反攻、在军事上暂时不实行反攻”的战略方针
  皖南事变惨剧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外部是蒋介石的本性决定的,内部是项英不执行中央正确路线的结果。皖南事变发生后,刘少奇7天7夜没合眼,一边随时为新四军军部和延安的联系收转电报;一边紧张思考着如何才能更有效地援救新四军军部江南部队。1941年1月9日深夜,当接叶挺、饶漱石电报得知项英自行离开部队后,立即电告中央,“提议中央明令撤项职。并令小姚(即饶漱石)在政治上负责,叶挺在军事上负责,以挽危局”。12日刘少奇向中央提出用“围魏救赵”的办法来缓解皖南军部困境的建议,与陈毅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请朱(瑞)、陈(光)、罗(荣桓)在山东准备包围沈鸿烈,苏北准备包围韩德勤,以与国民党交换。”第二天,中央采纳了建议,决定“苏北准备包围韩德勤,山东准备包围沈鸿烈,限电到10天内准备完毕,待命进攻,山东由朱陈罗负责,苏北由胡陈负责,以答复蒋介石对我皖南1万人之聚歼计划”。14日,“围魏救赵”计划正要实施,却收到了新四军军部陷入绝境后的最后一封电报。叶挺被俘,毛泽东怒不可遏。15日,他电告周恩来、叶剑英并告彭德怀、左权、刘少奇、陈毅等:“蒋介石一切仁义道德都是鬼话,千万不要置信。中央决定发动政治上的全面反攻,军事上准备一切必要力量粉碎其进攻。”并强调说:“只有猛烈坚决的全面反攻,方能打退蒋介石的挑衅与进攻,必须不怕决裂,猛烈反击之,我们的温和态度须立即终结。”“围魏救赵”成了“全面反攻”。
  面对皖南新四军全军覆没的严重情况,刘少奇冷静地思考着:“围魏救赵”失去了意义,中央“全面反攻”的决定执行不执行?情况变了,策略也要变,不能用感情代替策略。经过反复考虑,权衡利弊后,15日,刘少奇致电毛泽东及党中央,指出:中央决定在政治上、军事上准备作全面的大反攻,这里的同志于义愤之余,亦有立即举行反攻之主张。然根据各方面情况,平心静气一想,我们却有下列意见,望中央细心考虑:
  (甲)情况:一、全国局面,国民党未投降,仍继续抗战,对共党仍不敢分裂,且怕影响对苏联的关系,在皖南消灭我军,蒋亦曾下令制止,即证明蒋生怕乱子闹大。在此时,我党亦不宜借皖南事件与国民党分裂。何应钦下令只说严防我军报复,未说且此在全国乘机进攻我军。二、目前华中我占领地区很大,兵力不够,仍不能巩固。皖东北敌伪匪猖獗,已全部成游击区,原来巩固地区均已丧失,淮海区亦不能支持,盐阜区土匪亦蜂起,黄桥已被敌占,海安亦有被敌占领可能。我们部队尚须休整补充。故以华中来看,能在半年、一年之内不发生大的战斗,肃清土匪,巩固现有地区,对我为有利。
  (乙)根据上述情况,我的提议:以在全国主要的实行政治上全面大反攻,但在军事上除个别地区外,以暂时不实行反攻为妥。
  刘少奇在分析了实行军事反攻的不利之处后,提出了在政治上实行全面反攻的具体建议:向国民党提出严重抗议并发宣言和提出立即释放叶挺等条件;在全国全世界实行大的政治反攻,宣传抗议皖南事件,揭破国民党分裂行为。“如此我在政治上有利,在军事上稳健,可能使蒋、何在半年至一年内,不敢再向我华中进攻,使我能巩固华中阵地,以待变化。”“我的意见如何,请考虑示复。”
  同时,刘少奇跟陈毅一块向正在华中指挥部参加会议的党政军负责人做工作,向他们解释:“广大指战员、干部、群众要求为皖南死难烈士复仇,其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大敌当前,我们的行动必须完全听从党中央的统一指挥,要顾全民族利益的大局,不能以感情代替方针、政策,作出鲁莽、轻率的举动。”
  刘少奇的建议再一次得到了毛泽东的采纳,党中央确定了“政治上取全面攻势,军事上取守势”的方针,对蒋介石继续采取“一打一拉”的政策。在全国展开猛烈的政治反击,深刻揭露蒋介石制造皖南事变的真相,强烈要求严惩肇事祸首。中国共产党的严正立场和有理有节的斗争,得到了国内外舆论的广泛支持,各界进步人士和国际有识之士纷纷谴责国民党的倒行逆施,陈嘉庚等海外侨胞呼吁“弭止内战,加强团结”,苏美英等国也对国民党表示极大的不满。蒋介石和国民党顽固派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蒋介石不得不在3月1日召开的第二届国民参政会上表示“以后再亦决无剿共的军事”。至此,以皖南事变为顶点的第二次反共高潮实际上被打退了。毛泽东说:“蒋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受内外责难之甚,我亦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获得如此广大的群众(国内外)。”“只有军事攻势才会妨碍蒋之抗日,才是极错误政策。政治攻势反是,只会迫蒋抗日,不会妨蒋抗日。故‘军事守势,政治攻势’8个字是完全正确的。”这一正确的方针来源于刘少奇的建议。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