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李先念三次战斗在浠水

2018/01/31

孔敬

  我作为一名新四军第五师的老战士,怀着对李先念师长无限崇敬的心情,根据浠水的一批第五师老同志对李先念同志在抗日战争时期在浠水指挥三次反“磨擦”战斗的回忆,撰写此文,以表达我们对老首长的深切缅怀。
  

严惩顽敌

  1941年,国民党发动了反共高潮。反共先锋杨飞龙就任浠水县县长,积极推行反共政策,派出政工特务党政大队,强化地方保甲,实行五家联坐,镇压革命力量,杀害我抗日工作人员,使浠水充满白色恐怖。杨飞龙亲自率领县自卫队到团陂、何寨、汪岗、竹瓦、朱店等地进进行“清剿”、“驻剿”,捕杀我竹瓦乡镇长杨义林、朱店乡长孔宪如等数十余人,甚至对同情新四军和抗日军人家属也不放过,以通“匪”、藏“匪”论处,轻则坐牢、罚款,重者杀头。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年12月中旬,李先念师长来到鄂东,同张体学进行了研究,认为浠水是鄂东的中心,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北联陂安南、大悟山(五师师部),南接蕲(春)黄(梅)广(济)宿(松),是与新四军第七师和军部联系必经之路,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如果让敌人侵占我抗日根据地,变成反共堡垒,那将割断与华东的联系,不利于兄弟部队配合作战,于是决定发起夏氏祠战斗,严惩顽敌杨飞龙。
  战斗方案确定后,李先念师长率领第十三旅第三十九团一营和警卫排,张体学率领十四旅的第四十一团二营、第四十二团全部,隐蔽进到浠水野火山。在野火山庙召开营、连干部会进行战斗动员,明确分工,以第四十二团主攻县政府所在地夏氏祠,第四十一团二营攻占夏氏祠外围据点鸡公山,第三十九团负责打援。在我强大优势兵力打击下,敌3个自卫队被歼,杨飞龙只身逃脱,我们俘虏了杨的小老婆、卫士、勤务兵,连他的洋狗、猴子也一起捉到。李师长为了有理、有利、有节地打击敌人,主动释放杨飞龙的小老婆、卫士、勤务员,连卫士手枪、洋狗、猴子一起退了回去。李师长还写了一封长信给杨飞龙,教育他以国家民族为重,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经过夏氏祠战斗,杨飞龙丢官走路,离开了浠水。
  战斗结束以后,第十四旅转移到蒋家山休整。旅军政委员会在铺儿咀召开县长干部会,李师长在会上传达了党中央指示,分析了国际国内和边区形势,要求各地要继续广泛发动群众,扩大抗日游击战争,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他强调干部要带头学习党中央政策和毛泽东著作,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以游击战为主,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以歼灭敌人;在自卫战争中,要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并继续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培养干部,大胆提拔工农干部。这些指示武装了干部头脑,明确了前进方向,树立了斗争必胜的信心。在铺儿咀会议精神鼓舞下,浠水的工作大大前进了一步。1942年浠水县成立宪政促进委员会(后为行政委员会),组建了2 个行政区、10个乡级人民政权。人民武装发展到几个独立营,即童国清独立营、高坤独立营、何正独立营。扩大了新兵,达到1000多人枪,后分批升级到主力部队,壮大了我军力量。
  

围歼保二旅

  李先念同志在执行毛泽东军事思想中,有一个重要体会:围点打援,力争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不使漏网。
  1943年5月,在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中,蒋介石下令国民党第五战区集中兵力,配合鄂豫皖三省地方顽军,“围剿”新四军第五师,限定6个月彻底肃清。
  为了对付国民党反共高潮,李先念决定将第四、第五军分区合并为新的第四军分区,由张体学任司令员,刘西尧任政委,下辖黄冈、鄂南、鄂皖边3个指挥部。5月上旬,第五战区的敌人开始进犯鄂豫皖边区,这时日军正进犯湘西和鄂西。我新四军第五师呼吁配合正面战场,团结对敌,但遭到一意孤行的国民党军拒绝,于是我军被迫自卫反击,对国民党第三十九军暂编第五十一师二、三两团和1个加强营奋起反击,经过两昼夜激战,终于将敌人击溃。在此基础上,新四军五师挥师东进发动了浠水朱荷湾战斗。
  1943年5月上旬,新四军第五师党委在黄安(今红安)黄土岗召开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李先念、陈少敏、任质斌、周志坚、张体学等,会议决定为了打退国民党反共高潮,开展朱荷湾战斗(一说白石山战斗),狠狠打击顽固派的嚣张气焰,参战部队有第十四旅的第四十团5个连,第四十一团全部,第四十二团二营,第十三旅的第三十七团一营,第三十八团二、三营,地方武装有挺进第十四团,共有5000余人,由任质斌亲自率队,周志坚任前敌总指挥,张体学任副总指挥。
  浠水朱荷湾是保二旅司令部和国民党县政府所在地,驻有1个支队的5个中队和3个自卫队,共有千余人枪。我军集中5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力求全歼。5月13日拂晓战斗打响,经过两昼夜激战,歼灭除保二旅司令王丹候、国民党县长高浪钧外的全部敌人。对敌人的援兵,李师长早已安排了伏击,一举歼灭援敌保十七团,生俘敌800多人。
  

激战王宿山

  李师长在军事指挥上,重视调查研究,多方搜集敌情。在重大关键问题上,果断采取措施,避免部队因小失大所造成的损失。
  1943年6月下旬,国民党为了报复朱荷湾失败之仇,命令第三十九军暂编第五十一师第一团从上巴河进入浠水县城,并尾随我第五师主力部队至巴驿、荡铺、西河一带,抢占王宿山,向我军开枪开炮。经过侦察,敌人确系孤军深入,没有后援部队,李师长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歼灭该敌。命令周志坚、张体学分割包围,由第三十七、第三十八团打援,第四十、第四十一、第四十二团集中歼敌主力。战斗打响后,敌人虽然垂死挣扎,但其阵地愈来愈小,最后龟缩到王宿庙,连饮水都较困难。不料情况突变,从多条渠道了解到,敌人先以一个团吸引住我军,然后集中第三十九军大部、一个保安团、两个游击纵队合谋围歼我军,同时,日伪李宝莲部在3架飞机掩护下,对我实行夹击.企图将我主力消灭于巴水东岸。针对敌人阴谋,李师长果断下令撤退,留地方武装与敌人打游击,主力迅速跳出包围圈西返根据地,使敌人阴谋破产。

  原载《中原伟业》论文集 1993年11月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