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毛泽东对武汉九三的关怀

2018/02/24

周开金 周国应

  1962年7月,武汉九三学社社员、著名经济学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张人价致信毛泽东主席,向他报告父亲张有晋故去的讯息,主席得知很快回信吊唁并寄来300元人民币。这封唁函多年以来一直珍藏于张教授家中,是毛主席关心武汉九三的一个亲切的见证。
  张人价1951年加入九三学社,是成立武汉九三的筹备组成员,1956年曾作为九三学社中央直属武汉小组代表出席第一次九三全国社员代表大会,长期担任武汉九三常委。说起他的父亲张有晋,还同毛泽东主席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师生情谊。1910年,毛泽东要到当时只有有钱人家的子弟才能进去的东山学堂念书,毛泽东一身布衣,挑着两个箩筐,看门的人不让进,还讥笑他,穷人的孩子还想到这么好的学校来念书?恰好有一位教师从学校出来,于是就把毛泽东带进了学校,见到了校长,但当时的校长却列举了不准这个年轻人入学的几个理由,比如年龄过大,字写得不好,没学过算术和地理等,准许他逐条反驳,在场的这位教师帮助毛说话,这是一位传记作家在《毛泽东传》里的一段文字,这个作家不知道,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帮少年毛泽东说话的这个教师就是张有晋。他成为毛泽东的数学教师,后来又推荐毛到长沙湘乡驻省中学念书,这些都为毛泽东以后走上革命道路创造了条件。
  全国解放后,张有晋因年事已高,到张人价那里赋闲。1952年,全国上下土改运动已然掀起,有人议论说老人有些田产,应划为地主。老人心情十分暗淡,张人价得悉后遂写信给毛泽东告知父亲的境况,主席收到信后心里很不好受,很快寄上200元钱,并请张有晋进京。老人进京后,由田家英负责接待,并给老人从头到脚买了新衣物及床上用品。不久老人将在家的妻子及收养的女儿也接到了北京。5月的一天,毛泽东请张有晋到中南海家中吃饭。饭后,主席与他同船游览中南海,两人对面而坐,主席亲自划船,谈到早年生活,主席说,我曾经也是唯心的,为母亲求过神拜过佛。后来主席又问老师还想不想教书,张有晋说年事己高,不能教了。不久,张有晋就接到了由周恩来总理亲自颁发的“中央文史馆馆员”的聘书,与章士钊等社会名流成为同事,生活也有了保障。老人在京工作直至在北京宣武门外校场口二条三号寓所逝去这段时间,毛主席还经常送礼品给老人,每逢国庆、五一节,还派人接张有晋到天安门城楼观礼。令张人价惊喜的是毛泽东不仅亲切接见了他的父亲张有晋老人,他本人也于1956年夏季受到毛泽东的接见。那是在一次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会见科技工作者的大会上,当轮到张人价时,他用很浓的湖南话说,毛主席,我是张有晋的儿子,毛主席握着他的手说,爸爸近来好不好?张人价赶紧回答:好,好,好,好。一迭声地说,兴奋得半天合不拢嘴,当天就打电话回家报告这个喜讯。
  在武汉九三成立60周年的纪念画册显著位置上,有一张十分珍贵的照片,这张摄于1958年4月6日毛主席接见湖北省暨武汉市科技界“向科学进军誓师大会”主席团的特写照片的发表,在当年引起了全武汉的轰动,因其真实反映毛主席与九三社员亲密无间的情感而获奖。照片中的主人公便是我国著名天文与大地测量学家,中科院首批学部委员(院士),当年武汉测绘学院院长,武汉九三学社副主委夏坚白教授。
  夏坚白1954年1月加入九三,是武汉九三的创始人之一,在解放前就是一位在科学上有卓越成就,在社会上享有崇高威望的进步教授。早在1940年他就是刚成立的中国地理研究所的副研究员,1946年任南京国防部测量局处长。他在1948年任上海同济大学教务长时,就同当时的上海江湾区党委会委员乔石有接触,乔石曾派中共地下党员、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陈太顺做夏坚白的工作,指导争取他站到共产党一边。这样,夏在1948年底担任上海同济大学校长,便同时担任了同济大学福利委员会主任,该委员会实际上是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应变委员会。其时国民党政府行将覆灭,通货恶性膨胀,民不聊生,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夏坚白同情进步学生,他联合其他8所著名大学校长上书国民党政府,要求拨款以改善教授、学生生活,对汤恩伯命令军警到同济大学搜捕学生予以严辞抗议。他还亲自掩护进步教授李国豪,让其躲避于自己家中,帮助他逃脱了搜捕。1949年解放前夕,国民党逼迫一批著名教授撤去台湾,并为他和一些教授买好了飞机票,夏坚白不仅自己毅然留下,还说服动员大家安下心来,并帮助一些被胁迫的著名教授摆脱了国民党。在他的影响领导下,同济大学的一批教育科技力量和设备得以保存,安然回到了人民手中,受到了上海市市长陈毅的表扬。
  夏坚白与毛主席在上海见过数面。1957年又作为中国科学代表团成员,随毛主席、周总理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一起出访苏联,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和中苏科协交流活动。因此,1958年4月6日,当湖北武汉科技界在武汉体育馆召开誓师大会,中午12时毛主席突然到会接见全体科学家时,夏坚白——这个九三学社地方组织的负责人和中共党的主席就像知心朋友一样,他提起左手,掩在毛主席耳边大声交谈。夏坚白向毛主席汇报他已从上海调来武汉,毛主席随即问,上海同济大学怎样?是不是还在江湾?夏答:是还在那里。主席又问,学校还有没有德国教师?夏答:有,但已不多……毛主席和夏坚白亲切握手,深入交谈的一瞬随即被长江日报记者摄入镜头,成为鼓舞武汉的科学家和九三社员的最珍贵的一页。
  毛泽东在武汉还亲切接见了著名建筑学家、美国伊利诺依大学建筑工程学的高材生,早在1945年就出任过汉口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新中国成立后,又出任武汉市人民政府建设局局长,曾任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九三学社武汉分社委员,湖北省、武汉市政协副主席的鲍鼎。他早年主持汉口城市规划工作,对汉口堤防,道路系统,堤岸与仓储等作过许多具体的规划方案,但由于国民党政府的黑暗统治,鲍鼎“科学技术救国”的愿望一直难以实现。新中国成立后,他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被委以重任,他的抱负才得以实现。自1950年以来,他先后对汉口解放大道一条街的规划设计,对武汉长江大桥和武汉苏联空军志愿军烈士墓的修建,都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他还以湖北省暨武汉市土建学会副理事长的身份,主持了黄鹤楼设计方案的研究,并到现场进行实地勘察。1958年,鲍鼎应邀参加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等十大建筑的设计、审查、施工和竣工验收工作。他长于建筑史和城市规划学,曾发表过《武汉建筑式样》、《从建筑史角度看建筑风格》、《唐宋塔的初步分析》等文章,为我国建筑工程事业作出了贡献。
  一个党派地方组织的三位负责人,在只有几十名成员的党派地方组织成立前后几年时间里,或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或接到毛主席的亲笔来信及汇款,这不仅体现了毛主席对武汉九三的亲切关怀,而且激励我们更加怀念毛主席在统一战线事业发展中的丰功伟绩。毛主席对九三的亲切关怀,多少年来一直推动武汉九三更加坚持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中共中央周围,坚持把发展作为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第一要务,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为促进祖国完全统一不断作出新贡献。

  (作者为原九三学社武汉市委主委、武汉市委统战部干部)
  原载《中国统一战线》2006年第5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