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李先念妙用“空城计”

2018/04/03

何光耀

  空城计——一个妇孺皆知的计谋,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
  星移斗转,岁月轮回。1946年6月,李先念又妙用了一回空城计。
  这是一个闷热、多雨的夏季。鄂东小镇大悟宣化店,被烈日烤晒,被暴雨冲刷。横贯小镇东西的竹竿河,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和妩媚,浑浊的河水卷着泥沙和树枝,咆哮而过,轰鸣声老远都能听见。
  李先念从南街中原军区司令部出来,踏着古老的石板路,径直来到竹竿河边。他点燃一支纸烟,眺望着奔腾远去的河水,静静地思索着。
  从这一年的1月中旬进驻宣化店,五个多月的时间里,中原军区部队为执行党中央毛主席赋予的战略牵制任务,一手拿枪,一手拿锄,与周围国民党30万大军苦斗,有力地支援了华东、华北和东北我军的反内战斗争,为我党作好迎击国民党军全面进攻赢得了极为宝贵的时间。然而,中原军区部队五万多人,却被国民党军围困在以宣化店为中心,方圆不足100公里的狭小地带,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进入6月后,时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延安发来的密电,蒋介石认为其内部部署已经就绪,决定撕掉和平谈判的面纱,从7月1日开始,以围攻中原军区部队为起点,发动大规模全面内战。蒋介石和陈诚竟公然对外放风,要在“48小时内一举围歼中原共匪”,“3个月内全歼共军”。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电令中原军区部队早作计划,准备突围。
  根据中央指示,李先念和郑位三、王震、陈少敏、王树声、任质斌等反复酝酿,作出了先机制敌,于6月26日晚主力分南北两路向西,其他部队在东、西、北线配合行动的分路突围的战略部署,并得到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批准。目前,主要战役部署已下达到各纵队、各旅,部队正紧张地进行着战前准备。
  十几年的征战,李先念形成了一个习惯:每逢大战来临,他总要一个人静静地思索,在脑际演示战役的每一个细节。他深知,指挥员每一个细小的疏忽,都会给部队造成损失,甚至直接影响战役全局。这次突围,情况十分复杂。国民党30万大军对中原部队围困已久,层层构筑防线。我军面对五六倍于己之敌,要想突围出去,必须出敌不意,攻其不备。然而,此时的宣化店,还住着军调部第三十二小组,其美蒋两方代表及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国民党安置在宣化店的“眼晴”。我军数万人马,要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撤出防地而不被发觉,这该是多难的事啊!
  “空城计!”“空城计!”爱看京剧的李先念,这几天来脑海里始终琢磨着这个故事。他要在20世纪40年代的宣化店,新编一曲“空城计”。
  想到这,李先念大步流星地回到司令部作战室,对作战参谋说:“让张体学同志马上到我这里来。”
  张体学是鄂东独二旅的政治委员,李先念的一员爱将。得到命令后,他立即策马扬鞭,从独二旅驻地吕王城赶到了宣化店。
  见到张体学,李先念笑哈哈地说:“体学同志,从今天起,给你一个新头衔——中原军区警备司令。”
  张体学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怎么回事,还以为司令员在和他开玩笑。
  李先念把张体学带到作战地图前,严肃地说:“我们这次突围成功与否,关键是能不能够出敌不意,攻其不备。国民党军预定7月1日发动总攻,我们6月26日就开始行动,29日接近敌平汉铁路封锁线,主力务必于7月1日晨突破敌人的内层包围圈。在此之前,我们的作战意图不能露出半点蛛丝马迹。”
  “但是”,李先念降低声调说:“三十二小组就在宣化店,他们随时都注意着我们,每天都会用电台向他们的总部报告我们的情况。”
  “那就把这帮家伙软禁起来”。张体学十分干脆地说。
  “哈哈。”李先念亲切地拍拍张体学的肩膀:“那就不打自招罗!我们不仅不能软禁他们,而且还要格外小心地招待他们,演戏给他们看。”“演戏?’张体学似乎觉察到司令员的意图。
  “对,演戏!演一场‘空城计’。”李先念让张体学坐下,继续说:“你们独二旅除了原定在宣化店南翼吕王城、佛塔山一线阻击敌人,掩护主力撤离之外,还要在宣化店主演这场空城计。”
  李先念吩咐说:“从今天起,你要进入角色。回去后,挑选一批精干人员,务必于26日拂晓前秘密赶到宣化店,接替中原军区警卫部队的警备任务,掩护中原局、中原军区首脑机关和主力部队转移,直至29日主力到达平汉路你们才能撤离。”
  张体学充满信心地说:“请司令员放心,一定完成好任务。”
  李先念叮嘱道:“三十二小组的美蒋代表都狡猾得很,不能有丝毫大意,要想到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另外,完成任务后,你还要派人把三十二小组护送到汉口。”
  看到张体学似乎有些不情愿,李先念又说:“护送三十二小组成员安全到达汉口,这是政治影响问题,不得马虎!”
  张体学一个立正:“是!司令员。”
  李先念还不放心,又与张体学一起研究了“空城计”的一些细节问题。
  6月26日这天,天空低沉,大雾弥漫。黎明前,张体学带领鄂东独二旅警卫营一连一排秘密赶赴宣化店,神不知、鬼不觉地接替了中原军区首脑机关的警备。
  也正是在6月26日拂晓,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围攻中原解放军的总指挥刘峙,奉蒋介石的电令,命令整编四十一师、四十七师、四十八师、七十二师共七个旅八万余人,兵分四路,分别从信阳、光山、罗山、黄安(今红安)等地,向中原军区部队发起了进攻前哨战。“轰隆、轰隆”的炮声,不时从远处传来。
  隆隆炮声惊醒了正在宣化店“国际招待所”酣睡的军调部三十二小组国民党代表陈谦,他揉揉惺松的睡眼,脸上露出一副诡谲的奸笑。只见他披着睡衣,趿着拖鞋,鬼鬼祟祟地钻进了美国代表怀特的房间……
  8点多钟的时候,从“国际招待所”出来几位“逛街”的三十二小组国民党方面的“工作人员”。他们一会儿转到中原军区司令部对面的街上“瞧瞧”,一会儿又逛到中原军区首长宿舍门前“看看”。但他们看到的情况一如往常:中原军区司令部里,电键嗒嗒,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有条不紊;中原军区首长宿舍及其他重要部门门前,哨兵威立;宣化店街上,不时走过巡逻的队伍,步履整齐;竹竿河滩上,战士照常出操……。
  国民党代表们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李先念、张体学的眼睛。为了进一步迷惑敌人,李先念决定于26日当晚,举行一场“文艺招待会”,并以张体学和三十二小组我方代表任士舜的名义,邀请三十二小组美蒋代表“光临”。
  入夜,中原军区大礼堂灯光通明,一派节日气氛。礼堂内,人头攒动,有军人,有群众,大家兴致勃勃地观看着中原军区文工团的演出。
  张体学、任士舜等陪同美蒋代表坐在礼堂的前排,还不时地与怀特、陈谦交谈。
  怀特和陈谦也格外高兴:国军的大举进攻就要开始了,可共军至今还蒙在鼓里,刚才,他们从“国际招待所”到中原军区礼堂时,还看到李先念、王震正悠闲自在地在街头散步呢!
  怀特和陈谦哪里知道,这一切,正是李先念精心布置的“空城计”。正当他们在礼堂欣赏文艺节目、并为国军即将展开大举进攻而暗自得意之时,中原局、中原军区机关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撤出了宣化店,中原军区主力在李先念、郑位三、王震、王树声等率领下,正踏着莽原、撕破夜幕急速向平汉铁路开进。
  27日,国民党进攻的炮声更加密集。
  宣化店,依然平静如初。
  狡猾的美蒋代表,似乎感觉到宣化店的异常,28日,怀特突然提出要会见李先念将军。
  李先念早已预计到美蒋代表们的这一招。在离开宣化店之前,他特意交给张体学一件东西,那是他亲笔书写的一张给怀特的名信片,上面贴有自己的照片,并有意将日期写在6月28日。
  张体学一面给怀特打电话,说:“李将军身体欠佳,改日再行会见。”一面派人将李先念给怀特的“礼物”送去。
  怀特收到李先念亲笔书写的名信片,确信李先念仍在宣化店。
  为进一步消除美蒋代表们的怀疑,29日拂晓前,张体学又命独二旅六团一营营长马启春带该营赶赴宣化店,增加了宣化店的驻防人员。当美蒋代表们看到宣化店执勤的“哨兵”、“巡逻队”和大批“出操”的部队时,完全打消了中原军区主力转移的怀疑。
  下午,正当我南北两路主力秘密接近平汉铁路,即将展开猛烈突破之时,三十二小组我方代表任士舜,奉李先念预先指示,在“国际招待所”为美蒋代表举行招待会,答谢他们为“调处”中原停战所做出的“贡献”,并感谢怀特对李先念的“特别关心”。餐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浓香阵阵扑鼻。美蒋代表频频举杯,暗自预祝他们即将取得的“胜利”。
  正当美蒋代表酒意酣畅的时候,张体学带着警卫员来到席间,代表中原军区和李先念司令员郑重向美蒋代表宣布:“先生们,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国民党军撕毁《停战协议》,向我军展开大举进攻,我军已被迫转移。现在,李先念将军已率我军主力突破国民党军的封锁线。”
  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使美蒋代表个个瞠目结舌。过了好一阵子,陈谦才如梦初醒:“我们中计了,宣化店是一座空城!”
  “对,宣化店早已成为一座空城,我们就要把它交给国民党军了,为了先生们的安全,请立即乘车返汉吧。”张体学说完转身离去。
  望着张体学远去的身影,美蒋代表气急败坏。为拖延时间,他们故意找理由不肯坐护送他们离开的吉普车。张体学得知这一情况后,派人到宣化店后山上打了一阵排枪,美蒋代表一看“战火”已烧到眼前,怕伤及性命,忙上车走了。
  突围路上,李先念看着张体学发来的电报,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原载《湖北文史资料》2000年第3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