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毛泽东与武昌鱼

2018/04/17

梅兴无

  毛泽东晚年在病中曾对身边工作人员吴旭君说:“我在世时吃鱼比较多,我死后就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长江里喂鱼。你就对鱼说:鱼儿呀,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来了。他生前吃了你们,现在你们吃他吧,吃肥了你们好去为人民服务。这就叫物质不灭定律。”这诚然是伟人的幽默,但对饮食不甚讲究的毛泽东,的确特别喜欢吃鱼,尤钟爱武昌鱼。下面说的就是毛泽东和武昌鱼的故事。
  

武昌鱼让毛泽东诗性大发

  1956年5月31日上午,毛泽东从长沙乘飞机飞抵武汉王家墩机场。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等人早已在机场等候。毛泽东一下舷梯,王任重赶紧迎上去问:“主席,是先到住地休息,还是先游水?”毛主席兴致勃勃地一挥手说:“游水去!”
  这天,阳光灿烂,天气格外晴朗,长江江面波涛汹涌。毛泽东兴致勃勃地登上“武康”轮,与船长、工友们一一亲切握手。随即,“武康”轮溯江而上,在龟蛇两山之间的江面上航行。那时,“万里长江第一桥”的几个桥墩刚刚露出水面,“武康”轮在大桥二、三号桥墩和三、四号桥墩中穿行,毛泽东伫立在甲板上,向正在施工的工人们频频招手致意,关切地向大桥局局长彭敏询问长江大桥的建设情况,并畅谈了将来在长江上再建20座、30座大桥的构想。
  视察大桥工地后,毛泽东在船上用餐。“武康”轮是艘轮渡,没有做饭的厨房,东湖宾馆名厨师杨纯清用汽油桶改造的煤炉为毛泽东做了午餐,4菜l汤,主菜是特意从樊口采购来的食材做的清蒸武昌鱼。这一餐,毛泽东喝一小杯茅台酒,吃了一小碗米饭,武昌鱼被吃光了。
  下午2时许,毛泽东沿着船舷的扶梯从容跃入水中。江流中的毛泽东如鱼得水,游得轻松自如,时而侧游、时而仰泳。每当浪峰打来,他便侧身迎浪;每当浪层退去,他就顺势而下。他对陪同的王任重说:“以后我每年都要来游长江。”他游了2小时零4分钟,一直游到汉口谌家矶江面才上船,游程近14公里。有人问毛泽东累不累,他一脸轻松地回答:“给我个馒头吃,还可以游两小时。”
  当晚毛泽东下榻武昌东湖宾馆。毛泽东的随行人员中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主任叶子龙笑呵呵地对杨纯清说:“杨师傅,主席特别爱吃你做的武昌鱼。主席还作了一首诗呢。”
  晚上,杨纯清等几个工作人员在屋外休息闲谈,只见毛泽东从客厅里走出来,笑容满面地说:“杨师傅哎,你做的鳊鱼蛮不错的哩。古代文人把鳊鱼叫武昌鱼,岑参有‘秋来倍忆武昌鱼,梦魂只在巴陵道’,马祖常有‘携幼归来拜丘陇,南游莫忘武昌鱼’。可见武昌鱼历史悠久咧。”
  说罢,毛泽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条幅,对杨纯清说:“杨师傅,我刚刚写了一首新诗,送给你要不要呀?不吃你做的武昌鱼,我是写不出诗来的。”随后,毛泽东回书房又手书一幅送给叶子龙。这就是脍炙人口的《水调歌头·游泳》:“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
  这首词的前几句写实,记录了作者早上“才饮长沙水”,中午“又食武昌鱼”,接着“万里长江横渡”。

毛泽东亲解武昌鱼的来历

  毛泽东的《水调歌头·游泳》公开发表后,武昌鱼引起了海内外的普遍关注,注解者蜂拥。
  人们都认同武昌鱼是产自武昌的鱼。但湖北有三个武昌,一个是今武昌,即武汉三镇之一的武昌;另一个是武昌县,即现在武汉市江夏区;还有一个是古武昌,即今之鄂州市。但武昌鱼是因哪个武昌得名,注家和有关地方持不同看法,长期存在争议。
  直到后来毛泽东亲自为武昌鱼做了注解,才算为这场争议划上了句号。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著名的“三要三不要”讲话后,谈到《水调歌头·游泳》:“我说才饮长沙水,就是长沙白沙井的水:武昌鱼的武昌不是今天的武昌,是古代的武昌,在现在的武昌到大冶之间,叫什么县我忘了,那个地方出的鳊鱼。孙皓要搬家,老百姓说,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所以我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被毛泽东“忘了”的“武昌到大冶之间”的“县”当时叫鄂城,就是今天的鄂州市。鄂州这个地方叫武昌叫了将近1700年,直到民国初年才改称“鄂城”。
  “武昌”这个名字是三国孙权给的。公元221年4月,孙权把东吴的都城迁到鄂县(鄂州前身),取“以武而昌”意,改“鄂”为“武昌”,修筑武昌城。
  为加强东吴水军的力量,孙权在武昌的樊口建立造船基地。一次为庆贺新建的“长安”号大船下水,孙权在船上摆酒设宴。席间,孙权觉得“清蒸鳊鱼”比以往的鳊鱼都鲜嫩可口,便问鳊鱼的来历,一大臣答于樊口捕得。孙权赞不绝口:“妙哉!武昌出此等上佳鱼品。”
  为何樊口的鳊鱼就与众不同呢?这与樊口的独特地理位置有关。武昌境内的梁子湖,有90里长港与长江相连,江水可倒灌入湖,因而水质好,饵料丰富,便于武昌鱼生长繁殖。樊口位于长江与长港的交汇之处。每年鱼苗随江水经樊口入梁子湖,秋后成鱼又成群从湖中游到江水与湖水汇合处的樊口河漕深处越冬。此时此地捕捞到的武昌鱼,更是上等佳品。
  孙权在武昌经营了8年,于229年4月在武昌城南郊筑坛祭天,正式即皇帝位,定国号“大吴”,改年号“黄龙”。9月,孙权决定迁都建业,派陆逊辅太子孙登留守武昌城,武昌为吴国陪都。孙权之孙孙皓继位后,265年9月到266年12月,又把都城从建业迁到武昌。左丞相陆凯反对迁都武昌,上疏劝谏,并引用“童谣”:“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
  毛泽东的“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便是化用了上述童谣。他对东吴迁都一事还有专门评析:三国孙皓一度从建业迁都武昌,官僚、绅士、地主及其他富裕阶层不悦,反对迁都,造出口号云:“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那时的建业人心情如此,“现在改变了,武昌鱼是颇有味道的”。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