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任弼时执着革命二三事

2018/05/08

李金明

  三谏陈独秀

  1927年4月,蒋介石集团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4月27日,在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任弼时当选为中央委员。他在会上,与毛泽东、蔡和森、恽代英等发言,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5月,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许克祥血腥屠杀工农。在共产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总书记陈独秀一筹莫展地说:“革命现阶段的问题,既不是退却也不是进攻……”他的犹豫不决,思想混乱,使得党中央无法决策。
  这期间,以任弼时为首的团中央,旗帜鲜明地与陈独秀的右倾错误做斗争。任弼时和团中央其他同志一道,起草了《政治意见书》,并决定召开会议讨论。开会前,任弼时去请陈独秀参加。当时,党中央驻武昌,团中央驻汉口一座楼房里。陈独秀带着秘书来到团中央驻地,任弼时在楼下民房里接待陈独秀。陈独秀刚坐定,任弼时就把《意见书》递给了他。陈独秀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看,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意见书》批评了他的退让政策。陈独秀一边看,一边念叨“幼稚”“荒唐”。当看到《意见书》责问他为什么不执行“五大”的路线,搞土地革命时(1927年5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期间,向中国共产党发来指示电,要求开展土地革命),陈独秀生气地将《意见书》撕掉,指着任弼时说:“你们晓得什么?我现在还是党中央的总书记,究竟是党领导团还是团领导党?”任弼时看到陈独秀撕了《意见书》,没有气馁,对陈独秀说:“团中央的同志在二楼等着你呢,准备向你陈述意见。”陈独秀看看态度坚决的任弼时,无奈地在任弼时陪同下到了二楼。上楼后,任弼时当着大家的面,将《意见书》重新读了一遍。陈独秀的家长作风立即发作,没有等任弼时念完,就怒气冲冲离开了会场。
  6月29日,汉口《民国日报》登载了湖北省总工会的布告:“本会为避免反动派借口武装纠察造谣起见,业于本月二十八日,将纠察队全体解散,所有前领枪弹,并经交存政府……”当天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汉口召开会议。会议开始后,任弼时与瞿秋白一起来到会场。虽然上次陈独秀撕毁了《意见书》,但任弼时不后退,再次将《意见书》带到会上,交给了大家。7月3日下午,中共中央召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在武汉的中央委员、党的活跃分子、共产国际和青年共产国际的代表。会议宣布了陈独秀准备的11条退却纲领《国共两党关系的决议案》,这是一个名为妥协退让,实为向汪精卫国民党反动派投降的机会主义纲领。陈独秀发言后,任弼时当即发言,要求宣读共青团的《政治意见书》。陈独秀恼羞成怒地说:“青年(团)根本没有权利提出政治决议案!”任弼时毫不退让,理直气壮地问:“青年团国际的代表可以说一说,青年是否有这种权利?”
  陈独秀气得昏了头,语无伦次地说:“青年团国际的代表不应当参与,他在这里是客人,他不应当进行干扰。”此时的陈独秀竟然忘了任弼时是党的五大选出的中央委员。
  他的话音一落,会场大哗,很多人发言,批判陈独秀的专制和武断。7月12日,中共中央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指示进行改组,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5人组成中共临时中央常务委员会,结束了陈独秀在中共中央的领导。
  7月15日,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会议,正式宣布与共产党决裂。开始了血腥屠杀。8月7日,在汉口三教街41号,党中央召开紧急会议,任弼时继毛泽东、蔡和森、李达、罗亦农之后,做了系统发言,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党不但无土地革命的决心,并且还有与国民党组织土地委员会来解决土地问题的幻想……”他还提出加强斗争的两条建议。会议接受了他的建议,将部分内容写进了决议案中。紧急会议只开了一天,它在中国革命的紧急关头坚决地纠正和结束了陈独秀的投降主义错误,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总方针。不言而喻,任弼时的系统发言,丰富了毛泽东武装斗争的思想,为中国革命探索新的道路作出了贡献。八七会议上,年仅23岁的任弼时被选为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也被选为候补委员。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