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李先念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

2018/09/19

张肇俊
  

    李先念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他的一生都在勤勤恳恳、不知疲倦地为党工作。从1989年开始,李先念的健康状况就大不如前,心脏与肺部的病痛一直折磨着他。到了1992年,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了66年的李先念,就像一支烛火,快要燃烧到了尽头。这年2月,他一病不起,住进了北京医院。虽然其人生之旅进入了倒计时,但在最后这段日子里,李先念关心的仍然是国家的发展。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是在1989年6月产生的,经受了严峻的历史考验。维护这个领导集体,对维护国家的安定与全党的团结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1992年1月16日,李先念将《关于人民日报宣传报道工作的报告》批转江泽民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批语中说:“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江泽民、李鹏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在外有压力、内有困难的情况下,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现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而我们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这个大好局面确实来之不易。全党同志、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都应该十分珍惜这个局面。谁在这个问题上不清醒,谁就会犯历史性的错误!维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是全党利益的关键所在,也正是邓小平、陈云等老一代的心愿。”
  实现国家的完全统一,是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李先念一生以极大的精力推进中国统一大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2月2日,他在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以全国政协主席身份发表春节祝词,向台湾同胞拜年。他在祝词中说:“在喜迎佳节之际,我们更加思念生活在海峡彼岸的两千万同胞。今天,我高兴地通过海峡之声广播电台,向同胞们拜年,祝大家春节好。在过去的一年里,海峡两岸同胞的往来,经济、贸易、科学、文化等方面的交流都有进一步发展,体现了两岸人民盼望统一的心情。华东地区遭遇水灾之后,台湾同胞踊跃捐赠的情景,更显示了两岸同胞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和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这些说明,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整体,两岸统一是必然的趋势,是任何势力都阻挡不了的。十多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把我们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公之于世。不久,邓小平同志又明确提出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现在两岸关系有了较大变化,正朝着祖国和平统一的方向发展。这是海峡两岸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按照‘一国两制’的方针,香港、澳门在本世纪内将回归祖国。我们相信,台湾问题也将按照这一方针和平解决,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历史昭告人们,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对于中华民族的生存与发展,是何等的重要。当前,国际风云变幻,矛盾错综复杂。中华民族欲振兴富强,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团结起来,实现统一,依靠自己的力量,共同建设自己的国家。当前,祖国大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安居乐业,各项事业欣欣向荣,国际地位日益提高。”“海峡两岸一旦携起手来,中国定会对人类做出更大贡献。”
  从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到长征、西征,再到鄂豫皖湘赣抗战和中原突围、重返大别山。22年的革命生涯,让李先念与老区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尽快促进老区经济的发展是他的最大心愿。2月25日,李先念因肺炎住进北京医院。在住院期间,他对前来看望的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负责人说:“我们不把老区建设好,就对不起老区人民。”“如果说我现在有什么心思的话,那就是老区的建设怎样加快。这些年来,我想了两件事:一是在陕北建设一个大化工基地,充分利用陕北的煤和石油,带动整个大西北的经济腾飞;二是在四川建设一个大的冶金基地,用贵州的煤,冶炼攀枝花的矿石,综合开发,推进整个大西南经济的发展。” 5月27日,他向中国扶贫基金会举办的经济较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干部交流工作座谈会发去贺信,贺信中说:“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与贫困地区,通过干部交流,促进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是扶贫工作的一项创举。希望你们协同中央组织部、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把这项工作做好。并望开好这次交流干部工作的座谈会,认真总结经验,以便逐步推广。在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下,我们的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贫困地区人民已经基本上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标准低,不稳定,困难多,一遇自然灾害,仍有复贫的可能,绝不可能掉以轻心。扶贫济困,是我国人民的传统美德。共同富裕,是我们社会主义的奋斗目标。我们应当在自力更生为主的方针下,通过先富帮后富,发达帮贫困地区,促进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协作,尽快把我国的国民经济搞上去。扶贫工作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扶贫工作也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要努力探索扶贫开发的新路子,加快扶贫开发的步伐,推动贫困地区经济的全面发展。请你们代表我向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同志们问好!谢谢同志们!谢谢所有关心扶贫工作的人们!”
  李先念生于湖北,长于湖北,曾长期战斗、工作在湖北,荆楚大地是他永远的眷恋。4月5日,在北京出席第七届全国人大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的湖北代表漆林到医院看望李先念,并汇报了省计委和三峡工程湖北省前期工作领导小组迎接三峡上马、服务三峡建设的有关工作部署和工作重点。李先念一向关心三峡工程,听后甚为高兴。他说:“三峡工程是毛主席的遗愿,我做梦都想建三峡,三峡也是全国人民盼望的大工程,早日兴建三峡,以了却我们的心愿。”他还请漆林带个口信告诉湖北省领导:“三峡在湖北,湖北要出大力,做大贡献。在征地、移民、支持工程建设上,顾大局、讲风格,不要向中央提难题,能在省里解决的,就不要推给中央。”“一定要把长江三峡‘这篇文章’做好。湖北省要充分利用三峡工程建设这一机遇,把三峡工程的配套工作做好,搞好服务,振兴湖北经济。”4月15日,他致信时任铁道部部长李森茂和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中,信中说:“听说京九铁路的设计方案中,在湖北段有一条自干线到武汉的联络线,据说这条联络线有3个方案,其中有一个出麻城经红安到武汉的方案。我认为从发展老区经济、繁荣大别山区的长远观点看,这个方案较好。请你们在进一步论证中给予考虑。”5月20日,李森茂复信李先念,简要汇报武汉联络线的有关情况。信中说:“关于京九铁路和从这条干线至武汉的联络线的走向,沿线人民都很关心。目前,北京-衡水-商丘-阜阳,九江-向塘-吉安等段的具体走向和经由已定,其余各段只定了大致走向。到武汉的联络线,设计部门曾做过3个方案:一为麻城经黄陂至滠口方案,此方案经过红安县境;二为旧街经黄陂至滠口方案;三为旧街经阳逻电厂专用线的香炉山至滠口方案。经比较,第一方案虽近期投资略大,但营运距离短。正如您信中指出的,从发展老区经济,繁荣大别山区的长远观点看,这个方案较好。1991年我部编制京九铁路建设总体规划方案时,按第一方案上报。1992年3月国务院批复时也予以明确。”
  李先念是一个有大情大爱的人。在病中,他多次深切怀念早已过世的母亲和众多英勇牺牲的战友。他一生最为愧疚的是见母亲最后一面时的情景。那是在1932年秋,当时,红四方面军为打破国民党第四次“围剿”,从红安七里坪转战到河南、皖西,最后又转回红安。他的母亲经多方打听知道儿子已回红安后,竟冒着战火来到阵地,看望日思夜想的儿子。正在指挥战斗的李先念当时发了大脾气,说:“我这里正打仗,你怎么来了,子弹打着你怎么办?”后来几乎是将母亲赶了回去。母亲深情地望着满面焦急、清瘦疲惫的儿子,拉着他的衣襟,叮嘱了几句,只得含泪离去。后来在行军途中,李先念感觉口袋里叮当作响,才发现母亲悄悄放进了两块银元。这两块银元凝聚着一位革命母亲对儿子的无限思念、关爱和期望。谁知此去征程万里,这次见面竟是李先念与母亲的永别。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母亲的形象依然那样清晰和亲切,弥留之际的李先念曾多次对身边的人说:我是80多岁的老人想老娘!我想念妈妈,那天我不该对她发火……
  病重期间,他还经常和身边的医护人员谈起已经牺牲的战友,如孙玉清、陈海松、熊厚发……每次都十分激动,甚至热泪涟涟。他说:他们都是我党的好党员,人民的好儿子。可是他们有的战死在前沿阵地,有的被敌人抓去砍了头,没有看到革命胜利的这一天,他们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非常怀念他们……6月11日,自感时日不长的李先念对夫人林佳楣说:“将来我的后事要节俭,一切按照中央规定办。我只有一个请求,把我的骨灰撒到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大别山、大巴山、祁连山。”“那里是我成千上万的战友流血牺牲的地方,我舍不得牺牲了的战友,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1992年6月21日22时36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李先念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7月2日,李先念的骨灰在夫人林佳楣及亲属的护送下,到达甘肃省。飞机从甘肃省张掖市机场起飞,驶向祁连山深处,在飞越梨园口、石窝、康隆寺上空时,林佳楣和子女们将李先念的部分骨灰和鲜花一起撒向这片红军西路军当年浴血奋战的土地。4日,在大巴山上空,亲人又将李先念的骨灰撒在巴中、通江、南江、黄猫垭等一带。5日,李先念的骨灰在亲属的护送下到达湖北省。下午,在4名持枪礼兵的护卫下,由林佳楣率家人缓步将李先念剩余骨灰送上专机。当专机进入大别山上空后,林佳楣和家人轻轻地把李先念的骨灰分别撒向苍茫的大别山红安、大悟、麻城等地,实现了他魂归故里的遗愿。

原载《党史纵览》2012年第6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