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伟人足迹

毛泽东同志第一次视察武汉

2019/11/15

王任重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他在长期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给我们留下了集中全党集体智慧的毛泽东思想,这是一份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现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正在按照(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学习、运用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同志在这方面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毛泽东同志生前曾经多次到武汉视察工作。他很喜欢武汉这个地方,很关心湖北省党组织的工作和人民群众的劳动、工作、学习和生活。从1953年2月,特别是1956年夏季毛主席在武汉第一次畅游长江以后,他几乎每年都到武汉来一两次甚至三次。每年在武汉的时间少则一个月,多到几个月。他在这里进行调查研究,思考国内外大事,处理中央文件,主持中央的一些重要会议,作出重大决策。他也在这里会见了不少领导干部和群众,会见了一些外国著名人物。1966年7月16日,毛主席以73岁的高龄,最后一次畅游了长江。湖北省的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始终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回忆毛主席的。
  从1949年6月直至1966年7月,我一直在武汉市、湖北省工作。我有幸多次向毛主席汇报、请示工作,陪同他参观工厂、农村以及接见外宾,他的许多亲切谈话,使我受益非浅。
  1966年10月底,我因为受到“四人帮”的排挤和迫害,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老人家。今天,我找出自己年记载有关毛主席在武汉那些日子的日记,回想起往日的情景,心情仍然非常激动,他的伟大形象,如在眼前。
  作为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毛主席第一次来到武汉视察,是在1953年2月。时间虽然只有几天,却对湖北、武汉的工作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也在湖北人民中间引起了很大轰动。下面,我把记述毛主席这次视察活动的日记,整理发表,藉以表达我对毛主席的无限敬意与感激之情。
  2月16日
  今晚11时3刻,毛主席到达汉口大智门车站,我和中南局李先念、李雪峰同志迎接他。这是我第一次和毛主席握手谈话,心情的激动,可想而知。这是毛主席在全国解放后第一次来武汉视察工作。
  2月17日
  今天晚上8点10分,主席请中南局、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的少数领导同志和他一起吃饭。吃饭时与饭后,主席向我问了武汉市工业、手工业和公私合营的情况,我只作了简要的回答。丰要是想多听听主席的谈话。
  主席的谈话要点如下:
  一、有人说“要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还有人主张“四大自由”,我看都是不对的。新民主主义是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在这个过渡阶段,要对私人工商业、手工业、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过渡要有办法。象从汉口到武昌,要坐船一样。国家实现对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从现在起大约需要三个五年计划的时间,这是和逐步实现国家工业化同时进行的。
  二、全国解放后,富农不敢雇工剥削了。即使还没有搞完土地改革的地方,富农实际上也变成富裕中农了。斯大林建议我们土改中要保留富农,为的是不要影响农业生产。我们发展农业生产并不依靠富农.而是依靠农民的互助合作。
  三、我们现在家底子很薄弱。钢很少、汽车不能造,飞机一架也造不出来;面粉、纱布的生产,还是私营为主。
  四、要团结民主人士,使他们的生活好一点,争取他们和我们一起搞建设。经济基础不强,政治基础也就不强。
  五、私人工商业如何转?资本家转什么?他们如何生活?其中有些人会和我们一起进到社会主义的。只要不反革命,就要给工作,给饭吃。
  2月18日
  上午毛主席去东湖游览,回来时徒步经过蛇山,虽然他戴了一个大口罩,还是被一个小学生发现了。这个孩子一声呼喊毛主席来了!”成千上万的人马都拥上来了。短短时间就聚集了几万人,把主席团团围在中间,一片喜悦欢呼之声。李先念、罗瑞卿等同志和警卫人员一起手拉手,组成一个圆圈,一步一步地保护着主席下山,大家都挤得出了通身大汗。
  晚上主席叫我把时在武汉市管工业的一个同志和武昌区委书记找去,向他汇报手工业的问题。又问了码头工人的情况。他说,大革命的时候,有一次他路过武汉,乘船到上海去,被搬运工敲了竹杠。我说,我们准备在今年秋季对码头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取消把头,成立统一的搬运公司。现在正在作调查研究、制定方案等准备工作。那些欺压工人作恶多端的封建把头,已经在民主改革和“三反”、“五反”运动中被打倒。
  2月19日
  早晨8时,主席的秘书打来电话,让我带一个街长去向主席汇报街道工作。我立即找到大智街的街长陈光中同志,带他去见主席。我告诉陈光中同志不要紧张,主席问什么就如实地讲什么。主席问了街道居民生活的情况、街道的组织和工作情况。主席听了街长的汇报后,满面笑容地说:我非常羡慕你的工作,每天跟群众打交道,最有意思。
  主席问我,为什么有些手工业要停工?我说要停工的主要是织毛巾、裤子的工场,这是失业工人组织起来的合作工场,他们技术不高,产品质量比较低,商业部门怕积压,既不加工订货,也不收购。让这些失业工人没饭吃是不行的。实际上到秋季是商业旺季,运到农村去是会有销路的。
  主席说:要把经济核算的原则与政治任务结合起来。国营商业不能单纯追求利润。要关心工人就业问题。在不赔钱的原则下,应加工订货、收购。
  早饭之后,大约在上午近10点的时候,主席把中南局的几位领导同志找到他的住所谈话。我也参加了。他谈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
  一、关于社会主义改造问题。
  主席说:我爱进步的中国,不爱落后的中国。中国有三个敌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已经被打倒了,还有民族资产阶级、个体农业、手工业和文盲三个问题。然对待这些人不能用对待前三个敌人的办法。个体农业,要用合作社和国营农场去代替,手工业要用现代工业去代替。手工业目前还要依靠,还要提倡,没有它不行。文盲要扫除。对民族资产阶级,可以采取赎买的办法。
  二、关于民族形式的问题。
  主席说:你们在东湖盖的两座房子(指甲所、乙所)象个乌龟壳,有什么好看?落后的东西都要逐步废除,木船是民族形式,要不要用轮船代替?为什么人们不喜欢旧毛厕,要用抽水马桶?飞机、汽车、坦克哪一样是民族形式?这是说,要提倡进步,反对保守,反对落后。还是大洋房子比小平房好。有些人对保护老古董的劲头可大了。连北京妨碍交通的牌楼也反对拆除。
  三、关于反对官僚主义作风。
  主席说:对人要和气,说话要和气。你们有的人,为什么说话不和气呢?
  官僚主义作风主要在上边,你们要敢顶、敢抗。对于上边来的错误的东西,要筑坝、要消毒。对于上级布置的工作任务,要分别轻重缓急来执行。
  贸易部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批评,主要是针对武汉市的。你有什么意见?你怎么看法?
  我说:我们主要担心工人失业问题,我们一定努力把产品质量抓上去。我们没有把情况向中央贸易部报告清楚,是个缺点。我们还是要求国营商业加工订货或收购。
  主席说:实际上你也有责任,让我同情你们的做法。
  主席谈话是很随便的。并没有分一、二、三,这些小标题是我加上的。但对主席的谈话,我是尽可能按照他的原话记录的。
  这天上午11时半,主席离开武汉,乘海军的一艘舰艇去南京。李先念、李雪峰、赵毅敏同志和我四个人送他到船上。主席在甲板上检阅了海军指战员。
  这几天我的精神很紧张,但又很愉快。主席的谈话和他平易近人的作风,使我受到了宝贵的教育。主席到达武汉的前几天,中南局的领导同志就告诉我要准备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我组织了几个人写了不少材料,都没用得上。因为主席是根据他想了解的情况向你提问题,除了特殊情况之外,他是不要你按照本本向他汇报工作的。


  来源:《长江日报》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