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伟人足迹

毛泽东游东湖

发布日期: 2022-08-10 来源:

章 重

  1952年10月18日上午,毛泽东忙里偷闲约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罗瑞卿一起,游览位于武昌的碧波如镜的东湖。

  解放前的东湖,一片荒凉,美好的湖山受蹂躏,名胜古迹被淹没,广阔的湖面被渔霸侵占,除“湖光阁”和一所教会医院外,偌大一个东湖,没有任何建筑,没有任何风景点,道路崎岖难行,游人三三两两。东湖长期被人们冷落……

  1949年,武汉解放了,东湖回到了人民的怀抱。1950年,中南军政委员会做出决定,将东湖周围三至五里地区辟为风景区,成立了东湖风景区建设委员会,开始着手兴建,但由于财力、人力所限,步履蹒跚……

  毛泽东一行来到了东湖,那时的东湖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没有蜿蜒的长堤和重柳覆荫的湖岸,只有碎石铺就的通途;没有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更谈不上飘扮流黛的雕梁画栋,只有一块块农家的田畴……

  毛泽东、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罗瑞卿等人乘船游湖,在湛蓝色的湖面荡漾,欣赏四周景色。第二天,毛泽东在评论东湖时说:“你们的东湖不错嘛!昨天,我在船上大致观察了一下,湖的北面,地势平坦开阔,南面层峦叠翠,东西两面,丘陵起伏有致,整个湖区,山水相依,自然条件绝好,是游览休息的好去处,特别是如此浩瀚的湖面,如此清澈的湖水,真是少见啊!”

  听了毛泽东的一席话,使人们感到,毛泽东真是慧眼识东湖哟!也许,这以后是毛泽东常住东湖客舍的原因。见毛泽东如此喜爱东湖,李先念、王任重也兴致勃勃地向毛泽东介绍东湖悠久的人文景观。在东湖有楚王墓,楚王饮马池,有楚庄王击鼓督战的鼓架山,清河桥,有太平天国抗清女英雄的九女墩等;在东湖四周有刘备的郊天台,吴主庙、曹操庙、关羽的卓刀泉、鲁肃的马塚;有唐宋时期的宝通寺,洪山宝塔;在洪山还有北伐军官兵烈士墓和早期的著名共产党人施洋墓。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主席,您知道吗?东湖的湖水面积33平方公里,是杭州西湖的五倍。”王任重说。

  “是吗?”接着毛泽东又饶有兴趣地谈到了西湖。毛泽东第一次游西湖是1921年在嘉兴南湖游船上召开的中共一大会议结束后,于8月2日来到杭州的。化了一天时间走马观花,游览了西湖风光。在孤山、断桥、岳王庙,在三潭印月,西冷印社都曾留下了他的足迹。4日,毛泽东离杭经赣回到了湖南。

  “主席,您认为东湖、西湖哪个好?”王任重又问。

  “我看西湖,东湖都好。”过了一会儿,毛泽东对李先念、王任重说东湖是有待开发。不过,你们在东湖盖的两座房子,可真让人不敢恭维,像一个乌龟壳,有什么好看?落后的东西都要逐步废除。木船是民族形式,要不要用轮船代替?人们为什么不喜欢旧茅

  厕,要用抽水马桶?飞机、汽车,还有坦克,哪一样是民族形式?我是说要提倡进步,反对保守,反对落后。不管怎么说,还是大洋房比小平房好。”

  毛泽东批评的两个“乌龟壳”,是湖北省委在湖边招待所中的两栋房子。土黄色的两层顶楼上扣着比两层楼还要高的又大又厚的屋顶。而乌黑瓦从房顶一直铺到房檐,远远望去,活像两只匍匐在湖边的巨龟,原本为突出古代特色,结果弄巧成拙,毛泽东的比喻,惟妙惟肖,把人逗得乐不可支。笑完,慢慢咀嚼,思考出一些道理来了。

  离开东湖,毛泽东一行驱车来到了阅马场红楼的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大楼小憩后,就与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杨尚昆、罗瑞卿一起上了蛇山。

  蛇山,形如巨莽,俯视着滔滔江水,与汉阳的龟山,形成龟蛇锁大江的壮观。

  毛泽东戴着大口罩,站在蛇山,眺望着沉浸在新春佳节中的武汉三镇,俯瞰着日夜不息的万里长江,脱口而出:“蛇山很美,与龟山隔江相望,更有诗意。”

  毛泽东在参观了张公祠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径直向黄鹤楼方向走去。

  这里说的黄鹤楼,是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湖北学界为祝贺张之洞人赞中枢而建的,叫“奥略楼”。真正的黄鹤楼毁于光绪十年(1884年)八月四日的一场大火。因奥略楼是仿黄鹤楼建制,颇有古风,于是人们把他视为黄鹤楼,1954年修建武汉大桥时拆除。

  毛泽东故地重游,感慨万千。他回忆起风雨如磐的年代。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武汉的汪精卫,步蒋介石后尘,磨刀霍霍,紧锣密鼓地策划反革命阴谋,中国革命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毛泽东清醒地看

  到了形势的危急,在4月27日至5月6日在武昌召开的中共五大上,毛泽东提交的“迅速加强农民土地斗争,建立农村革命政权,大力发展农民武装”的书面意见,因与总书记陈独秀在重大问题上意见相左,中央委员会不予讨论,毛泽东被排除在会议领导层外。会、后毛泽东心情抑郁,在一个细雨闬闬的暮春,在爱妻杨开慧陪同下登上蛇山,盘桓于黄鹤楼前。看万里长江,烟波浩渺,从奔涌东去的大江,从贯串南北的钢铁大动脉,他看到了历史潮流不可阻挡。黄鹤楼破败不堪,游人稀落。毛泽东触景生情,陷入沉思。对中国革命的担心,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忧虑,一齐袭上心头,凝聚笔端。一首千古名作《菩萨蛮——黄鹤楼》在心中蕴育。他用这厚重的诗句表达了他与爱妻杨开慧此时此刻的心境: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这时,罗瑞卿走近毛泽东,说主席该下山了。”

  此时,毛泽东一行已在山上一个多小时了。

  毛泽东从沉思中回到了现实。

  蛇山下,已有几辆黑色轿车迎候。

  “哎,去西边登高望远,极目楚天如何?”

  罗瑞卿嗫嚅着不表态。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杨尚昆也不吭声。

  “怕什么?”毛泽东见众人沉默,边说边向西边拾级而上。还说:“我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意思是,群众不知道我们在游蛇山哟!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罗瑞卿等人寸步不离毛泽东左右。这时,毛泽东在一个油煎豆腐摊前停了下来,与卖豆腐的老翁拉起了家常。毛泽东带着口罩,但仍被一个眼尖的小姑娘认出来。小姑娘

  脱口而出:“毛主席。”另一个小姑娘睁大眼睛盯了一下,肯定说:“是毛主席。”毛泽东听到小姑娘的话后,用慈祥的目光望着她们。

  两个小姑娘,就像两只春燕飞去,沿路高喊:“毛主席来啦!毛主席来啦!我们见到毛主席了!”

  这一喊不要紧,顿时游人大乱,成千上万的人向毛泽东涌来,毛泽东一行陷人了欣喜若狂的“人海”中。

  毛泽东的卫士立刻将毛泽东围起来,武汉市派出的警卫战士也向毛泽东靠拢。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杨尚昆、杨奇清也立刻向毛泽东靠拢,手拉手,组成一个圆圈,把毛泽东围在中间,一步一步保护着毛泽东下山。身高一米九五的罗瑞卿和身髙一米九二的武兢天,一左一右在前开路,大声喊:“同志们,请爱护毛主席,请不要拥挤!”“同志们,让一让,让毛主席过去!”刘子厚登上一块大石头,向拥挤的人群高喊:“同志们,请大家让一让,毛主席要去西边……”人们纷纷后退,让出一条路来。但又很快被后面的人群淹没。前有罗瑞卿、武兢天、李银桥、阎长林开路,中有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杨尚昆等人“护驾”,后有武汉市的公安战士断路。在“人海”中左冲右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了江边,保护着毛泽东上了轮渡。

  到了船上,毛泽东立刻向岸上人群挥手致意,岸上的人群如海潮般起伏波动。“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响彻大江南北。毛泽东也不断高呼人民万岁!”

  船徐徐向江中驶去。李先念、王任重、刘子厚、李雪峰、罗瑞卿、武兢天、杨奇清大汗淋漓,嗓音撕哑,惊魂未定。罗瑞卿、杨奇清深感责任重大,向毛泽东作检讨,毛泽东一笑了之,不予理睬。只说了一句真是下不了的黄鹤楼哇!”

  来源:《东湖情深》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