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英烈风采

英年早逝的朱毛红军参谋长王尔琢

2017/08/01

项东民
  王尔琢是井冈山时期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在红四军前委排名中,他仅次于毛泽东、朱德、陈毅而位居第四位。这位20出头的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智勇双全,能征善战,屡立战功,深受毛泽东、朱德等人的喜爱和器重,可惜在惨烈的革命战争中不幸英年早逝。
  王尔琢,1903年1月23日出生于湖南省石门县官桥村,192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黄埔军校初创时,王尔琢积极响应中共号召,到长沙参加初试,并顺利通过,他的一篇《试述入黄埔军校之志愿》尤受负责选拔学员工作的何叔衡的赞赏。同月,王尔琢前往上海参加复试,在这里,他见到了主持复试的湖南老乡毛泽东。在此之前,他曾在毛泽东于长沙开办的“文化书社”里见过毛泽东,对这位有着真知灼见的兄长十分钦佩。毛泽东看到精神饱满、热情洋溢的王尔琢被选中,十分高兴。他关切地问:“这次要考国文、数学、物理、化学四门,怎么样,有信心没有?”“国文问题不大,其它科目我会争取考好的。”王尔琢据实回答道。“好好考,要给咱们湖南人争光。”复试结果,王尔琢及赵自选等8名同学获得通过。毛泽东高兴地给他们发放了复试合格证,并深情地对他们说:“你们是黄埔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亦是革命寄予的最大希望,这次去广州,还有一关,就是参加正考前的全国总复习,大家一定要继续努力,千万不可半途而废。”王尔琢牢记毛泽东深情的嘱咐,来到广州后认真学习,最后以各科成绩优良被录取,编入学生一队。这年他仅21岁。
  王尔琢从一跨入黄埔军校起便立志做一名合格的军人,他有强壮的体魄,加上他勤学苦练,很快成为学生一队中成绩拔尖的佼佼者。王尔琢的突出表现,引起了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重视。不久,王尔琢在周恩来等人的关心和教育下,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4年11月30日,王尔琢毕业,被军校留任学生队的分队长。1925年1月15日,黄埔“学生军”发动了讨伐陈炯明叛军的东江战役。王尔琢在“学生军”第一教导团任连党代表。在此次战役中,因王尔琢表现不凡,由连党代表提升为营长。
  王尔琢的非凡表现受到蒋介石的青睐。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发生后,蒋介石着手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中展开“清党”前夕亲自找王尔琢谈话,意欲拉拢王尔琢。蒋介石和颜悦色地说:“你是很有才华的军人,军人嘛,就要忠于职分,不要去搞什么政治,更不能跟着共产党乱跑。”见王尔琢不吭气,他又许诺道:“你在我这里,可以当团长,以后还可以再当师长、军长,是大有前途的。”王尔琢面对蒋介石厚颜无耻的拉拢,冷冷地回答道:“校长不是也喊国际共产主义万岁么!我为什么不能信仰共产主义?”蒋介石一时语塞,片刻才虎着脸说:“你要坚持这个信仰,今后不会有好处的。”谈话不欢而散,王尔琢处境艰难。这时,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党代表的朱克靖正在广州开办第三军军官学校,恰好,那里缺乏政工干部,周恩来决定让王尔琢到第三军九师二十六团任党代表。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在北伐战争中,王尔琢率全团士兵英勇奋战,并身先士卒。尤其是在攻打南昌的三次战役中,王尔琢表现出了他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南昌战役结束后,王尔琢担任了第九师党代表。身为东路军总指挥的蒋介石,对王尔琢的突出表现心如明镜。他深知王尔琢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便忍不住想再度拉拢他。他派两名亲信来到九师的驻地找王尔琢,让他们转达自己的口信:“总司令准备扩充40个军,要提升你为军长,不知你对此有何打算?”听了这话,王尔琢阴着脸,冷笑着说:“请你们二位转告总司令,给个军长太小了,最好给个军阀!”来人见话不投机,只得悻悻而去。蒋介石对王尔琢的态度大为恼怒,当即密令九师师长李明扬将该师中的共产党员全部逮捕,就地枪决。
  李明扬与王尔琢相处日久,关系很好,对他的人品才华极为佩服。他冒着风险,将蒋介石的密令拿给王尔琢看,说:“事已至此,看来你只有离开了,这样才能免遭不测。”王尔琢谢过李明扬,立即离开九师前往上海。1927年7月,党组织派王尔琢去张发奎的第九军二十五师七十四团任参谋长,随后,他率部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5月4日,朱毛胜利会师。两支起义部队编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
  红四军刚成立,江西敌二十七师杨如轩部即以2个团兵力“进剿”井冈山。王尔琢根据毛泽东、朱德的指示,率红四军二十八团、二十九团出击抗敌,部队到达黄坳时,我前卫二十九团与敌人一个营遭遇。王尔琢一声令下,二十九团官兵一阵猛打,势如破竹,迅速将敌击垮。接着,王尔琢又部署部队在五斗江埋伏。待敌八十一团周体仁部到达伏击地带时,我军出其不意,突然杀出,敌人顿时乱了阵脚。1个营被歼,另2个营被击溃。我军对敌穷追猛打,追到永新城下,又与敌七十九团遭遇,并一举将其击溃,趁势夺取了永新县城。
  杨如轩为夺回永新,5月中旬,他又率4个团气势汹汹朝永新扑来。王尔琢见来敌较多,便故意放弃永新,率部佯装直取湖南茶陵,杨如轩以为红军的两个主力团已离开井冈山,便决定以2个团兵力偷袭宁冈。但杨如轩万万没想到王尔琢此时已率部夜间急行军130里绕回来,于5月19日在敌必经之地草市坳设伏。果然,不出所料,不久敌七十九团来到草市坳,王尔琢率部杀出,一举将其全歼,七十九团团长也被击毙。战斗一结束,王尔琢迅速率部直取永新,杀了个回马枪,杨如轩此时正在县衙内打牌作乐,结果不及抵抗已被红四军攻入城内,杨如轩负伤逃跑。
  两打永新战斗,王尔琢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发挥的淋漓尽致。我红四军士气空前激昂,这极大地震动了蒋介石,于是他急令湘赣两省调集部队对井冈山进行“会剿。”1928年6月中旬,湘赣两省敌军共10个团向井冈山发动进攻。6月23日,由朱德、陈毅率领的二十九团、三十一团在七溪岭将敌1个团包围,并将其围歼。而二十八团在王尔琢的指挥下,顽强阻击敌第九师2个团的进攻,最终将敌2个团击溃。之后,王尔琢又立即率部赶往七溪岭参加聚歼战斗,配合二十九团、三十一团将包围之敌全歼。这次战斗的胜利,使红军名声大振,当地老百姓欢唱道:“不费红军三分力,打垮江西‘两只羊”’(杨如轩、杨池生)。
  红军取得这次反“围剿”胜利不久,中共湖南省委派代表杜修经于6月底来井冈山,命令红四军调部队出击湖南。对此毛泽东、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坚决反对,认为此时井冈山根据地刚巩固,攻打大城市没有基础,会将大好形势白白断送。毛泽东等人决定暂不执行省委这一指示。几天后,湘军吴尚又率2个师向井冈山进攻,为阻止吴尚部队的进攻,朱德率二十八团、二十九团出击敌后方——湖南酃县。然而在部队占领该县县城后,因被杜修经煽动起思乡情绪的二十九团官兵竟冒然向郴州迸发。毛泽东迅速召开红四军军委、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永新县委联席会议,讨论对策。在会上,王尔琢第一个站起来发言,他坚决反对红四军开往湘南,说:“现在红军主力撤出井冈山是不适宜的:一是撤出后,根据地很可能保不住;二是明知湘南敌人兵力强,是有意拿鸡蛋往石头上碰。”会上,王尔琢建议二十八团去接应二十九团。这样朱德和陈毅率二十八团远远跟在二十九团之后,以备在二十九团不测时预以援救。
  果然,7月29日,杜修经在冒然指挥二十九团进攻郴州时,被敌军团团围住,损失极大。当朱德、王尔琢率二十八团赶来时,仅收容该团100余人,决定将他们重新带回井冈山。在部队向桂东地区开拔时,决定先派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带领先遣部队到桂东地区开展工作。部队在归途行至崇义县新义圩时,二十八团二营五连和迫击炮连受营长袁崇全的胁迫,突然擅自脱离行军队伍,企图叛变投敌。这时王尔琢接到报告,得知袁崇全已经叛变。王尔琢十分气愤,对朱德说:“朱军长,我去把他们追回来。”朱德感到事情严重,劝他多带一些人去,但王尔琢认为人多走不快,不如他骑马行动要迅速些,因此,他与党代表何长工带了一个排的战十前往。
  王尔琢等人策马疾奔,终于在8月28日晚追上了袁崇全带跑的2个连,此时他们正在休息。哨兵向王尔琢方向放了两枪,王尔琢担心第五连战士有所误会,马上放开喉咙喊道:“不要打枪,我是你们的团长,希望你们回去!”哨兵听出了是团长王尔琢的声音,便再没有打枪。2个连的士兵一片惊慌,不知如何是好。王尔琢乘此机会展开思想工作,不断喊话:“同志们别怕,我是王尔琢,快回来革命吧!”一些战士见团长来了,便三五成群向王尔琢跑了过来,此刻袁崇全一伙正在一间旅店里打麻将,他知道大事不好,慌忙提起驳壳枪,走出屋外,迎面正碰上走过来的王尔琢,王尔琢刚气愤地喊:“袁崇全……”话音未落,袁崇全便先下了狠手,朝王尔琢的胸膛连打两枪。红四军杰出的战将、年仅25岁的参谋长王尔琢就这样牺牲在一个可耻的叛徒之手。
  噩耗传来,红四军全军将士一片悲声,毛泽东、朱德、陈毅更是痛不欲生。二十八团返回井冈山后,红四军为王尔琢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会场前醒目地挂着蓝底白字大挽联,这幅挽联由毛泽东亲自拟就,陈毅执笔写成:
  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
  留着重任谁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
  得到胜利方始休!
  联中流露出的悲愤之情令人唏嘘难已,从中足见毛泽东对王尔琢英年早逝的悲痛与惋惜。
  原载《党史天地》2001年第2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