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英烈风采

浩气长存天地间——记红军师长叶光吉

2017/11/30

向从辉

  叮当,叮当……
  在阵阵清脆的骡铃声中,一队马帮,沿着映山红铺展的山道,向鄂西五峰山区——红四军驻地徐徐而来。
  这是1929年4月的一个艳阳天。骡马队越过沟谷山脊,走进红军驻扎的山村。只见一位头缠青布帕,手持赶骡鞭的英武汉子径直奔到红四军军长贺龙的面前。
  “噢!这不是叶骡客吗?”贺龙惊喜不已,一眼就认出了十三年前结识的老同行。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云卿大哥,我要跟你走,当红军,你要不要?”这汉子眼露恳求的目光。贺龙右手持着烟斗,凌空劈下:“要!”
  话音刚落,这汉子兴奋得扬手向身后高喊:“伙计们,快把骡马牵过来!”二十四匹骠悍高大的骡马连同二十四驮布匹、鞋袜在村里一字排开。战士们立时惊喜地欢叫起来。这些物资对初创的红军是多么需要呀!贺龙军长高兴地拍着骡客的肩膀,对围拢来的红军战士风趣地说:“这位是我赶骡子时的老伙计叶光吉。他比我强,我参加革命时只有两把菜刀,他是连人带马一起跳啊!”战士们“轰”地一声笑了。

将军山的儿子

  绵延千里的武陵山脉,在湖北宜都县(今枝城市)抬起了那不屈的头颅,突兀挺拔,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将军山。相传古时有位农民起义军将领曾在此筑垒征战,至今峰顶石板上还清晰地印着将军坐骑的蹄印。将军山因此得名。1900年11月20日,叶光吉诞生于将军山下的叶家湾。
  叶光吉7岁时入私塾就读。祖国大地涌动的民主气息,使这个农民的儿子逐渐养成了敢于同邪恶势力抗争的品性。本家族长叶致远是个鱼肉乡亲,敲诈穷人的恶棍。一次,叶致远又在乘人之危敲竹杠。13岁的叶光吉当面质问他:“哼,又要人家的白钱白米!”族长见侄孙子竟敢当面羞辱自己,气得浑身发抖:“反了,反了,这哪是叶家的子孙,跟老子说话都不分上下!”叶光吉愤愤地说:“哼,不讲道理,孙大总统(孙中山)都讲道理,你只是个小小的族长就不讲道理啦?跟你说,无理寸步难行!”族长涨红着脸,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1913年,叶光吉因家贫辍学后,当了三年兽医学徒。家乡的老人都说他“心野”。他常常羡慕地望着门前宜(都)鹤(峰)大道上络绎不绝的马帮,十分吃香的兽医职业也没能拴住他的心。1916年,叶光吉离开家门,帮五峰县渔洋关“宫福泰”商行赶骡马,搞运输。他走南闯北,串乡过寨,足迹遍及湘鄂川黔边界十几个县,饱尝世态炎凉,历尽军阀混战,豪强掠夺之苦。广泛的社会交往,风餐露宿,无羁无束的骡客生涯,铸就了叶光吉豪爽、刚烈、不畏强暴的性格。他曾几次痛打盘剥骡客的商家老板,教训狐假虎威的豪门狗腿。
  一天,叶光吉赶着骡马回渔洋关客栈投宿,正巧与湖南桑植骡客贺云卿(贺龙)同住一堂。两位意气相投的好汉举杯畅饮之际,数说奸商的刁滑,“税狗子”的歹毒,豪强的霸道,官府的贪赃,愤激时不禁击桌痛骂世道的不公。贺龙愤世嫉俗,对旧制度的叛逆性格,叶光吉十分佩服。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革命失败,中国社会更加黑暗。这年底,叶光吉因拒不为国民党43军出夫,被“国军”抓去残忍地吊打了一天一夜,后经亲友具保交纳罚款才被释放。紧接着,妻子又险遭溃兵蹂躏。他回到家中,望着悲泣的妻子,抚着身上的伤痕,一颗复仇的种子在心中萌发了。

骡马队长

  1928年2月,南昌暴动后的贺龙将军奉党的指示回到湘鄂边,树起工农革命军的大旗,给边界
  劳苦群众带来光明和希望。第二年春,贺龙率军转战五峰,叶光吉毅然投军。从此,“叶骡客连人带马一起跳”在红四军传为佳话。
  叶光吉是搞运输的老行家。贺龙军长任命他为红四军运输大队长。拥有40多名运输员和100多匹骡马的运输大队,是红四军的流动仓库。骡马背上装载着100多驮缴获的金条、银元、枪支弹药及军需品。而“保管员”稍有差错,就会给部队供给带来严重困难。有人担心,这么艰巨的担子交给一位新参军的骡客,能行吗?然而不久,运输员们就被新来的队长所折服。
  一天黎明,运输大队正要通过五峰南河上的一座独木桥,不巧,开场骡子失蹄把前腿扭伤。后面的骡马见头骡躺在路边,都举足不前,任凭战士们怎样驱赶就是不肯上桥。队伍只好停止前进。马医官急得满头大汗也没把那匹骡子的伤腿治好。叶光吉从后来挤上来。他细心地查看伤势,尔后从马褡子里掏出一根三棱银针,找准穴位扎了进去。只见他几揉几捏,拨出针,一提嚼头,嗬!头骡一耸身子,站起来了,平平稳稳地上了独木桥。战士们惊叹不已:叶队长还是兽医高手!
  暮色笼罩了山野,桑植庄尔坪战斗正在进行。敌人一发迫击炮弹“轰”地一下落在运输大队附近,骡马惊散了十几匹。茫茫黑夜到哪里去寻找?运输队员们焦急万分。关键时刻,只见叶光吉沉着地紧紧牵住头骡。待战斗稍息,他长长地打了一声唿哨,头骡立时昂首长嘶,召唤受惊的伙伴。天亮后清点骡马、驮物,一匹一具也不少。
  叶光吉赶骡马,爱骡马。他专门扎了几十把竹扫帚,发给运输员,规定每天宿营后都要给牲口梳理皮毛。深夜,劳累了一天的战士早已沉入梦乡,可叶光吉却按时起来添草喂料。一次,部队突遭敌人袭击,队伍立即转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匹骡子被流弹打伤。叶光吉见它负伤,心疼得不行,跑过去,“霍”地一下将150多斤重的驮子扛在自己肩上,牵着伤骡赶上了队伍。叶光吉爱护骡马的这种精神,深深感动了红军指战员,从此,他们都亲昵地称他“骡马队长”。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