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英烈风采

红军名将叶金波

2017/12/19

章勋献

  叶金波,湖北通山县通羊镇人,1906年5月27日出生,1925年6月被吸收为中共党员。1926年6月,叶金波被推举为县农民自卫队大队长。10月,农民自卫队通山总队成立,叶金波任司令。
  1927年7月,大革命运动失败,通山县委根据湖北省委指示,委派叶金波等人率领农民自卫军由城镇转入乡村,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
  一、暴动的先锋
  “八七会议”之后,中共湖北省委关于鄂南秋收暴动的计划通过中共鄂南特委传达下来以后,通山县委立即将全县各地农民自卫队组成通山县农民革命军,并建立总指挥部,夏桂林为总指挥,叶金波任副总指挥。8月下旬,通山县秋收暴动委员会在板桥建立,叶金波任暴动委员会副主任。“暴委会”于8月30日举行秋收暴动,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占领通山县城,拘捕了国民县长何雄飞,取得了一系列胜利。8月31日,通山县工农政府委员会在县城成立,夏桂林任委员长,叶金波任副委员长。但9月中、下旬,咸(宁)通(山)农民革命军在攻打咸宁县城及柏墩、白沙桥等地战斗中失利,革命进入了低潮。在一片白色恐怖面前,中共通山县委于10月底召开了紧急会议,将全县农军分为三路转移至九宫山、沉水山、消水山一带,开展地下活动,坚持游击战争。
  1928年春节期间,叶金波与阚禹平、陈兆秀等人重建中共通山县临时县委,叶金波代理县委书记。1928年8月底,省委批准通山县委会正式成立,叶金波担任县委书记。是年冬,在叶金波指挥下,通山县委游击队与大永区游击队数百人奇袭大畈“清乡团”,击毙团长阮绪神,缴枪十余支。到1929年春,叶金波领导中共通山县委下属大永、板桥、桂林、横石、万家5个区委,宝石、石门两个特支和43个乡党支部,党员达500人,农委委员1500余人,区、县游击队员发展到400余人。
  二、善战的政委
  1929年9月,李灿、何长工率红五军纵队挺进鄂东南,在通山横石潭、富有一带消灭了国民党地方民团“常练队”后进抵大畈。就在红五纵队司令部进驻大畈区的当天夜晚,叶金波与县委常委许金门、阚禹平连夜赶赴红五纵队司令部,找到了李灿和党代表何长工。
  叶金波做完一系列拥红和战斗工作后,于当年10月,在红军的帮助下,成立通山县工农革命政府,叶金波担任主席。在红五纵队进抵通山后仅三个月时间里,至1929年12月,通山全境均已成为党领导下的红色区域。全县有组织的赤卫队、少年先锋队发展到14000人,农委会员发展到30000余人。
  1930年5月,中共鄂东特委建立,叶金波被选举为鄂东特委委员。6月,彭德怀率领红军进驻通山县城并接见了叶金波,与之商讨大兵西征与地方武装应注意的策略问题,把从井冈山带回的《星星之火燎原》的油印小册子赠给叶金波,要求其学习井冈山的斗争经验,坚定信念,艰苦奋斗,迎接革命新高潮的早日到来。
  自1930年9月23日至10月17日,在叶金波的领导下,通山人民谱写了革命史上蔚为壮观的一页,近两万名赤卫队员三次攻打通山县城,并两度攻占通山县城。
  1931年1月,鄂东军民粉碎敌人第一次“围剿”后,鄂东南特委决定正式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三师(红三师),叶金波调任红三师政治委员。
  叶金波担任红三师政治委员后,与师长郭子明(后张涛)一道,带领红三师转战鄂东南各县,驰骋湘鄂赣边区,浴血奋战,历尽艰辛,屡建奇功。
  部队组建不久,敌人对鄂东南苏区发动了第二次“围剿”,我鄂东军民取得了粉碎国民党第二次“围剿”的胜利。1931年7月下旬,红三师配合红十六军与敌二十六师三团激战阳新玉岭山,我军全歼敌人,缴枪800余支,取得了玉岭山大捷,粉碎了敌人对鄂东南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同年11月7日,红三师受到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嘉奖。全国苏维埃向红三师颁发了绣有“坚强苦战”四个大字的战旗。
  1932年6月,蒋介石集中50个团的兵力对湘鄂赣苏区实行第四次反革命“围剿”,进攻鄂东南苏区之敌人有15个团之多。7月9日,新组建的红三师奉命与红十六军合攻通山县城。叶金波率红三师先至通山城下,与城内守敌谢彬的两个团展开了激战。下午红十六军七、九两团赶来增援。两军合攻,至黄昏未克。在战地会议上,叶金波分析了通山山城特点,提出“逼蛇出洞,聚而歼之”的主张。之后,张涛、叶金波再率红三师攻城成功。一个星期内连续打了4次胜仗,歼敌4个团的兵力,缴枪2000余支。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央军委发来祝贺专电。
  1932年9月,敌人“围剿”鄂东南的兵力已增至30个团。蒋介石坐镇武汉指挥。面对这种严峻局势,叶金波带领红三师指战员在咸宁、阳新、通山等地与敌人频频作战,以极少的兵力与敌人数十万部队周旋,赢得时间,保护特委机关安全转移。
  龙港失陷后,叶金波代表红三师党委出席了中共鄂东南特委10月下旬在沙店高台地区召开的鄂东南党政军群团组织负责人会议。会后,叶金波根据会议作出的“以地理环境优越的通山苏区作为鄂东南的政治中心,联成鄂东、鄂南一片,以图向南发展,联系赣北、湘北苏区”的决定,与罗冠国率红八团先行北渡富水,在黄沙、长安、大幕等地党组织的协助下,开辟与巩固以大幕山为中心的成通苏区。
  1933年7月,鄂东南苏区取得第四次反“围剿”胜利。8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七军宣告成立,军长张涛,政委方步舟,叶金波任副政委兼参谋长。随着地方武装力量的扩大,叶金波英名远扬,敌人闻之丧胆。是月,蒋介石在江西南昌行营颁发《剿匪区内文武官佐士兵惩奖条例》,悬重赏辑拿我党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人,第三奖规定,点名缉拿唐在刚、陈毅、徐向前、张涛、叶金波,各匪首生擒者各奖五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二万元。
  三、忠诚的战士
  1933年9月,在鄂东南苏区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后不久,蒋介石采用“构筑碉堡,步步为营”的战术,对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实行第五次“围剿”。10月,叶金波参加了在通山石门楚王山召开的中共鄂东南特委扩大会议,商讨鄂东南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战略方针,会议决定红十七军主力红三师集中兵力向鄂南发展,恢复龙港、燕厦、木石港等地苏区,南向瑞昌、武宁,占领南浔路,提出“打回龙港过年”的“左”倾错误口号。
  会后,叶金波等人即率红十七军主力,离开咸通苏区,向东南挺进。为了不让敌人察觉我行军意图,11月初,叶金波以四个团兵力围攻通山县城。通山县长刘运峰惊慌失措,发出“齐电”,恳求省保安处急调三十三师回防通山。正当敌人惊慌失措之际,叶金波移师进入大幕山,作南取燕厦镇之准备。经过一段时间准备,红十七军挥师南下,按原定计划与红十六军全歼燕厦守敌郭汝栋一部。红十六军此时却已奉调南下南浔路,红十七军在燕厦孤军作战,腹背受敌。张涛、叶金波、张向明见取燕厦不下,果断撤出战斗,转移至木石港一带。
  1934年1月8日,北路指挥部指挥张涛在阳瑞边境主持召开了红三师、河北师(二师)、赣北师(一师)负责人参加的红十七军军政干部会议,组成由张涛、叶金波任正、副总指挥的前总指挥部,决定集中主力红军与地方武装在木石港与敌作战。1月中旬,红三师、河北师、赣北师,兵分三路与新七旅战于木石港、何子恕、胡田畈三处,均获全胜,拔除全部碉堡,歼敌近千人,缴枪数百支,收复了木石港地区。
  在木石港战斗的胜利面前,叶金波等人产生了骄傲轻敌的思想,片面强调部队在战斗中严重减员急需补充这一事实,既不乘胜歼敌,也未作战略转移,在木石港休整了整整七天。就在这几天时间内,敌鄂东南“剿总”总指挥郭汝栋调军对我红军主力红三师,形成了重重包围圈。我军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下,南下瑞昌、武宁的时机已失。叶金波等人只好冒着天寒地冻向北突围,徒涉富水,欲去黄沙,再图东进。
  1月下旬,叶金波等人率红三师一千余人,突围至王文驿,在狭长的山垄中遭郭汝栋部重兵伏击。我军仓促应战,损伤三分之二,仅机枪连的数百名战士在王义勋、刘青山带领下,突出重围。张涛、叶金波和河北指挥部指挥柳渊泗、红三师政治部主任张向明等人在红军战士的掩护下得以突出重围。嗣后,红三师突围人员由张涛等人带领,返回河北指挥部所在地。叶金波则留在王文驿附近,将流散人员编为四个连,带回太平塘。
  王文驿战斗的失利,使鄂东南主力红军几乎伤亡殆尽,损失惨重。事后,张涛被撤职,叶金波、张向明、柳渊泗停职反省,红十七军番号取消。刘运洪接任红三师师长,王英全接任红三师政委。
  一个星期后,鄂东南政治保卫局局长明安福拘押了叶金波等人,诬陷叶金波为国民党“改组派”,称他与其在国民党军中供职的二哥叶鹤波有“里应外合”之嫌。1934年2月3日,带至太平塘河潍将他处死。
  在被拘押期间,叶金波得到有人要放他“逃走”的口信,他拒绝说“我自参加中国共产党以来,我就是共产党的一员,宁可死在红色政权之下,也决不遭国民党的屠戮,绝不会到国民党那儿去找出路。”临刑前,他要求给他送来一碗青菜汤。咽后,叶金波从容地脱下身上穿着的一件棉背心给执行的战士,说:“现在革命很困难,留给同志们挡挡风寒吧,不要让它沾上了血迹……”
  原载《中国老区建设》2008年第8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