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英烈风采

湖北有个何羽道

2019/12/07

张广立   何秉冲


  何羽道,本名金榜,后取号远耀,改名羽道、翼人,意即“保障民权,羽翼人道”,救国救民。一八八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清光绪壬午年六月初八日)生于湖北汉川县南河渡兰家岭一个贫苦农民家里。祖父和父亲以农为本,他们为人直爽,因常受富户欺凌,决心要羽道上私塾读书,父亲为此在乡间为人杀猪,积攒下来的钱供羽道上学。
  何羽道的少年时代,正值慈禧太后专权,腐朽的清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内忧外患,日趋严重,人民生活痛苦不堪。为了维持日见艰难的生活,何羽道的母亲不得不去挖藜蒿、捕野菜糊口。年幼的何羽道看见广大农民都在饥寒之中挣扎,常常表示愤愤不平,痛斥世道的不合理。十八岁那年,他为了不使父亲失望,去应童生试,得以通过而进学(旧时谓取得秀才功名为进学)。于是,父亲满心指望他能够沿着仕途的道路走下去。但何羽道却不愿为当“人上人”而去追逐功名,打算去省城接受新学。大约在此期问,他和同乡农家姑娘尹氏完婚。不久,何羽道说服了父亲,告别了母亲、妻子,前往省城求学。开始他就读于汉阳府中学前堂,后又入武昌湖北省立文普通中学前堂,与宋教仁同学。在学习期间,他勤奋功课,关心国事。他在两本舆地笔记中写有这样的感想:“今日中国情形,民族必归于自治”,“满洲执政,航路权悉归乌有,可谓自忘其祖者。”反映了他的民族革命思想的萌芽。他在笔记中愤然指出:“沙俄占我东北三省,其原因实在于满清政府卖国。”有一次学堂开师生座谈会,饱痛切陈述:“几十年来,英、法、日、德诸列强侵略中国,强划租界,横行霸道,中国人误入其地,即被其看门奴隶打骂,甚至拘入捕房受辱。八国联军以后,美国要利益均沾,瓜分之祸,迫在眉睫,而清政府愒时玩日,泄泄沓沓,腐败已极,非革命不足以救亡图存。诸位师长,诸位同学,我们都是汉人,想具同情,尚望急起组织,相助为理,以便早日实现……”这表明了他忧国忧民的反帝爱国情绪。
  这时,清廷为了培养统治人材,在各省选拔学生赴日留学。由于日本距离中国较近,生活费用不高,一些不能得到官费支持的青年,也都自费旅日求学。
  何羽道渴望留学深造,但是他没有背景,不可能得到官方的选派,自费则盘缠无着,难以成行。这时恰好同族有个叫何宗瀚(幼勉)的,系官宦世家,要送两个儿子立夫、丹孚去日本学习。亟需物色一个中意的伴读,特地去找何羽道商量,说只要何羽道答应,愿提供一切费用,何羽道欣然应允。一九〇六年,何羽道随宗翰父子东渡,在东京为立夫两兄弟补习古文。后来,他考取了官费留案,《何氏宗谱》记载他“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法科”,袁范宇在《忆何公》里说:“辛亥革命在武昌起义那一年,我们均在日本东京学习”。另外,他还在日明治大学学习政治经济。他在日本求学前后达十一年之久,进行了多学科的学习。并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受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先驱者、京都帝国大学河上肇教授的影响很深。这对,何羽道不仅学识有较深的造诣,而且思想进步,参加了同盟会,成为孙中山先生的信仰者。
  一九一一年底,何羽道因奔父丧一度回国数月。在家中料理了诸般事宜,来到省城,指望从事改革,根治时弊。不料清室虽已推翻,民国政治仍旧腐化,贪污徇私,比比皆是。他所供职的湖北省民政长公署里,也是一团漆黑。警政科长张仁静勾结民政科科员王亨泽,私领人力车票壹百张,五十张高价出售肥私,另外五十张自购人力车出租,从中牟利。何羽道对此事坚决反对,进行检举揭发。但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响,使他大失所望,便愤然辞去职务。再次东渡日本,继续求学。一九一三年,何羽道的朋友宋教仁被袁世凯谋杀,从而更加坚定了他反对封建军阀的信念。在此期间,他通过早有来往的潘怡如结识了到日本大学不久的董用威(必武)。
  一九一七年,何羽道回到了祖国,他从上海到汉口,再沿汉江坐船到汉川县的马口镇上岸。他在家乡盘桓了十多天,后又到省立高等商业学校(后称“商大”)和私立中华大学任教。在教学中,他按照在日本学到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观点,编写出了经济学教材,受到了师生的欢迎。他还把课堂变成揭露军阀专横和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的讲台。为了把学生培养成救国的实干家,他教育学生:“吉人辞寡,其心愉下。躁人辞多,其心若何。辞多者受谴呵。谴呵若斯,尔何不知?知而不改,尔其后悔。”自己则身体力行,多次返回乡里,以叶集大安寺作联络点,筹建南河区学会,旨在进行改革政治的宣传。由于经费没有着落,南河区学会没有办成,但这一活动在当地却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何羽道在商大任教期问,由于校长屈佩兰兼任省议会议长,他利用职权,假公肥私,学校经费从不公开,教员的薪水经常积欠数月不发,被屈用来放高利贷或作其他私人活动费用。很多人家里揭不开锅,因慑于届的地位,敢怒不敢言。但何羽道仗义直言,在校务委员会上,当众向屈质问原因,请求按对发给教职员工薪水。屈佩兰无言解答,尴尬之下,被迫答应尽早发下薪水。但何羽道却从此失掉了商大的王职。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