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英烈风采

啼鹃带血铸忠魂--许百昊与武汉工人运动

2021/01/14

陈昱霖   刘成婧

  许白昊是中共二大、五大代表,担任过中华全国总工会第一至第三届执行委员、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共汉口地委执行委员、中共湖北区委工委书记、湖北全省总工会秘书长等职务,是中共五大选举产生的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作为中共早期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许白昊在中国工运史,特别是武汉工人运动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思想启蒙信马列

  1899年8月4日,许白昊出生在应城县的一个农民家庭,8岁开始私塾启蒙,后入应城高等小学堂念书,18岁到省城求学,不久考入湖北甲种工业学校(武汉科技大学前身)。许白昊在湖北甲种工业学校学习期间,恰逢新文化运动在武汉风起云涌,其学校所在的昙华林地区是新文化、新思想的激荡之地。五四运动爆发后,昙华林成为五四运动在武汉的发源地和中心。许白昊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行动,因头角峥嵘而被湖北军阀当局驱逐出校。他毅然抛弃学业,开始专门从事劳工运动。1919年秋,许白昊辗转江苏、浙江,来到上海,进入上海机器厂做技术工人。1920年11月,在上海党组织领导下,上海机器工会成立,许白昊成为会员。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了。8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成为领导工人运动的专门机构。不久,许白昊在劳动结合书记部主要成员李启汉的介绍下,加入劳动组合书记部,成为工人运动的领导者之一。1922年1月,共产国际在莫斯科组织召开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许白昊作为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代表,化名许赤光,与张国焘、邓恩铭、林育南等人秘密赴会。会议期间,许白昊与来自中国、朝鲜、日本等国工人、农民、学生、妇女代表系统地学习了列宁关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的理论。莫斯科之行加强了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回国后不久,许白昊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投身上海工人运动。

  二、罢工运动显身手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集中领导工人运动,很快掀起了第一次罢工高潮。1922年5月,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许白昊代表上海机器工人联合会出席会议。会上,他提出“铲除工界虎伥案”(虎伥即工贼)。此后,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安排,许白昊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分部(后改为武汉分部)担任领导职务。

  在武汉,许白昊同林育南、包惠僧等一起,深入工厂、列车段、车站,进一步把工人组织起来,成立工会组织,开展罢工斗争。为适应工人运动的需要,林育南接替包惠僧任长江分部主任,许白昊、李书渠、唐际盛、陈荫林等为书记部成员。许白昊以一个熟练的机械工人的身份,深入汉阳钢铁厂,与工人一道劳动、谈心、交朋友。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许白昊培养了一批工运积极分子,帮助他们成立全厂工人俱乐部。俱乐部成立后,军阀肖耀南极为恐慌,第二天就派遣了数营武装军警把汉阳钢铁厂团团围住,同时在厂内驻军,全厂戒严,禁止工人集会,封闭了刚刚成立的工人俱乐部,并到处搜捕工运积极分子。为寻求对策,许白昊和林育南、林育英(即张浩)等在武昌大堤口利群毛巾厂召开了紧急会议。与会者一致认为,肖耀南对工人的镇压,是对刚兴起的武汉工人运动的恫吓,是玩“杀鸡给猴看”的把戏,必须坚决回击。他们议定:7月23日汉钢全体罢工;发动武汉各工团声援汉钢工人的罢工斗争;向本埠和外埠大报馆发消息,揭露肖耀南镇压汉钢工人的罪行。不久,武汉地区20个有影响的工会、俱乐部联合成立武汉临时工团联合会,发起声援汉钢工人的斗争。许白昊、林育南被推为临时工团联合会的负责人。

  7月23日,汉阳钢铁厂工人开始罢工。可是第二天,工厂熔铁炉的大烟囱仍在冒烟。原来,熔铁炉的工头韩老三被厂方收买,不服从罢工委员会的命令,欺骗工人继续生火熔铁。熔铁炉是厂里的关键部位,熔铁炉不熄火,将影响整个罢工。许白昊当即召集书记部和汉钢罢工委员会负责人会议,研究对策。许白昊认真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反复思考,决定把熔铁炉的火暂时熄下来,迫使厂方迅速答应工人们的要求。在讨论具体办法时,林育英说:“对工贼不能太文,对工友不能太武,以免引起以后的不和气。现在坏的是韩老三个人,并不是熔铁炉的全体工友,所以我以为只提一个‘打倒韩老三’的口号就行了。”不久,钢厂附近的大街小巷和熔铁炉周围都贴出了“打倒韩老三!”的大标语。经过串联,熔铁炉的工友们很快认清了韩老三的嘴脸,在熔铁炉周围贴出了“打倒韩老三!”的标语,吓得韩老三装病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熔铁炉一熄火,炉内铁水和熔铁炉将会凝在一起,熔铁炉面临报废的危险,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罢工委员会提出的全部条件。历时五天的罢工斗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汉钢工人斗争的胜利,极大地推动了武汉地区工人运动的发展。接着,汉口扬子机器厂、英美烟厂、花厂的工人,以及京汉、粤汉铁路的工人,也纷纷组织俱乐部和举行罢工。截至10月,武汉已经建立了23个工会组织。湖北省工团联合会于10月10日成立,许白昊被选为联合会秘书和组织副主任委员。

  1922年8月10日和1923年1月5日,许白昊先后参加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的第二、第三次筹备会会议。1月31日晚,陈潭秋、林育南、许白昊前往郑州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盛典。2月1日,郑州军警奉军阀吴佩孚之命对京汉铁路工人总工会成立大会实行镇压。他们先在全城戒严,派出军警沿途阻拦代表赴会;接着,派军警围攻会场,冲击会场。许白昊率领武汉各工团代表与其他代表一起,冲破军警的防线进入会场,参加了宣布总工会成立的仪式。当晚召开的京汉铁路总工会党团紧急会议决定4日中午举行罢工,并将京汉铁路总工会迁至武汉江岸。会后,许白昊等人率领武汉各工团代表返回武汉,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全力以赴支援京汉铁路总工会罢工。

  2月6日,武汉各工团在江岸刘家庙召开慰问江岸罢工工人大会,到会者上万人。许白昊代表汉冶萍总工会在会上演讲:“以直接行动,向军阀进攻,为唯一之手段。一致努力,援助京汉铁路工人此次行动之成功,若不能于最短时间内获得胜利,则当一致同盟罢工加入战线,向军阀决斗。”会后,许白昊等省工团负责人同游行队伍一起游行。他们自江岸进入租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劳工万岁!”等口号,沿途巡捕督岗皆不敢阻拦。2月7日,湖北省工团联合会在江岸召开代表大会。突然,会场和江岸铁路工人俱乐部被反动军警包围。许白昊与工人代表一起与反动军警搏斗,最终在工友的掩护下冲出重围。之后,湖北省工团联合会被肖耀南派人查封,许白昊等人也受到通缉。许白昊等人连夜召集武汉各工团紧急会议,决定举行总同盟罢工,以抗议肖耀南的血腥行为。2月8日,汉冶钢铁厂、汉冶萍轮驳、粤汉铁路、丹水池和扬子机器厂等工会率先响应罢工。10日,许白昊、林育南等又以湖北省工团联合会的名义,向省内外各工团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省各地工友迅速组织起来,“团结一致,奋斗到底”。2月14日中午,京汉铁路全路工人宣布罢工。3月8日,湖北督军公署接到吴佩孚的密令,要“严密查拿”工会领导人许白昊、项德隆(项英)等17人。有人劝许白昊暂避风头,外出躲躲。但刚受到反动派打击的工人运动,需要有坚强的领导。许白昊不顾个人安危,坚持留在武汉领导工人斗争。

  三、风口浪尖勇作为

  1924年春,中共汉口地委成立,许白昊任地委委员兼秘书。地委机关设在汉口德润里23号,许白昊和秦怡君以夫妻关系住在机关,大门口挂着“湖南布庄”的招牌。在经济困难时,为维持生活、坚持工作,许白昊曾去汉口英租界电厂做工。可是,不久就被敌人发觉,只得放弃。5月的一天,由于工贼告密,警探埋伏在汉口地委机关,试图以秦怡君为饵诱捕许白昊。许白昊不知情况有变,当晚径直回到机关。他看到神色紧张的秦怡君,知情况有变,马上装作取洗衣费的工人,与秦怡君大声说了几句,就转身下楼。可是,埋伏在楼下的四个警探冲出来把他抓去,并囚于武昌陆军军法处。吴佩孚即令押解至洛阳,并亲自审问数次,派人审讯多次,都一无所获,于是判了他10年监禁。10月,因冯玉祥在北京倒戈吴佩孚,许白昊被释放回到武汉。

  许白昊等人被捕后,武汉地区工人运动与党的工作几乎停滞。许白昊回到武汉,迅速开展工运和党的工作,领导了汉口人力车夫的罢工,英美烟厂、英国电厂、火柴厂等5万人的大罢工,并取得一定的胜利。当时,工会不能公开活动,有一些工贼勾结厂主与军阀势力,企图窃取工团联合会组织,作为欺骗工人的工具。许白昊深入各矿、段站和码头,向工人群众揭穿工贼的面具,并亲自写了一本《工贼与工团联合会》的小册子,揭露工贼的欺骗行为及出卖工人阶级的恶行。随后,许白昊等人将武汉工团联合会改组为“武汉工人代表会”,吸收工人中的优秀分子参加代表会的工作。

  国共合作后,工人运动有了比较好的发展。1925年5月1日,许白昊作为武汉工人代表会出席在广州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会议通过了30多个决议,制定和通过了中华全国总工会(以下简称“全总”)的第一个章程,并决定全总参加赤色国际。会上,许白昊被选为全总执行委员。在这次会议精神的鼓舞下,上海首先爆发了“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对此,许白昊在《向导》周刊上发表《武汉工运遭到的厄运》一文,揭露吴佩孚残酷镇压武汉工人的恶行。1926年5月1日,在广州召开的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上,许白昊再次当选为全总执行委员。7月,他在《向导》周报上发表《武汉的最近几次工潮》,详细介绍了武汉工人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坚持不懈作斗争的英雄事迹。

  北伐的胜利进军推动了湖北地区工人运动的恢复和发展。北伐军兵临武汉城下时,许白昊在城内发动工人扰乱敌军后防,有效地配合北伐军。1926年9月14日,许白昊与项英主持召开了武汉各工团代表会议,筹备建立湖北全省总工会。北伐军攻克武汉当天,武汉工人代表会正式改组为湖北省总工会,许白昊为秘书长。1927年元旦,湖北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在武昌举行,许白昊当选为省总工会负责人之一,并作《工会经济斗争问题的报告》。

  许白昊很重视提高职工文化的教育工作,他在工人运动讲习所讲授过“湖北工人生活状况及经济斗争问题”“湖北职工运动史”与“湖北工人目前的经济斗争”等课程。1927年3月6日,省总工会教育委员会召集在武汉从事职工教育的工作者会议,并请许白昊作关于职工运动教育方面的专题报告。许白昊系统地介绍了进行职工运动教育的方法和经验。在许白昊等人的领导下,武汉地区的职工教育发展很快,仅汉口就有53所职工学校,学员达7700多人。

  四、甘洒热血写春秋

  针对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镇压工农群众运动的暴行,许白昊曾以白天为笔名,在上海《民国日报》上发表题为《鹃血》的诗,表达他对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愤怒和对国民的担忧。大革命失败后,许白昊带着这种心情,继续进行革命斗争,最终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许白昊出席并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5月30日,中共中央决定组成中央工委,许白昊与李立三、林育南、苏兆征、项英、刘少奇、王荷波等7人为委员。6月19日,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在汉口举行,许白昊被选为执行委员。在异常严峻的革命形势下,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通过了政治报告、组织问题、经济斗争、反对法西斯主义及反对法西斯工会斗争、女工童工问题等各项决议案,还通过湖北、湖南以及四川、江西、安徽、浙江、福建、广西等省的工会运动决议案等,发表《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宣言》。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共产党人和革命分子遭到了屠杀和迫害。当时,许白昊的妻子秦怡君正在医院生孩子,许白昊到医院看望她并向她告别,嘱咐她带上孩子和岳母暂回黄陂乡下,日后再设法接她们。之后,许白昊几经辗转到上海,担任上海总工会组织部长和总工会党团副书记。此后,许白昊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不久,秦怡君也来到上海,他们在重庆路马霍路一带租了一间房子,以住家掩护党的机关。在上海,许白昊领导工人与反动工会(即国民党搞的工会统一委员会)进行斗争,以维护工人的利益。同时,他还领导了上海纱厂工人大罢工。这一切,使上海工运又得到了恢复和发展。1928年2月,许白昊还兼任了中共江苏省委委员。

  2月17日,许白昊与郑复他、陈乔年等在上海总工会交通处召集各工会负责人会议时,由于叛徒告密,被英租界巡捕抓获。随后,上海总工会和江苏省委也遭破坏。党中央派罗亦农主持营救工作,罗亦农不幸被捕,营救工作被迫中断。许白昊蔑视反动派的判决,继续领导狱中难友与反动派进行斗争。反动当局非常害怕,决定把许白昊、郑复他和陈乔年单独监禁,并将其他政治犯解往漕河泾监狱。难友们知道许白昊等人马上会被反动派处死,在临分开前问许白昊等人有什么事和话要交代,许白昊泰然自若,叮嘱难友们注意身体,努力学习,准备出狱后继续为党工作。蒋介石命令钱大钧将许白昊等3人判处死刑。1928年6月6日下午,中国工人阶级的优秀儿子、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许白昊被敌人秘密杀害,时年29岁。许白昊就义后,项英称他“中国共产党中一个最忠诚最勇敢而能战斗的党员,同时又是中国职工运动中最好的群众领导与先锋”。

  来源:《党史天地(2020年第5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