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党史 >  英烈风采

张书田在家乡参加革命

发布日期: 2022-07-26 来源: 《湖北英烈传(第一集)》

陈光旭

  一八九九年三月十五日,张书田出生在湖北省大悟县汪洋店附近麻知府一个破落地主的家庭。父亲张可华不通文墨,不识斤两,到汪洋店卖蔬菜,采用结绳记数,菜多钱多打大结,反之打小结,吃尽了没有文化的苦头。因此节衣缩食让孩子读书,期望他们振兴家业,光宗耀祖。

  张书田从十岁开始在私塾读书,学习极为刻苦。私垫老师邓云阶是清末秀才,具有民主思想。张书田常和老师一起讨论国家兴衰和内乱外侮的问题。在一九一五年的反袁斗争中,张书田组织同学张贴标语,反对《二十一条》,声讨袁世凯的罪行。学生中的豪绅地主子弟,反对张书田的爱国活动,用古诗“杞国无事忧天倾”来讽刺他们。张书田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由于张书田勤奋好学,学业成绩名列前茅,深为乡里亲友器重。一九一八年春夏,麻知府张姓合族修谱,全村父老公推张书田执笔。他集合族人,同心协力,共修宗谱。并在族规中规定“恃富欺贫,恃众暴寡”,“嫌贫悔婚”,“受贿助恶”,“窃财便己”,“赌博、吸洋烟、唱淫戏、囤贩人口、宰杀耕牛”者,合族公议处罚。这些主张受到乡里的赞扬。从此,张书田的声望在几十里外的山村中传开,为他日后在这个地区进行革命活动创造了一定的条件。

  一九二二年夏天,张书田慕名到武汉中学读书。在校任教的董必武、陈潭秋等同志,亲自给学生上课,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在课堂上,张书田受到董必武宣传“天下为公”的启发,课后,他又读到陈潭秋送来的书刊,同时还参加各种读书会、讨论会,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恩主义。他进行各种社会调查,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不合理的社会必须推翻,土豪劣绅和资本家一定要打倒,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从而树立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决心。这年冬天,张书田由董必武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次年春,张书田因病退学回乡休养。临行前,董必武对他说:“你这次回到家乡,一定要发动群众,建立党的组织,领导农民起来革命!”张书田回到家乡后,为了发动群众,带头从自己家里开始闹革命,主动减租退息,拿出粮食救济穷苦百姓。一天,贫苦农民张可义生活无着,被迫到张书田家里去偷粮食,被张书田的母亲发现。张书田得知后,不仅不责怪张可义,还主动送粮食,烧毁旧债借据,解除张可义的困境。他用自己的革命行动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协会小组,发展党员,举办平民学校,秘密宣传马列主义。

  一九二三年夏天,张书田在汪洋店南庙举办了第一所平民学校。白天教小孩子们读书,夜晚教青年农民和店员读书识字。有一次,他在黑板上写了一个“窮”字。他指着“窮”字说:这个字上方有“穴”,是土室、岩洞的意思,下左有“身”,是指人的躯体,下右有“弓”,是指弓着腰。这时,张书田加重了语气接着说:“地是我们开,屋是我们盖,为什么我们还弓着腰住在岩洞里呢?就是有土豪劣绅象岩洞上的巨石一样压在我们的头上,使我们伸不直腰。我们只有掀掉头上的压迫者,才能昂起头,挺直腰,过上幸福的日子。”农民和店员们听着这通俗的讲解,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认识到只有团结斗争,才有光明的前途。张书田以学校为基地,经过两年的秘密活动,先后发展了汪洋店的邱光美、夏家河的夏德裕、邓家山的邓文孝、麻知府的张兴训、辜家湾的辜志新和冷家湾的冷国祯,冷国祥入党,成立了汪洋店党支部,张书田任书记,武汉中学的革命火种在汪洋店蔓延燃烧。

  一九二六年北伐战争胜利发展,湖北农村大革命运动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同年冬,张书田、夏德裕在汪洋店成立孝感县十三区农民协会,张书田任委员长,邱光美、陈文卿等为委员,他们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农民运动。张书田不畏艰苦,走遍四乡,访贫问苦,集会演讲,演文明戏,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组织农民协会、农民纠察队、儿童团,发动农民起来“拥护国民革命”“打倒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

  一九二七年三月,夏德裕在武昌参加了湖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带回了犁头旗和《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在全省农民代表会议精神指导下。张书田立即率领农民协会向封建统治阶级进行了猛烈的冲击。四月,区农会组织了有农民、学生、手工业者、商人参加的集会游行。他们高举犁头旗,手持大刀、长矛、土铳、扁担、锄头,在汪洋店、夏家河、高家店、麻知府一带示威,口号震天动地,吓得土豪劣绅胆颤心惊。

  “七·一五”汪精卫背叛革命,汪洋店地区外逃的土豪劣绅纷纷还乡,建立了以“红学”、黄学”、大刀会”、孝子会”、扇子会”为名的反动武装,疯狂向革命农民反扑。这些反动武装到处攻打党部,破坏农民协会,捕杀革命干部。但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没有被吓倒。张书田转移到黄安县,按照省委的指示,同京汉特委取得联系后,回麻知府改组和重建汪洋店党支部。张书田在邓家山召开有邱光美、夏德裕,辜志新,陈文钦参加的党支部扩大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不久,张书田、邱光美,夏德裕回到汪洋店,经常在路口、石桥上贴布告,散传单,发勒令,秘密进行革命宣传活动。

  一九二八年一月,大雪纷飞,一个从七里坪回到冷家冲、涂家冲的花鼓戏班子,增加了陈定候、戴雪舫等十几个手拿文明棍的陌生人。陈定候、戴雪舫是黄麻起义的领导人之一,他们在黄麻起义受到挫折后,随冷家冲,涂家冲的花鼓戏班子转移到汪洋店一带进行革命活动。第二天,陈定候、戴雪舫拜访了张书田。一个多星期后,一月二十三日,正是阴历年正月初一,张书田以邀聚陈定候、戴雪舫到家作客为名,秘密召开汪洋店党支部会议。在这次会上,成立了中共汪洋店工作委员会。辜志新任书记,张书田任组织委员。会后,陈定候、张书田彼此吟诗作赋,以“雪压竹枝低,岁寒志不移。红日高照起,雪化水入泥”的五言诗来表达自己的情怀。

  春节后,张书田、陈定候等人分别以教书、开烟铺,开饭店、挑货郎担串乡,到花鼓戏班子打杂为掩护,广泛联系群众,宣传土地革命主张,秘密发展党的组织。半年内,汪洋店,麻知府、冷家冲一带,先后有冷善应、冷善信、明乐堂、明乐初等四十多人入党,相继建立了三个党支部。

  为了更好地开展党的工作,工委决定在汪洋店办个京广杂货商店,作为党的秘密机关,由张书田任京广杂货店的经理。张书田在商店内经常会见各地来往行商,向他们了解各地革命活动情况,并在商店的楼上准备了一些麻将和乐器,编了一些暗语,利用拉琴唱戏:打麻将牌为掩护,从事秘密的地下工作。在这时期内,张书田日夜奔忙,埋头苦干,不仅巩固和发展了汪洋店地区的党组织,还为鄂豫边区建立革命武装筹集了大量经费。

  一九二八年是个灾荒年,地主豪绅逼租索债,农民更加穷困,阶级矛盾异常尖锐。九月二十八日,汪洋店工委以中秋节团聚为名,在汪洋店渔塘寨召开了党员代表大会,将工委改为区委,选举张书田任书记。新的区委根据鄂东特委尹家嘴会议精神成立赤卫队,确定年关举行暴动,开仓放粮,为进一步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作准备。十月初,区委又在渔塘寨召开会议,张书田说:“今年天大旱,农民十室九空。我们只有开土豪劣绅的粮仓,穷苦人才能求得生存。”一九二九年二月五日,鄂东特委派江竹青率特务队十余人,化装成商人来到汪洋店,配合这个地区的年关暴动。当晚,张书田、江竹青等在京广杂货商店楼上召开秘密会议,讨论年关暴动具体行动步骤,决定成立指挥部,并由张书田任指挥长。会上研究拿谁开刀的问题时,有人提出药店老板夏贻三。张书田斩钉截铁地说:“我同意拿夏贻三开刀,这个人高利盘剥穷苦农民,长期与共产党作对,挑动汪洋店商民排挤黄安七里坪来的生意人。他是汪洋店一霸,拿他开刀,可使汪洋店震动,对于打击反动势力极为有利。”

  二月六日是汪洋店的“热集”。年关到来,农民、商人、学生熙熙攘攘,小小的车筒子街人头攒动。张书田领导的赤卫队和特务队化装成农民、商人、学生、教员、绅士混杂在赶集的人群中。江竹青带着特务队员走进了夏贻三的店房,夏贻三的儿子夏德元是个出卖革命的叛徒,这时正在柜台里面。江竹青乘他往柜台外面递药的时候,掏出手枪,打伤他的下巴壳,在他翻出柜台向街上逃跑时,江竹青又紧追几步将其击毙。夏贻三在店房后面听见枪响,飞步从后门逃走了。群众一阵骚动,纷纷向街两头跑。江竹青跳上北庙廊沿展出红旌,高声喊道:“同胞们,你们不要怕!我们是共产党,打富济贫,开仓放粮,没有年饭米的穷人,快去药店挑粮拿铜板。”特务队员把夏贻三的钱柜抬出来,一堆堆的铜元、铜钱倒在街上。群众又惊又喜,象潮水一样涌向药店,有的挑粮,有的拿布,有的抬钱。许多贫苦农民手里端着布匹、铜元,拼命地高喊:“打倒土豪劣绅!”

  第二天清早,张书田率赤卫队和特务队到麻知府,在自己家里开仓放粮。他安排地下党员去动员穷苦农民来家作客,人们听说张书田回来了,来看望的人挤满了屋子。张书田说:“谁家饿死了人,谁家带着儿女逃荒去了,谁家交不起租子被关进牢房,我都一清二楚。你们为什么穷,是因为土豪劣绅压在头上。”接着他讲了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他说:“我是共产党,革命先从自家起,只开别人的粮仓,不开自己的粮仓,土豪劣绅不服,贫苦农民认为不公。粮食是你们种出来的,你们无年饭米,我家有存粮,若不开仓,我心中不安!”张书田为了解除农民的顾虑,把父母妻子锁在一间空屋内,安排赤卫队和特务队把家中的粮食搬出来分送给农民。农民赞扬张书田真正是以天下为公。

  二月八日,张书田、江竹青又率领暴动队三百余人,携带十多支短枪,到何家店、明家冲去开大地主明句读、明乐秀的粮仓。明句读、明乐秀都是张书田的远房亲戚。明乐秀用武力抗拒开仓,咒骂共产党是土匪,攻击暴动农民是强盗。张书田见他如此反动,极为气愤,叫共产党员熊怀成把明乐秀抓了起来。明乐秀一见是张书田就卖起兄长资格,大骂:“原来是你把我抓来的啊,你六亲不认,还有什么民主!”张书田大喝一声说。“是我派人抓你的,因为我要保护群众的利益,才不认你这个六亲。”就在此刻,张书田的妹夫明乐道带着十几人来保明乐秀。张书田说:“他是革命的敌人,这样的人不能保,应立即枪毙!”枪毙明乐秀后,过去受明家压迫的农民都称赞张书田大义灭亲。

  从二月六日至二月九日,暴动队先后到邓家湾、谈家湾、汪洋店、陈门房等地开仓济贫,镇压土豪劣绅。将地主的粮食、银元,布匹,衣物全部没收,分给了广大的贫苦农民。

  暴动局面打开后,区委按计划进一步发动群众,废除旧的统治机构,建立(黄)陂孝(感)北农民政府和驶孝北汪洋店农民协会,张书田任陂孝北县委书记。各村在党的领导下建立了赤卫队、少先队、童子团,分化、瓦解了反动的红学,黄学组织,打击了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汪洋店、麻知府到何家店一带,呈现出一派热气腾腾的革命景象。

  农民斗争烈火越烧越旺,敌人又是害怕,又是仇恨。二月十七日,大地主陈楚卿、何斌如、颜子述又恢复反动的红学、黄学组织,带领数千名受蒙蔽的会众,兵分五路进攻麻知府。陂孝北县委和汪洋店区委迅速组织特务队、赤卫队和农民群众四百余人,在辜家湾一带阻击敌人。因寡不敌众,特务队、赤卫队被围,在突破敌人包围后,张书田、江竹青立即组织队伍往老虎寨方向撤退,隐入群山密林之中。不久,江竹青率特务队转移到河口四姑墩一带活动。三月二十九日,陂孝北县委在冷家湾祠堂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整编赤卫队,建立游击武装,由张书田任大队长,会议正在进行时,罗山县颜子述、颜银伍的民团包围了冷家湾祠堂。张书田率赤卫队英勇抗击,指导员熊怀成不幸在作战中牺牲。这次战斗后,赤卫队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处于十分困难、危险的境地。为了保存和积蓄革命力量,更好地坚持斗争,张书田率赤卫队毅然离开麻知府,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经河南罗山南部宣化店、光山南部大竹园到柴山堡根据地。他按照鄂东特委的指示,在宣化店,卡房、天台山、四姑墩一带打游击,与吴光浩领导的三十一师时集时散,既宣传发动群众,开展新区的工作,又筹粮筹款,支持老区的斗争。

  这时,国民党反动派对鄂豫边区再次发动反革命“会剿”。为粉碎敌人的“会剿”,张书田按照鄂东北特委的指示,率赤卫队由天台山进入河口地区活动,袭扰和牵制敌军。六月九日,张书田率赤卫队到达河口金家墩,由于叛徒告密,夜晚被河口国民党军队和当地反动红学会包围。战斗打响后,赤卫队伤亡惨重,党支部书记张兴训不幸牺牲,全队只剩下十余人奋力抵抗。在战斗最危急时刻,张书田负伤,但他仍然冒着枪林弹雨,率战士突围到金家冲。敌人紧追不放,先后又有儿名战士牺牲。张书田退入一口干塘中,以枸杞树作掩蔽体,坚持与敌战斗。拂晓,敌人向干塘移动,张书田从枸杞树下跃起,疾声大喊:“怕死的给老子让路,不怕死的挡着!”他连射数枪,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包围圈。不幸在突围中再次负伤,被敌抓获。

  六月十日,张书田和另外三个战士被敌人五花大绑捆着押送到河口。国民党胁迫农民数百人参加在河滩招开的审讯大会。敌团长从捆在树上的四人中找出张书田,便令解去绳子,假惺惺地说:“张大队长,受委屈了。你是很有学问的人,前途远大,若是声明不干共产党,我保有你好处,否则,我就不讲情面了!”他令刽子手拿笔墨来,要张书田写自首书。张书田怒目看着前方,昂然走到审讯台的桌子前,抓住团长送来的毛笔,奋笔疾书:“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会!”“我信仰共产主义,誓死不投降!”“中国共产党万岁!”他写一张往台下丢一张,使国民党士兵大为惊异,台下农民无不钦佩。敌团长还装模作样地说;“张先生,生死在今天,自首,我重用你。若是执迷不悟,只有死路一条!”张书田直视团长,刚毅地说:“为共产主义献身,那是我最大的光荣,要我投降,那是你们这些走狗的痴心妄想!”敌团长气急败坏,凶相毕露地大声问道:“你到底自首不自首,不自首我就要开枪了!”张书田神态自若,视死如归,大声朗诵:“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敌团长被弄得狼狈不堪,忙令刽子手把张书田带走。年仅三十岁的共产党员张书田同志,就这样同他的战友一起被敌人杀害了。

  张书田牺牲的消息传到汪洋店地区后,这里的农民、工人、商人、学生无不悲愤,一个张书田倒下了,千万个革命者站了起来。在土地革命时期,汪洋店地区的许多青壮年都参加了红军,赤卫军,其中牺牲的有五百余人,仅麻知府就有两百余人。张书田和他的战友们用鲜血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历史上写下了鲜红的一页!

  来源:《湖北英烈传(第一集)》

Copyright @2014-2021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