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回忆我的父亲李书城

2017/09/26

李声英

  我是李书城的四女儿李声英。父亲1965年因患胃癌去世,虽然他老人家李书城(1882—1965)离开我们已经很多年了,我自己也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但是父亲那浓重的潜江乡音还时时在我耳边回荡,他走路时挺直腰板的形象也还在我眼前栩栩如生。他老人家去世时我已48岁,但是真正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还不到十年。在我自小的心灵里,父亲南来北往地奔波劳碌,很少在家。原来我很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不太顾家,长大以后我才从长辈们的言谈和阅读书籍中知道,父亲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为民族解放、为国家富强而干大事的人。
  我的父亲李书城,1882年6月24日出生于潜江袁桥村,家境贫寒,他经常帮着家里干农活。他自小跟随爷爷李金山读私塾,16岁中秀才,17岁入武昌经心书院读书,由于成绩优秀,20岁时经湖广总督张之洞选送到日本弘文书院留学。在日本期间,父亲经兴中会会员刘成禺等人介绍,在东京竹枝园与孙中山先生会面,亲耳聆听孙先生反清救国的主张。父亲回到学校后,曾向同学兼好友黄兴宣传孙中山的思想,并和鄂籍同学组织反清救国的“湖北学生界社”,还创办了进步刊物《湖北学生界》。1903年夏天,父亲回国参加兴中会在武昌的革命活动,他们向青年学子灌输革命思想,动员具有革命思想的知识分子加入新军,希望以武装斗争来推翻清政府。经过这段时间的革命活动,父亲已不被当时的政府所容,遂于翌年偕其弟、14岁的李汉俊再次东渡日本,他以假名进入振武学校学习陆军,后升入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其弟李汉俊在日本学习期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后来回国后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
  1905年夏初,父亲与黄兴等人为孙中山到日本组织革命团体预为筹划,7月,孙先生到达日本。父亲出席了中国同盟会的筹备会,成为同盟会的发起人之一。8月,同盟会正式成立,父亲秘密参加了同盟会。
  1908年,父亲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受革命党人的邀请,到广西桂林筹备广西陆军干部学堂,并任学堂监督(学堂总办是蔡锷)。不久,父亲又兼任广西陆军小学堂的监督,培养了大批的反清军事人员,学生中的李宗仁、黄绍竑、叶琪、李品仙后来都是北伐将领。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父亲于11月2日抵达武昌,随即由黄兴提议出任湖北革命军战时总司令部参谋长。在设于汉阳的总司令部,父亲协助黄兴制定作战计划,迎战清军。虽汉口、汉阳相继陷落,但湖北军民与清军激战20多天,为其他十多个省市发动起义、宣布独立赢得了时间,从而为最终推翻清朝政府、建立民国作出了贡献。
  我们全家原来都在北京居住,后来父亲到武汉工作,全家就搬迁到武汉了。在北京时,正值我北京师大附小毕业,学校又保送我到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上学,因为学业我没有随父亲到武汉,独自留在北京上中学。谁知父女这一别就是数年。随后我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北京燕京大学,当时又与父亲联系不上,无钱交学费,只能投考学费较低的北京师范大学。
  记得我初中毕业的时候,父亲曾因事回到北京家里住了些时候,父亲看到我盖的棉被比较单薄,就把他带来的比较厚些的棉被给我盖上,我当时真的很感动,这就是父爱的表现吧!记得还有一次,父亲身边一时没有零钱还向我借了三块钱。过了几天他又把钱还给我了。这虽然是件小事,却表现了父亲言传身教,教育我们子女要有诚信情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政务院周恩来总理任命父亲为新中国第一届农业部长。我父亲当部长时,国家配给他的小汽车只用于公事,从不许家属乘坐。他总是教育我们“不能有优越感,不能搞特殊”,这一点更显示了父亲人格的伟大。他作为一个无党派人士,参与国家大事,始终与共产党风雨同舟。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体谅国家的困难,不要特殊供应,坚持和群众一样以瓜菜度日,他曾风趣地对家人说:“不吃肉,多吃素,人能活到九十九。”
  父亲是全国人大代表,他亦常来汉参加人代会。每次他来到武汉住在璇宫饭店里,总是把我们召集在一起见见面、谈谈话。父亲曾告诫我们说:“你们自己家里有什么困难,要自己设法解决,不要向国家伸手。”1963年,我的异母妹妹小文从北京地质学院毕业,他没有将她留在北京,而是鼓励她响应国家号召,到边疆去、到农村去,最后妹妹去了广西工作。
  父亲82岁时患胃病,住在北京医院外科病房。他在逝世前的三个月,还拖着病体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听周总理作国际国内形势报告,回家后就将总理报告的精神向家人传达。当时越南正在打仗,战火已烧到我国1948年在武汉拍的全家福的广西边境,父亲特地写信告诉远方的女儿,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怕打仗,不要怕美国的侵略,要在广西安心工作,锻炼自己,做一个合格的革命接班人。他还告诉妹妹说,尽管他体力虚弱,但精神尚不衰颓,有信心完全恢复!1965年8月26日,病魔终于夺去了父亲的生命。临终前,他对身边的子女们说:“我一生清贫,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财产。只有几句遗言,希望你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为人民多作贡献。要培养和教育好下一代。”父亲从不以自己的权势去谋求什么,也不伸手要国家给予补助。父亲晚年患了绝症,但他还是很乐观,每天早晨6点起床,到户外做操、打太极拳,饭后就坐在书房看报,看大小参考,天天如此,孜孜不倦。1965年8月26日,父亲逝世,享年83岁。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清廉的一生、不平凡的一生!
  (此篇为李书城曾外孙陈龙整理,胡香生先生协助组稿,转自《湖北文史》总第九十一辑)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