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入驻南京“总统府”的回忆

2017/11/21

张永春口述 金沪蓉记录整理

我家是一个革命大家庭

  我于1923年2月28日出生在山东省昌潍地区安丘县韩吉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我家是一个大家庭,我们这一辈,共有7个男孩、5个女孩,后来全部参加了革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革命家庭。
  我的哥哥张永杰,最早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3月加入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第7支队2大队,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春,受党组织派遣,他改名张俊千,打入山东省第八督察区保安司令部保安第10团做秘密统战工作。在五叔张竹坡(共产党员,时任10团政训处主任)的掩护下,宣传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先后发展共产党员40余名,并建立了党支部。1941年春,他的身份暴露,被迫离开10团。1943年后,他任鲁中三地委安丘县城工委书记时,代表八路军与10团团长韩寿臣谈判,促使10团起义。随后10团被八路军山东军区编为独立第4旅,他任旅政治部副主任。日本投降后,他调任鲁中三区第二联络处主任,兼中共淮安县委国工部部长。1948年调济南市委联络部任组织科长,继又调徐州市委任组织部组织科长。1949年4月,他随军南下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
  我有一个妹妹,在抗日战争时期搞地下斗争时,被日本鬼子抓住。日本鬼子和汉奸用铁丝把她的乳房穿起来拉着游街,可她坚贞不屈,始终不投降,最后被活埋牺牲。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找到了她的遗骨,并埋葬在安丘县烈士陵园。

我16岁就参加革命

  1939年,我16岁,便开始参与地下革命工作。
  当时,昌潍地区是日本鬼子占领区。在我哥哥的带领下,我们家成了抗日斗争的秘密联络点。当时环境很艰苦,我就帮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抗日工作。比如,经常挎着一个小篮子,装上几棵青菜或几张煎饼,怀揣一颗手榴弹,冒着生命危险到各个联络点送情报;如果有同志到我家来开会,由我到庄外接送他们;他们开会的时候,我就抱着小侄儿在外面给他们放哨,一有动静,立即通知他们转移。
  1942年,我19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日本鬼子和汉奸发现我们家是一个抗日联络点,就来抄家查封。由于我哥哥参加革命早,有经验,他非常机灵地逃了出来,日本鬼子和汉奸到处通缉他,并悬赏要他的人头。据《安丘县志》记载,1943年秋,日寇对我们家那一带进行了疯狂的大扫荡,在整个昌潍地区到处张贴布告,对我哥哥以及我们全家进行通缉,凡告发者有重赏,凡割其一只耳朵赏10万大洋,告发其子女者也有重赏。
  由于我们家暴露了,为了安全起全,党组织把我们全家转移到了解放区。
  解放战争时期,我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鲁中南纵队,这是一支老八路部队。1948年9月16日,我军发起济南战役,由吴化文率领的国民党整编第96军及整编155旅、161旅和独立旅宣布起义。10月29日,解放军总部发布命令,将吴化文的部队与我们鲁中南纵队合编为人民解放军第35军及步兵103师、104师和105师,任命吴化文为军长,杨友柏、赵广兴、何志斌分任师长。合编中,吴化文部队从3个师缩编为3个团,35军的每个师中,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占两个团,而吴化文的部队只有一个团。因此,合编后的35军共有2.2万人,而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就占了近1.5万人。
  部队合编以后,上级调我到35军后勤部工作。

上级命令我们准备解放南京

  大概在1949年3月初,我们在山东省沂南地区接到了准备渡江解放南京的命令。我所在的部队很快就赶到江苏北边的一个地方,一切工作都围绕着攻打南京作准备。
  我们刚到苏北时,听说美国要帮蒋介石打我们,我军就计划等部队集结完毕后再攻打南京。为此, 我们在长江北岸住了一个多月,一边进行水上训练,一边等待上级下达攻打南京的命令。
  要想攻打南京必须要先渡江,而我们部队的人大都是北方人,没见过这么宽的江,也不会游泳,更不会划船,因此不敢下水,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学习。
  我们从老乡家中借来船只甚至大木盆,一部分人在江上练习划船,一部分人在鱼塘里、稻田里练习划水。除此之外,还要练习如果落水了怎么自救,怎么拉绳子努力上船或者上岸,万一船被打翻了如何从船下逃生……
  训练的时候天气十分寒冷,许多人的手都磨破了,鲜血直流;有不少人脱了衣服跳进水里,浑身直打哆嗦;也有不少女同志不顾生理的特殊期,和男同志一样积极地参加水上训练。很快我们就不再怕水了,“旱鸭子”不但学会了游泳,而且还能稳坐在船上放枪打敌人。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