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怀念我的父亲滕功成

2017/11/28

滕茂维

  我的父亲滕功成,是一位早期的共产党人。
  1919年“五四”运动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响起了振聋发聩的改革声音,有志之士纷纷面向世界,寻求救国之道,其中的一条道路就是“留法勤工俭学”。到了1920年“勤工俭学”运动达到高潮,许多青年从各地云集北京,然后转辗到上海雇船赴法国,滕功成也在其中。刚从天津北洋军阀的监狱里释放出来的周恩来也由北京法华教育会介绍来沪候船赴法。那时船票很难买到,从九月下旬等起,等待了四十余天。在此期间,我父亲和周恩来两人相识遂成莫逆之交。周恩来成了伟人,而英年早逝的父亲一直淹没无闻。直到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编纂大型丛书《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并组织《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专题展览时,才让世人知道滕功成这个名字。父亲为了祖国的自由和昌盛,为了实现人类的伟大理想,默默地奉献,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父亲滕功成,字立元,湖北汉阳侏儒山人,1901年出生,兄妹七人中父亲是最小的。我大伯父滕功叙(1888—1938)早年在北京陆军部任职,因为祖母早年寡居,家境贫寒,父亲和他的四位兄长先后都到北平(北京)依靠大哥读书。正值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在新文化运动和民主爱国运动的推动下,国内风气大开,世界革命的形势汹涌澎湃。劳工神圣,知识分子和劳工结合,以及工读互助团、工学会等实践工学结合团体的兴起,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民族解放的新的希望。许多优秀的青年纷纷走上“工读”道路。我父亲这年19岁,正值中学毕业,毅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决心依靠自己的劳动去欧洲先进的国家学习知识寻求真理,参加了勤工俭学的考试,并且很快被录取。
  这期间欧战已经停止,越洋船票和法国物价飞涨,根据当时法国的现状,所须费用不菲。按当时领导这一运动的机构——法华教育会的规定,赴法学费最低需准备三千法朗,事先汇寄法国作生活预备金,当时的中国银元一元折换法朗七个,加上船票120元(银币)和服装费,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大哥实属无能为力,无奈之下,滕功成只好求助自己的岳父。
  母亲肖修芹比父亲小两岁,为了资助未婚夫求学,一反当时当地早婚的习俗,再度推迟婚期,并且将早已准备的嫁奁首饰变卖,得银元三百元,资助父亲实现赴法求学的鸿鹄之志。
  1920年11月7日,父亲和周恩来、郭隆真同乘博尔多斯号邮轮赴法国。12月13日抵达马赛,当日即转车奔赴巴黎。
  父亲先在蒙达尼学校专门补习法文,由于英语根基好,所以学法文进步很快,不久就正式进入机械专业学校求学。在安排学习的同时,进入巴黎十五区电话厂做工,真正实现了勤工俭学的愿望。
  听母亲说,这时期他和周恩来、郭隆真、赵世炎过从甚密,他们常常在星期天休息时一同郊游,一同进餐,曾经家里还存有一张和周恩来同舟泛湖游览的留影,只可惜后来被日本人烧掉了。有一次,母亲偶然在一张旧报纸上发现了那张照片,她惊喜地把报纸拿给我看,那船只有半截,船上只有周恩来一个人。母亲说:还有半截肯定被人剪掉了。父亲对她说:有一次参加舞会,周恩来还送给他一条很漂亮的蓝色花纹的领带,可惜在他离开法国时,领带不见了。
  父亲还常对母亲谈论他们理想中的中国,他说:将来的中国一定要推翻专制,成为一个民主的中国,实现劳工神圣、男女平等、婚姻自由。讲周恩来的恋爱故事。他的这些理念对母亲的影响很大。
  父亲待人亲切,热情正直,他随时虚心向工人们学习技艺和语言,很快就能上车床进行实际操作,所以一些工人和中国学生、华工都喜欢他,不久即担任电话厂勤工俭学分会的负责人。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法国士兵纷纷退役,法国政府以缩小军备为由,令各工厂安插退役军人,于是外国工人渐为各厂辞退;加上战时法国损失惨重,工厂倒闭,金融停滞,各工厂人浮于事,工人失业日众。中国勤工俭学学生和其他华工渐渐陷入困境,学生失业后想再就业,受到法国工厂业主的排斥,必须自给维持学业,但大多数学生均非出自富裕之家,饥寒交困,十分凄凉。当时中国正处于北洋政府统治之下,其他省地方政府对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尚有不同程度的接济,而湖北军阀当局却迟迟未予解决。1921年2月,旅法勤工俭学59人联名投书天津《益世报》,将湖北省籍学生的血泪经历公布于世,呼吁社会以救鄂籍学生燃眉之急,父亲也是这次运动的组织者之一,他奔走呼号不遗余力。
  到了这年的五月,北洋政府和法国政府秘密勾结,由中国向法国借贷五亿法朗巨款,中国政府承诺以全国印花税、验契税和滇渝铁路建筑权等作贷款抵押。这种丧权辱国的秘密大借贷的真相被新闻界揭露后,立即在旅法华工和中国留法学生中激起了极大的愤慨,他们奔走相告,举行了各种大小不同的抗议集会,发出了各种质问。这时,周恩来等人在巴黎召开紧急会议,共22个团体代表集会,紧急动议、协商、筹建成立“旅法团体联合会”。周恩来、尹宽等以《少年》杂志社,许德珩等以“北大同学会”,我父亲以巴黎十五区电话厂勤工俭学分会的代表,参加这次联合会的筹建和随之进行的联合抗议行动,发表宣言、起草告国人书,将此消息和抗议行动的宗旨通报各国华人社团和中国的驻外使节,号召国内外华人一致行动,反对“中法秘密大借款”。7月30日、8月13日在巴黎召开的两次“拒欧洲大陆,更加激起了国人的爱欧洲大陆,更加激起了国人的爱国热情。就在这个热血沸腾的时刻,北洋政府停止对留法学生的经济补助,使大批的勤工俭学学生生活愈益陷入窘境。随后,法国政府为了外交上的私利,表示愿意给予留法勤工俭学学生适当的生活补助,但全体留法同学一致奋起,宁死不吃“嗟来之食”,拒绝法政府的救济。最后,丧权辱国的大借款阴谋终于在国内外同胞一致奋起揭露反对下彻底失败。
  1922年,当时北洋政府的驻法公使陈箓在离沪赴法上任时,曾扬言“勤工俭学为一种造党作用”。这就引起了同学们对他的疑虑。陈赴法后,不但不肯为留法学生生活出路筹一解决办法,反而听任法国当局强行遣送一百零四人回国,事后又不向法政府抗议。作为公使的陈箓蓄意破坏勤工俭学的目的,更加明显。终于在3月22日晚,发生了李合林“以手枪要击陈箓于途误中其同伴张裕”的事件,李合林被法政府逮捕入狱。父亲亲自参加捐款慰问和营救活动。父亲对母亲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特别兴奋,他对母亲说: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中国人有思想,有勇气,中国人非常爱国。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