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回忆恽代英老师

2018/02/01

柳野青

  一九一九年春,我考上了武昌中华大学中学部第九班。当时有个朋友给我介绍说,恽代英是中学部主任,才从大学部毕业,很年轻,做事认真。那时候中国是在民主革命时代,人们趋向进步。但是当时中小学教师多数是老夫子,一听说青年英俊的人当教师,就感到高兴。我第一次见到恽代英老师时,他是穿的制服,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还像个学生,这和那些穿长袍短套的老先生们完全不同,使人有新鲜活泼之感。
  做事认真。恽代英老师,最讲认真。那时候学校录取新生全凭考试,不及格的不取。我同族共有四人报考,有两人未录取,他们是族间大绅士的子弟。那位大绅士和中华大学校长关系很好,便找校长向代英老师说情,据说三番五次都被他拒绝了。他坚持量材录取的原则,连校长也无可奈何。他这种不顾权势,不讲面情,刚毅坚强的性格,得到多数学生的信仰和爱戴,开创了这个学校的新风气。
  和学生在一起。代英老师虽然严肃不苟,但和学生合得来,没有架子。他生活俭朴,常穿那一套旧制服。办公室很狭小,他和另一位教员住在一起。下课之后,经常有同学到他办公桌前,不管谁去,他都先站起来,然后再坐下和你谈话,使你毫无拘束之感,不像见一般老师那样威严可畏。他讲话常带笑容,有时大笑,使你感觉愉快,像兄弟一般,很乐意接近他。所以有不少的同学到他那里去,甚至没有问题谈,也愿意到他房里玩玩。我常去他那里,从书架上翻阅他在校刊上写的关于人生观一类的文章,这给我很大启示,在课余时间去作些哲学思考。
  代英老师很关心学生思想教育。他劝我们写日记,检查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日记送给他看,他有时在上面作批语,提出他的意见。他常用这个方法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了解学生情况,密切联系学生。他兼我那一班的班主任,批阅日记是他做班主任的工作方法之一。他当班主任留给我的印象是:严而不畏,不像一般班主任那样处处管束学生。因此同学们都愿意跟他谈问题,敢于说出自己的意见。那个时候的学校是讲师严道尊的,代英老师却以平等态度对待学生,走的是群众路线,因而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新型的师生关系。
  反对当洋奴。代英老师把转变学生思想作为他教育工作的重点。他教第九班的英文。英文课似乎天天有一小时。每星期一的一课他不是教英文,而是讲的政治。我记得有一次,他在讲堂上向全班同学望了一望,便讲他的某些观点,讲时事,讲政治,讲做人的意义。在前面我说过,代英老师在大学时写有关于人生观一类的论文,所以在进行思想教育时,这是重点。并不考问你英文学得怎样,而是用Why(为什么)或How(怎样)向你提出为什么要学英文课。针对当时很多人学好英文为的是去当洋行的买办、发财的思想,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崇拜洋人呢?读书不要做官发财。外国人在欺负我们,学英文是要学外国的长处来救国。他讲时很激动,很愤慨,大骂当洋奴的人。他讲这些道理,讲得滔滔不绝,发人深思。读书不是为做官发财,这是对当时腐朽没落思想的一击,因而能在我们青年的心目中浮泛出一种新的波澜。新思想、新教育在这个旧制的中学萌芽了,但是他在进行英文教学时,仍然是认真负责,要你学好。
  反对北洋军阀。当时军阀割据,国几不国。代英老师有时结合教学,大骂军阀混战,祸国殃民。他教育同学要爱国家,为人民,以天下兴亡为己任。要立志改造社会,改造国家。要注意时事,关心国家大事。他重视课外学习,教学生看小说,看《新青年》等杂志。记得鲁迅的《狂人日记》刊出后,他像狂欢似的高兴,大加赞赏,口里也喊着“救救孩子!”。那是他在走廊上和几个同学聊天谈起的,那种出自内心的真挚感情是最能激发人的。在他的指导下,八班、九班的同学有部分人参加了课外读书会,如“互助社”便是其中之一。这种学习小组,是自由组合的,“童子六七人”,到会时各抒所见,谈国事,批军阀,有时互相争论,生动活泼。这是代英同志对学生的一种教育方法,不是死读书,而是启发学生结合社会问题去自由思考,自觉地去反对黑暗社会,自己摸索应该怎样去努力为社会服务。
  批判孔子。在当时的半封建社会,对孔子不是一分为二,而是当作偶像盲目地崇拜。但是,我们在校刊上看了代英老师写的批判孔子某些论点的文章,大家便都热烈地议论开了。记得一篇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篇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文章,对孔子重男轻女和轻视劳动人民的思想进行了辨析。于是,那些盲目崇拜偶像的守旧思想开始在青年学生的头脑里有所动摇。思想上的斗争虽只是一个小战役,但为以后的新文化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起了开拓的作用。
  参加“五四”运动。“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反帝反封建的一次伟大的群众运动。在北京学生反对卖国贼签订巴黎和约的通电发表后,全国学生响应,武汉也沸腾起来。湖北省学生联合会迅即成立,领导武汉三镇学生的罢课示威运动。中华大学学生会的领导林育南烈士是这次运动的核心人物,他是在代英老师的指导下进行活动的。他们在汉口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恽代英老师带头参加,并在大会上向广大群众发表讲话,他讲得气势磅礴,感情奔放,极富于鼓动性,有说服力,极大地推动了群众的爱国热潮。林育南烈士经常和代英老师商量,组织指导运动。育南烈士是奋不顾身地日夜奔走不停,在校外进行联络,在校内主持开会。他是恽代英老师的一个有力助手,像代英老师一样,目光锐利,情绪高昂,在军阀压迫之下,善于分析情况,解决同学之中的不同意见,不断地鼓舞同学的爱国热情,冲破了校内外一切反动势力的阻挠,使运动坚持下去。以学生为先锋,“六·三”以后,工商各界人民也都奋起救国,罢工、罢市,反对卖国,反对日本侵略,给国内外反动势力以严重的打击。中国人民从此一天一天地觉醒起来了。
  [摘自《湖北文史资料》第一辑(1980年)]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