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追记我的外公钟秀山烈士

2018/07/31

罗双娥(口述)  黄小遐  谢文先(整理)

  我的外公钟秀山烈士是武汉市新洲区张店镇人。这里原属黄冈,地处丘陵,是大别山南接平原湖区的交通要道。小时候妈妈和叔外公经常向我讲述外公当年的故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后来我还听地方政府工作人员讲,1979年,时任国家领导人的李先念同志来新洲视察农业生产,还曾向新洲当时的县委负责人询问外公有没有后人,并叹惜地说道,这人对革命是有功的!可惜当时仓促之中,当地政府没有了解到外公还有我妈妈钟银伢这个女儿。
  翻开《新洲县志》,上面记载:“钟秀山,新四军联络员.1907年出生.1943年牺牲于新洲”。前不久,在新洲区政协文史工作者的协助下,我查阅了新洲民政局保存的有关我外公的档案材料,其事迹栏中简要记述:钟秀山烈士于1928年参加革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者,在新洲张店以开饭馆和布行作掩护,并利用国民党任命的地方保长身份,从事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工作,完成上级下达的后勤供应任务,曾在日寇占领新洲期间,多次掩护我革命领导同志脱危。1943年,日寇为了切断我军后方支援,在当地修建公路,钟秀山组织其他地方保长一起联合向日伪抗议,被人告密而被捕。敌人用尽酷刑,但他坚贞不屈。1943年6月21日,敌人将他的头颅劈成两半,壮烈牺牲。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40年代那个腥风血雨的年代。当时,新洲沦陷,日寇盘踞在新洲县城,周边是我新四军的游击活动区,还有以抗日为名的国民党杂牌队伍。我外公当时的公开身份是生意人,根据中共地下党的要求,接受国民党的任命,担任了地方保长,以此为掩护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1943年,正是抗日战争的艰难时刻,李先念、张体学领导的新四军队伍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外公的主要工作是利用公开的“保长”身份,搜集日伪活动情报,向新四军传递,还为过往的新四军领导提供掩护。当时的张店镇,正是我涨渡湖根据地与红安大别山游击区联系的重要交通线。那时候,新四军的干部从涨渡湖根据地出来活动就住在我外公家,李先念就曾几次住过,我多次听妈妈讲她当年为李先念送水喝、点水烟的事情。在那个复杂的环境里,这地方经常是上午“皇协军”来活动,下午国民党地方武装来“游击”,晚上新四军路过,甚至有时候,三方的人员都来找他这个保长,碰到一起都在外公家吃饭。“皇协军”虽心有狐疑,由于势力相当,都不说破,这时候就靠他机智灵敏、三面玲珑打圆乎来化险为夷。这是经常的事情。最惊险的一次是李先念从红安到涨渡湖根据地路过这里,护送人员就安排在外公家住,不料此事被“皇协军”侦知,关键时刻外公机灵地将李先念藏在一个草垛中。“皇协军”到外公家到处搜查,甚至往草垛里捅刺刀,也没有搜查到,李先念他老人家躲过一劫。
  后来,外公被人告密而被捕。听我叔外公讲,外公被捕的时候正是大热天,他被“皇协军”带到张店的碉楼里去烤问,受尽酷刑。我叔外公去探望的时候,只见大热天,外公被捆在碉堡院中空地上,放在烈日下暴晒,已是奄奄一息。他对我叔外公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快去请保人,我没有承认任何事”的话就昏过去了!我叔外公回来后,晚上在西门岗的酒楼里请了两桌客,把当地几位有名的绅士和与日伪“皇协军”有点“交情”的人请来托他们去作保,并策划第二天的营救办法。其实,由于我外公身份已暴露,就是拒不认“罪”,也是难逃一死的。
  新四军得知我外公被捕一事后,也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抢也要将他抢出来。1943年6月20日晚上,新四军集中武装营救队伍数百人,一支从涨渡湖、一支从红安共同向张店进发。当时日本人在张店修的碉堡非常坚固,周围除了一道土城、一道水城外,还有一道铁丝网,新四军强攻了大半夜,碉堡的顶也全被揭开,还打死很多“皇协军”,包括伪军队长的连襟也在这场混战中被击毙。新四军也有一位战士牺牲,就是没有攻进去。第二天,恼羞成怒的日军残暴地将我外公的脑袋劈成两半,挂在大路口示众,其状惨不忍睹。
  那血雨腥风的往事已经过去六七十年了,我妈妈在世时经常教导我,要记住外公以及像外公一样为革命牺牲的人,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也要把外公的故事代代相传,让千千万万烈士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摘自《武汉文史资料》2012年第5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