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我的誓言,都能做到”——追访中央纪委原常委帅孟奇的故事

2019/12/04

王诗雨 黄 武

  四十一年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恢复重建,在当时的常委中,有一位巾帼女杰帅孟奇。她,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我党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她,很早失去亲生女儿,却收养和照顾了许多烈士子女,被许多人亲切地称呼为“帅妈妈”。
  本期初心故事,记者参观了位于湖南省汉寿县的帅孟奇纪念馆,走访了帅孟奇养女、沈绍藩烈士遗孤舒炜,为您讲述这位革命老人的传奇人生——

  “一度梅花一度春,傲霜战雪迎春来。漫山萌芽向阳发,粗干老梅绿叶生。”采访伊始,年近九旬的舒炜老人拿出一纸帅孟奇手写诗的原稿,珍而重之地递给了记者。
  1976年元旦,帅孟奇写下这首《新年咏梅》用以勉励舒炜和帅承戡(帅孟奇之侄)夫妇,而这首诗,亦是她的自勉之作。
  腊梅花开之时,恰逢帅妈妈的生日。她的一生,正如这遒劲的腊梅,高洁正直又馨香宜人,始终昂然挺立,绽放着耀人光彩。

没有孩子却儿孙满堂
——慈母柔肠、大爱无疆的帅妈妈

  “没有孩子却儿孙满堂,没有视力却有敏锐目光,没有权力却最受崇敬,没有享受却活得最长。”这首题词,出自陈赓将军之子陈知非、陈知建为祝贺帅妈妈寿辰而合力完成的书画作品,短短四句,道出了无数认识帅孟奇之人的共同心声。
  画上,满头银发、拄着拐杖的帅孟奇与盛放的“粗干老梅”并立着,身姿是那样挺拔、笑容是那么温暖,透过画面,我们仿佛能闻到“老梅”那凌寒怒放的沁人清香,感受到老人那“傲霜战雪”的革命情操……
  回看帅孟奇的一生,她收养和照顾了许多烈士子女,除舒炜以外,彭湃的儿子彭士禄,郭亮的儿子郭志成,黄公略的女儿黄岁新,罗亦农的儿子罗西北,李硕勋的儿子李鹏,任作民的儿子任湘、任楚,陆更夫的女儿黄曼曼等,都是她的孩子。“帅妈妈”这个温暖的称呼,寄托的是这些孩子对帅孟奇发自内心的敬爱。
  “妈妈对待我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子女一样”,说起帅妈妈的养育之恩,舒炜的语速一度放得很慢,眼眶湿润了起来,“记得小时候在延安,我染了一身可怕的疥疮,身上钻心般发痒,每天换下来的衣服被脓血粘在一起,那时没有肥皂,妈妈就采些灰灰菜在冰冷的延河水中搓洗……”
  延河水冷,冻裂了帅妈妈的双手,但一腔爱子之心,却是那么炽热。她尽管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始终扮演着“妈妈”这个伟大的角色。
  1992年,帅孟奇95岁生日那天,她的孩子们和过去一样不约而同地来向她庆贺,有的拿长寿面,有的拿自己烧的拿手菜,帅孟奇也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我虽没有亲生儿女,可我并不孤独!其实,我是孩子最多的一家,我的家里最热闹了!”
  而每当这些孩子团聚在她身边时,帅孟奇总忘不了嘱咐几句:“你们一定要继承你们父辈的革命事业,像他们那样,做一个诚实的、有益于人民的人……”这些教诲,深深地烙印在孩子们的心中。时隔大半个世纪,舒炜仍记得当初帅妈妈送她参军时写的那首小诗:“十五有志去参军,继承父志干革命。精通业务勤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这首饱含妈妈殷切期望的诗,被舒炜抄在笔记本上带在身边,给了她无比的勇气和信心。
  其实,帅孟奇的慈母之心又何止只是对那些革命后代!在纪念馆的陈列展上,有两则关于“帅孟奇奖学金”的旧报道。一则讲的是1998年帅孟奇去世后,按照她“存款捐给国家作教育经费用”的遗愿,将她遗产的一半2万元捐赠给天津大学,奖励优秀学生党员;另一则讲的是将剩下的2万元捐献给汉寿一中,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她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下一代成长的关切,世人有目共睹。
  把革命大家庭当作自己的家,把革命后代当作自己的子女,把人民当作自己的亲人,帅孟奇无怨无悔地付出了一切。这种爱,超越亲情、跨越血缘,是无疆的大爱!

把一切献给党
——信仰坚定、党性纯粹的帅妈妈

  时针拨回到风云激荡的1926年。
  在位于洞庭湖西滨的湖南汉寿县,人们常能在街头巷尾见到一位年轻短发女子的身影。锣鼓一敲,她就站到凳子上,大声动员妇女放足、剪短发,宣讲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婚姻自由等先进思想。她,就是帅孟奇。
  这一年,帅孟奇经詹乐贫(后任汉寿县委第一任书记)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宣誓后,詹乐贫告诉她:“你从今天起就是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了,希望今后努力为党做出更多的贡献!”帅孟奇坚定地答道:“我的誓言,都能做到。”
  她,确实做到了。1932年10月,正在上海领导丝厂工人罢工的帅孟奇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坐老虎凳、压粗木杠子,被绑到门板上、从鼻孔里灌入煤油水……当她被抬回来时,牢里的犯人们都惊呆了:七窍流着血水,牙齿被打掉,右腿被折断,帅孟奇浑身血肉模糊,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行刑的敌人始终不解,为什么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受尽如此严刑拷打,却不吐露一位同志的姓名、不泄露丝毫党的机密。然而,帅孟奇的同志们都知道,她在坚守自己的入党誓言,因为她是一名共产党员。
  从二十几岁的年轻小姑娘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长达七十多年的革命历程中,对党的忠诚、对国家的奉献,始终是帅孟奇融于血脉的不变本色。
  走进帅孟奇纪念馆,陈列柜里有这样两件特殊的藏品:一件是1980年3月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发给财政部的公函,上书“中央纪委常委帅孟奇同志将个人的存款两万元连同利息九百二十七元一并上交国库支援国家建设,请办理接收手续”,另一件是一张相应的红色收据。虽已泛黄褪色,字迹难以辨认,但其背后诉说的感人事迹,让人不由肃然起敬。
  那是文革结束后,组织给帅孟奇补发了工资。拿到这笔钱的帅孟奇,毫不犹豫地把钱捐给了国家。有人劝道,您身体不太好,这些钱留着晚年用吧。她却坚持表示,党和国家现在比我个人更需要钱,虽然这些钱算不得什么,但总比没有好!爱党爱国之情,溢于言表。
  帅孟奇退居二线后,每遇到亟须解决的问题,总是忧心忡忡、心急如焚,吃不好、睡不安,拄着拐杖、带着心房的震颤(帅孟奇有心脏病,容易房颤)东奔西跑。“我是个老党员,应该为党多做些工作”,面对身边人的关心和劝说,她的回答依然像年轻时候一样坚定。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