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父亲的1949年

2020/01/09

宗坚榕

  我的父亲宗亚泉1926年生于江苏省海安县,1942年参加抗日工作,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中,他全程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解放战役、解放福建的战斗等,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解放战争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战役距今都已70多年了。听父亲讲述往事,就像一幕幕画面定格在眼前。

战淮海,血洒沙场迎新年

  淮海战役于1948年11月6日打响。我父亲当时任华东野战军(以下简称“华野”)第11纵队33旅97团1营1连指导员。战役开始后,33旅从驻地宿迁出发,不分昼夜急行军,围追、阻击、拦截国民党军。父亲所在的97团在窑湾地区控制了运河40多华里,阻敌渡河西逃,参加了歼灭国民党65军的作战。
  解放军在11月11日把国民党黄伯韬兵团包围在碾庄圩地区。97团奉命转移到徐州以东地区担任阻击徐州东援之敌的任务,保障主力部队围歼黄伯韬兵团。1营1连和全团部队在黑山一带,构筑起阻击阵地。这一带都是坚石林立、寸草不长的光山秃岭,无法土工作业,只能依据自然地形,用一些石头简易地修筑防御工事。徐州东援之敌是蒋介石的主力,他们在飞机大炮支援下,一次又一次向解放军阵地发动猛攻,但都被击退,无法前进。蒋军的炮弹、炸弹爆炸时的弹片和碎石对解放军造成很大杀伤,97团伤亡不小。
  11月20日,被围困的黄伯韬兵团即将覆没,援敌发动了更加凶猛的攻势,争夺阵地的战斗异常激烈。97团指战员誓与阵地共存亡,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敌人冲上来,就用石头砸过去,在阵地上展开肉搏战,一次次将敌军逐出阵地。所有参加打援的三个纵队指战员,在徐东地区陇海铁路南北两侧广大地域内,顽强阻击敌军,保证了主力部队于22日全歼黄伯韬兵团,敌司令黄伯韬被击毙,我军取得了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大胜利。
  在华东野战军围歼黄伯韬兵团之际,蒋介石又命令黄维兵团、李延年兵团和刘汝明兵团驰援徐州。11月18日,黄维兵团抵达蒙城地区向宿县挺进,解放军中原野战军(以下简称“中野”)对其强力阻击,于25日把黄维兵团包围在了双堆集地区。为解黄维兵团之围,蒋介石又令徐州三个兵团南下和蚌埠两个兵团北上,南北对进,夹击“中野”。解放军“华野”为了保障“中野”围歼黄维兵团的成功,决定以八个纵队阻击南下之敌,以五个纵队阻击北上之敌。
  父亲所在的97团于23日挥师西进,日夜兼程,在26日到达指定地点,构筑工事,阻击北进之敌。正当我军围奸黄维兵团之际,12月1日国民党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率三个兵团及机关人员共30万人放弃徐州,沿徐永公路西逃。“华野”命令北线部队跟踪追击,同时下令南线部队对徐州逃敌展开平行追击堵截。97团是南线纵队的开路先锋,勇往直前快速北上,12月3日到达了永城以南地区,协同其他部队,截断西逃敌军的退路,将杜聿明集团围困在了永城东北以陈官庄为中心、约5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
  12月3日,“中野”对黄维兵团发起了总攻。5日,97团随全旅转移到永城以东二十里铺,用5昼夜时间,突击构筑有纵深配置的防御阵地,防止敌军突围逃窜,形成了坚固的包围圈。10日,97团奉命从阵地出发,南下参加围歼黄维兵团的作战,到达豫皖交界的铁佛寺待命。“中野”的攻击进展顺利,97团重新北上,12月13日夜晚接替兄弟部队防务,增修工事。15日黄维兵团被歼灭,司令黄维、副司令吴绍周被生俘。
  在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中,父亲随大部队西进、北上、南下、再北进,每天在广阔的淮海大地上冒着寒风,日夜兼程,有时日行军120华里以上,部队到了驻地还要构筑工事,担任警戒,很少休息。白天行军常遭敌机低空扫射或投弹轰炸,战士们身背的米袋已无存粮,连队需要就地征集粮草解决吃饭问题,但只能征借到一些粗粮或豆类食品。冬天的北方无蔬菜等副食品,解放军官兵经常饿着肚子行军打仗,体力消耗很大,极度疲劳,很多战士边走边打瞌睡。脚穿草鞋长期行军,脚板打泡,极为艰苦。在这种情况下,连队做到了不发生非战斗减员(如生病、掉队、逃亡),靠的是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战士们都有较高的觉悟,不怕困难,团结互助,坚决完成任务。
  被解放军包围的杜聿明集团为了逃脱被歼命运,不断组织强大的兵力突围。12月15日15时,以一个师的兵力,在10架飞机和6辆坦克掩护下,向耿庄的解放军第95团阵地发动攻击。战斗异常激烈,蒋军一度进入95团阵地80多米,纵队命令97团投入战斗,支援95团夺回阵地。97团于当日24时,利用夜幕实施反击。1连勇敢冲击,和全团部队共同激战5个小时,终于在16日早晨夺回了耿庄失地,全连牺牲十多个战友,其中就有1连的司号员陈炳林。陈炳林是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战士,年少资深,为人机灵,勤快纯朴,是连部大家喜爱的“小鬼”,也是全团出色的司号员。在夜间与敌激战中,父亲的通信员阵亡,2排战斗情况紧急,父亲叫司号员小陈到3排通知火力支援。小陈表本坚决完成任务,并从身上取下碗袋(内有一个搪瓷碗)交给父亲:“指导员给你纪念。”随后转身消失在黑暗的战场。小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但他在作战中牺牲了,他留下的搪瓷碗伴随着父亲继续战斗。小陈一直活在父亲心里。
  蒋军不甘失败,重新组织兵力,企图从97团正面的窦洼和徐小洼阵地实施突围行动。97团决定进行强大的徐小洼反击战,粉碎敌人的突围。12月16日白天,97团召开了连队指导员参加的政工会议,深人进行战前动员,确保打好这一仗。晚21时,实施炮火袭击后,发起攻击的信号弹腾空而起,1连指战员们跃出战壕,使用手中火器开路,冲向敌方阵地。在通过双方防线对峙的开阔地时,周毅宝连长和一些战友中弹牺牲,其他人则继续英勇向前,在敌方阵地上与守军展开肉搏,最终把阵地向前推进了几十米,胜利完成了反击战任务。
  连长周毅宝和我父亲共事多年,他是江苏常熟人,比我父亲大几岁,也是抗日老战士。他工作很有经验,战斗勇敢,对同志们诚恳友好,曾给我父亲很多帮助,父亲尊他为兄长。本来团里要调周连长到“学兵队”任队长(营级干部),他要求淮海战役结束后再调动。在徐东阻击战中周连长沉着勇敢,指挥全连巧妙利用山石,发挥火力,打击敌人,减少了我方伤亡。阻击战结束后转人长途追围敌人的行军,有一天1连到达某小镇宿营时,向营部作宿营报告后,周连长对我父亲说:“指导员,我们连日行军真够辛苦,看来这次仗打大了,一时结束不了。我们基层干部都在一线战斗,随时可能为革命牺牲。我建议,把我们所有的津贴拿出来买些东西给大家‘共产’”。父亲当即同意,于是他俩各叫通信员去采购。周连长的通信员买了一只鸡和一壶白酒,父亲的通信员则买到一副猪肝,两个通信员利用居民的饭锅用白水煮熟,连部的几个人就聚在一起边吃边聊。只有周连长能喝酒,他尽情享用,无比快慰。哪料到在其后徐小洼反击战中,他带队冲锋陷阵,不幸身亡。父亲回忆说,那天在月光下,他见到周连长躺在担架上被运往后方,心如刀绞。
  徐小洼反击战打得十分激烈,97团各连都有伤亡。就1营来说,从团部调来任职不久的王一良教导员和营部徐广才医生、杨少锋管理员等多人光荣牺牲。王一良教导员是上海人,文化水平高,有艺术才华,抗战时参加新四军来到苏中。他给父亲留下的深刻印象是随身带着二件宝:一支德国造手枪,一支美国造派克笔和一把中国造二胡。行军途中,只要环境许可,王教导员就会拉上一曲,悠扬的琴声给战友们增添了欢乐,调节了紧张的战斗生活。王教导员是位很受官兵喜爱的政工人员,徐小洼反击战前几小时,他还在阵地上临时召开营的政工会,布置战时政治工作,哪知战斗发起后不久,就在炮火袭击中牺牲了。每当父亲想起王教导员、周连长和小陈司号员等战友生前的音容笑貌,就会激励自己走好来之不易的人生之路。
  战斗结束后,1连只剩下父亲和副连长王金和及其他20余人,为了连续作战,上级决定将1连和3连合并,3连连长王志美和政治指导员李子平到新1连任连长、指导员,父亲则调到营部担任副教导员。
  1948年冬,中央军委从全国战局出发,为配合华北的平津战役,对淮海战役提出:“对杜聿明集团只作防御,不作攻击。”33旅对敌实行围而不攻,在战地上休整了20天。此时,北方正是严寒季节,冰封雪飘。12月下旬下了一场大雪,大地皆白,解放军官兵们就生活在战壕的掩体里,严密监视敌方行动,保持高度警惕,同时开展政治攻势(对敌喊话),宣传解放军优待俘虏的政策,瓦解敌军士气,当时常有饥寒交迫的蒋军士兵过来投降。
  部队更重要的任务是进行敌前练兵,结合实战,发扬军事民主,官兵共同讨论对敌攻击中的战术和技术问题,为总攻做好准备。整天生活在战壕中,战士们的生活非常艰苦,粗粮煎饼,无水饮雪,冬衣单薄。特别是深夜站岗放哨的士兵常有饥饿和寒冷之感,再加上长期行军打仗几乎没有休息,久未洗澡,也无衣服更换,每人身上都生满了風子,有的人还长了疥疮。然而大家都很乐观,无怨言牢骚,以苦为乐。因为他们都树立了崇高的革命理想,对建立新中国有着坚定的决心和信念,感到虽苦犹荣。
  父亲和战友们在冰天雪地的阵地上迎来了1949年新年,新华社播发了元旦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战士们学习后纷纷表示要在战斗中杀敌立功。新年到来,苏、皖、鲁、豫的人民群众用小车给战地运来了大批慰劳品(细粮及各种副食品和拥军鞋等),并捎来了老区人民亲切热情的慰问信,这使部队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有了较大改善。阵地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战士们士气旺盛、斗志昂扬,大家随时准备参加总攻作战。
  1949年1月6日,总前委发出了向杜聿明集团总攻的命令。97团从阵地出发,一路挺进,此时敌军已成惊弓之鸟,经过几天日夜奋战,我军捉到很多俘虏,缴获大批美式武器。1月10日早晨,父亲随1连打进杜聿明集团总部所在的陈官庄,阵地上一片狼藉,成群结队的战俘被押往后方。各部队清扫战场,将缴获的武器物资,用缴来的卡车装上,在战俘中找来司机开往驻地。所有打到陈官庄的解放军指战员无不欢声笑语,庆祝胜利。历时65天,歼敌55.5万的淮海战役终于胜利结束了。
  战士们带着缴获的战利品很快撤离了战场,而在作战中英勇牺牲的战友们则永远长眠在淮海大地上。解放后,徐州市建立了淮海战役纪念馆,以此纪念这些为国捐躯的英烈们。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