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伯父一辈子为人民着想

2020/12/15

彭钢(口述)万建辉(采写)

  彭德怀一生没有子女。小侄女彭钢1950年见到彭德怀后,便成为相伴膝下的“女儿”。从彭钢读书、求学,到彭德怀离世,彭钢坚持去看望伯父,给他寄衣物,写信。

  彭钢丈夫袁士杰说,彭钢近些年身体一直不好(彭钢罹患癌症,一直在养病,2014年6月24日,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76岁)。他说,他和彭钢20世纪60年代结婚,他对彭老总的印象,是一辈子为人民着想,没想着自己。

  彭钢在《人民日报》《南方日报》等媒体发表过回忆伯父彭德怀的文章。文中,彭钢对彭德怀充满敬意,回忆伯父对她的成长影响甚大,以致她的性格中,许多地方和伯父惊人地相像。

  彭钢曾任总政治部纪检部部长,从事军队纪检工作多年,被称为“军中女包公”,刚正不阿的性格如其名字,投射出彭帅铮铮铁骨、横刀立马的遗风。

  彭钢的父亲彭荣华是彭德怀的弟弟,彭荣华和二哥彭金华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做地下工作。1940年9月,兄弟二人先后被敌人杀害。

  父亲彭荣华牺牲时,彭钢2岁。彭钢对伯父彭德怀的最早的印象来自远房亲戚,说大伯是个了不起的人,小时候就敢和地主斗争,是做大事的人。

  1949年,彭德怀的老战友武汉市市长吴德峰,派人将彭家的这些孩子接到武汉上学。新中国成立后,彭钢兄妹作为烈士遗孤被接到北京。

  1950年10月初的一天,正在北京读小学的彭钢得到通知:伯父彭德怀从西北到北京出差了,要她到北京饭店见一面。12岁的彭钢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伯父。

  彭钢住进中南海永福堂,一直到上初中,在永福堂和伯父在一起的日子,成为彭钢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少年彭钢在学习上很用功,因为伯父就是她心目中的家长,所以每年学校的成绩单,她都寄到战火纷飞的朝鲜。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彭德怀给彭钢买了辆蓝色的“永久”牌自行车,用于上学放学;还让彭钢背古文,教她作文。永福堂是个小四合院,窄且旧。彭钢回忆,房管部门看到情况,在什刹海附近另找了一处大院子,建议彭德怀搬过去。彭德怀说不搬了,应当给家口多的同志住,他家没有多少人,不用住这么宽。

  1958年,彭德怀到西安电讯工程学院视察,回来告诉彭钢这个学校招女学员,并说这下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彭钢说她考得上就上,考不上就不上,不会靠他。彭德怀听了高兴,说你还挺有志气。

  1959年9月,高中毕业的彭钢如愿考上了西安电讯工程学院,彭德怀举家从中南海迁出,搬往颐和园附近的吴家花园。彭德怀在院子里挖了块地,种蔬菜、粮食,过上了农民的生活。

  从彭钢小时起,彭德怀就多次跟她讲起过湘江战役,死的人实在是多,整个湘江水都染红了。他只是一个幸存者。多少人都在他面前倒下了,他却还活着。

  后来,彭德怀开始考虑起自己的身后事。彭钢回忆,“有一次,他跟我讲,鱼骨头可以让果树长得好,人骨头应该也可以。我以后的骨灰就撒在这棵苹果树下,这样你们以后就可以吃到我的果子了。”

  1956年,中央要求领导人带头不土葬,彭德怀当晚就跟彭钢谈过骨灰一事。“他说我托你一件事,你以后把我的骨灰装在葫芦里封好,放到海里去。我生前不能去看世界各地的人民,死后我也要去看看。那时的他还挺浪漫的。”

  “我喜欢游泳,但家里没有热水洗澡,他总是把一盆一盆的水拿到院子里面晒热了,等我游泳回来用。即使父母也很难做到这样。”彭钢工作以后,因为工作地点很远,下班回来后总是疲惫不堪。“伯伯就帮我洗衣服,他说‘反正我闲着也没事’,我听后特别心酸,再也不敢留下脏衣服在屋里。每天上班,伯伯总是一早就把奶粉调好,再把鸡蛋打进去,才敲我的门叫我起来吃;吃完早饭,他会送我到公车站,说就当散步;晚上下班,伯伯已经站在站台上,等着接我了。”每每提起这些往事,彭钢都难掩泪水。

  1965年,彭德怀被派往成都任“三线”建设第三副总指挥。彭德怀在成都一年间,彭钢一直给他写信。

  彭钢回忆,1974年10月的一天,已经半身不遂的彭德怀拉着彭钢说:“我想死后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但是他们是光荣的烈士,我怕玷污他们。”当年11月底,彭德怀去世。

  彭钢说,她和伯伯之间的感情既似父女,又似朋友。伯伯的无微不至,她一辈子都难忘。

  (摘自《武汉文史资料》2017年第7/8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