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解放前夕武昌实验中学的护校斗争

2021/02/02

口述 侯礼校 整理 侯红志

  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创办于1920年,历时近一个世纪至今从未更名。1948年,实验中学毕业生因升学考试一考出名,在社会上声誉鹊起,成为大众关注的名校。1949年武汉解放前夕,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中共“五老”之一董必武,点名要求保护武昌实验中学。中共地下党组织及时行动,发动全校师生护校保产,将一个完整的实验中学交还到人民手中。

  1949年2月的武汉,春寒料峭、冷气逼人。一天下午,武昌实验中学校长何斌从省教育厅回校后,向全体教员传达了国民党当局迁校的决定。当时,淮海战役刚结束,国民党军队主力遭到重创,南京国民政府南逃广州,国民政府湖北省政府拟退守鄂西。他们在撤退前策划将武汉的省属学校裹挟西去,并选择了武昌实验中学这所省重点学校为突破口,由其首先行动,以便充当其他学校西迁的带头羊。

  何斌是省参议员、国民党员,但是在执行迁校决定时并不积极。何斌在实中惨淡经营多年,属于忠实办学之人,他曾主张学校不设党派机构。如今,他深感如举校随同大势已去的国民党西撤,这座名校将毁于一旦。

  中共鄂豫三地委城工部得知迁校消息后,及时识破了省府当局首先逼迁实验中学的阴谋,为了保护学校、迎接解放,立即指示其下属组织武汉人民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在实验中学的队员也就是我,依靠进步力量,团结全校师生员工开展反迁校斗争。

  我是1948年被中共地下组织发展成为民先队员。民先队为单线联系的秘密组织,其任务是开展城工工作,通过护校保产、策反应变、调查敌伪资产、侦查敌防工事、播发进军消息、策划迎接解放等活动,为和平解放武汉作准备。这个组织的总领导人是城工部部长郭海,秘书是辜增华,先锋队长是李仁樵,武昌分队长是陈寿增、周疑敖,我的单线联系人是陈寿增。

  我作为当时校学生会主席与副主席毕式瑾以及学生会其他成员共同商讨对策,决定立即发布“反迁校公告”,并提出了“团结师生、坚持上课、反对搬迁、迎接解放”的口号。通过分析,我们了解到大部分师生思想进步,追求自由、民主和光明,反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专制统治,有不少师生参加过抗议国民党军警屠杀武汉大学学生制造“六一惨案”的声讨会;参加过反独裁、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抵制国大选举等进步活动。因此,实中师生有反迁校斗争的思想基础,把大家组织起来,必然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学生会通过进一步分析认为,反迁校斗争能否获胜,校长何斌的态度至关重要,争取校长同情学生会发起的反迁校诉求,或者保持中立,是斗争取胜的关键。何斌一生治学,一手创建了实验中学,抗战爆发后学校内迁恩施,何斌一直在恩施坚持办学,抗战胜利后,他又领导学校回迁武汉,并在教学上下足功夫,使实验中学声誉日浓。多年办学,使他对学校和师生产生了深厚感情,现在,实中正面临绝境,他自然最为关切。他虽是国民党员、省参议员,但不是顽固派,在国民党政府内没有后台,常受排挤,只因实中办得好,受到社会的赞扬,才保住其校长职位。如今形势剧变,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的统治不会长久,自已的出路何在,已经到了最终决断的时刻了。可是他对共产党的政策并不了解,心存疑虑。另一方面,大家也看到,何斌对学生会成立以来的工作,不曾有过破坏和阻挠,对一些进步学生还暗中表示过关怀和照顾,因而大家一致认为,争取和团结何斌支持反迁校斗争是完全可能的。

  经过反复接触,何斌接受了学生会的4项要求。一是继续领导师生坚持上课,不为任何风浪所中断;二是学校的仪器、图书装箱封存,未经学生会允许任何人不得运出校门;三是学校经费不得外流,重大开支须学生会认可;四是学生伙食团由学生会接管。为了不使何斌为难,学生会也答应承担一定责任:全校的抵制迁校斗争由学生会出面领导,若当局强令搬迁,则由学生会动员和组织学生保卫校产。何斌向上可采取敷衍态度,推说学生会已控制局面,搬迁之事已无力进行。

  由于学生会在以上这些方面做好了校方工作,实中的反迁校斗争得以顺利进行,全校师生在动乱环境中,坚持上课,作息信号的钟声报响如常。为了防止意外事件和减少斗争的阻力,学生会根据党的指示,采取了缓和举措,决定不搞过激行动,不上街游行,并把斗争口号中的最后一句“迎接解放”,改为“保住学校”,这些策略,更易为师生所接受,将全校师生团结得更紧密了。

  当时,实中还有中共地下市委外围组织的田文生、李柯等“民青”成员,他们在党的领导下,与其他学校联合组成了反搬迁委员会,发动了到省教育厅的请愿斗争,并通过民盟地下盟员、学校教导处杨主任进行了校产调查。由于各方力量一起发动广大师生,使国民党当局的迁校企图始终没能得逞。

  到了这一年的3、4月间,白崇禧决定放弃武汉南逃,其军队陆续撤走。此时,解放军尚未进城,武汉城区进入“真空”时期。一伙国民党残兵败将和本地匪霸流氓见状,乘机四处活动,社会秩序十分混乱。一些匪兵组成“吃光队”四处抢劫、骚扰,武汉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党的地下组织及时指示各厂校机关组织群众进行自卫联防,实中学生会按照指示,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在那兵荒马乱的关头,有粮才能稳住人心,筹集粮食是头等大事。经查,学校伙房的储粮只够3个月,需半年或1年的储备以应变。学生会与兄弟学校联系或通过内线与商会交易,又弄到3个月的储备粮;另一方面,动员同学以粮贷代款,设法带粮食来学校,学生徐晓阳姐弟一次便运来100斤大米。就这样,在多方努力之下,学校储粮已够支持1年之久。

  为了全校师生的安全,学生会挑选部分年龄大的同学组成保卫队,保卫队分成小队轮流日夜巡逻。4月的一天,“吃光队”从校园后院凤凰山翻垣墙进来,偷走女生宿舍的东西,同学们顿时惊恐万状。保卫队明察暗守,终于擒拿了歹徒,安定了人心。当年,武昌的学校以蛇山为界,分划山南和山北两片,组成两个学联,实中参加了山北学联,同时又与山南学联取得联系,山南山北共同防卫,有事时便相互支援。

  1949年5月,解放军已兵临城下,但老百姓对黎明前的大好形势并不了解,特别是武昌这边。由于国民党当局溃逃时炸毁了轮渡趸船,阻隔了武昌与汉口的联系,致使消息闭塞,群众一方面疑虑,同时又有些焦急和恐惧。为了让市民了解内情、稳定情绪,实中学生会承担起了黎明前的宣传任务。他们借来何斌的收音机,每晚躲到学校后院凤凰山脚下的防空洞里,收听记录新华社的新闻广播,然后连夜赶印,将记录稿刊登在自编的秘密小报《火箭报》上。内容有解放军进军消息及党的城市政策,同时摘登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命令和讲话等。黎明破晓时刻,大家悄悄带上《火箭报》,分头往武昌粮道街、青龙巷、文明路一带张贴。散发传单起到了安定人心、迎接解放的作用。

  从3月至5月中旬,实中学生会始终不懈地团结全校师生为护校保产而斗争,终于等到了解放军进城、武汉解放的那一天。1949年5月13日,民先队及学联传来消息,解放军即将进城,学生会马上安排全校师生做好准备,迎接解放。

  5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汉口城区,第二天即渡江进驻武昌。17日清晨,实中钟声长鸣,仿佛高奏凯歌,全校师生集合列队,在学生会干部带领下,合着钟声的节拍走出校门,载歌载舞,挥动彩旗标语,一齐拥向长江边去迎候解放大军的到来。随后,解放军接管小组进驻实中,学生会受党和人民的重托,将学校完好地交给军代表,胜利地完成了护校保产的历史使命。

  (摘自《档案记忆》2019年第5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