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回忆在许世友将军身边工作的日子

2021/09/07

孙洪宪

  我是许世友在原广州军区任司令员时的首任秘书,每当回想起当年与他朝夕相处的时光,心情总是难以平静。

身居高位,不忘本色

  许世友任原广州军区司令员时,党内职务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可谓身居高位了,但他的一言一行,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和人民军队艰苦奋斗、勤俭朴素的本色。

  他经常教育我们不能忘本,他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堪称楷模。

  许世友主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和工作人员一起开荒种地。他说,常参加劳动,既保持劳动本色,又锻炼身体,还有收获,是一举三得的好事。他在广州居住的地方,房前是一片草地,房后是一片竹林,两边各有一口鱼塘。他带领工作人员把房前的草地和路两边的空地开垦出来,种上各种庄稼和瓜果蔬菜,又把房后的竹林围起来养鸡,在两边的鱼塘里放养了鱼苗。工作之余,他和工作人员一起管理庄稼,喂养家禽,撒网捕鱼。工作人员都在许世友家里就餐,我们种的菜自给绰绰有余,剩下的就大筐大筐地送人,军区首长、警卫连都享受了我们的劳动果实。在购买各种物品都凭票的20世纪70年代,许世友带领工作人员种菜养鸡,既改善了生活,又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开支。

  许世友乘坐的是一辆普通的北京牌吉普车,机关几次要给他换一辆轿车,他都不同意。他常年睡的是木板床,只有三尺来宽,几根竹竿支起蚊帐,跟连队普通战士的床铺没有两样,谁见了都难以相信这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大军区司令员的床铺。军区管理局几次要给他换成棕床,他坚决不同意。

  许世友对衣着也不讲究。我在他身边工作3年,从没见他穿过便服和皮鞋,穿的总是军装和布鞋,夏天就穿草鞋。即使接见外宾或去北京开会,也是如此。他对穿草鞋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干爽透气,不出汗,不长脚气,还省鞋子。他把自己打的草鞋分给大家,还教工作人员打草鞋,我们都以跟着他穿草鞋为荣。

  许世友的一日三餐也很简单。早餐只需两个馒头、一碗稀饭、一碟小咸菜。午餐和晚餐,通常摆到桌子上的就是两荤两素,全是小碟。荤菜是自家养的鸡、鱼之类,素菜是自己种的。他常说:“吃饱就行了,吃多了就是浪费。”

  许世友下部队视察工作,从不提前发通知,更讨厌组织人员迎送。他认为那样前呼后拥,就像鸣锣开道出行的封建官僚,劳民伤财,脱离群众。他的一贯做法是轻车简从,说去就去,说回就回。他常说,提前发通知,等准备好了再检查,是形式主义,就像要出嫁的新娘子,免不了要涂脂抹粉精心打扮一番,就是一脸的黑麻子,也会被厚厚的白粉盖住,这样就看不到真实情况了。

  我初任秘书时,对许世友的作风不了解,一次随许世友下部队,我提前通知了有关部门。许世友一走进营区,迎面看到的是列队欢迎的官兵,他非常生气,一脸怒容。

  当他知道是我提前发了通知时,严肃批评我“帮倒忙”。这件事对我教育很大。在我之后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中,特别是担任团和师的领导后,下部队检查工作,都自觉学习和实践老首长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

情感细腻,宽以待人

  许世友以个性刚烈闻名于世。其实,许世友也有非常细腻的一面。他以他独特的方式关爱身边每一个工作人员,远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凶”。

  逢年过节,什么节日吃什么饭,许世友都有讲究,而且安排得非常周到。尤其是中秋节、春节,他一定要和全体工作人员吃一顿团圆饭。中秋节他还会吩咐厨房做月饼分给大家,说“赏月不想家”。聚餐时,乒乓球台成了大餐桌,许世友会把自己的好酒拿出来招待大家,并和工作人员轮流敬酒,那融洽而热烈的气氛令我至今难忘。

  许世友身为大军区司令员,每天都忙于军队建设的大事,但只要有工作人员家属来队,他都会安排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1974年5月,我爱人来队探亲,许世友知道后,亲自交代厨房多加几个符合北方人口味的好菜来招待。当我带着爱人来到许世友的住处时,他亲自在门口迎接,问长问短,就像一个父亲见到了久别的孩子。在交谈中,当许世友得知我爱人的父亲当年跟他一起打过日军时,情绪非常高涨。吃完饭,许世友取出一张他自己的照片,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我爱人,深情地说道:“孩子,这张照片带回去给你父亲看看,就说我许世友想念胶东的父老乡亲啊!”这张珍贵的照片至今还珍藏在我们的相册里。

  许世友胸怀宽广,对工作人员的过失,只要不是品质问题,他都能宽容。

  有一次许世友乘车外出,他坐前排副驾驶位置,坐在后排的警卫干事摆弄着手枪。突然间“砰”地一声响,走火的子弹贴着许世友左耳打到车前的玻璃上。好悬啊!如果子弹再向右偏5厘米,后果不堪设想。

  回到家里,警卫干事惊魂未定地坐在那里,等候处理。在那个年代,这件事说有多大就有多大,我们都替他捏着一把汗。后来,军区保卫部门介入调查,当有关部门征求许世友对这个警卫干事的处理意见时,他的态度非常明确:“他不是故意的。这位同志跟随我多年,非常忠诚,我的意见,一不处分,二不调走,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就行了。”许世友如此宽容,令所有工作人员颇为感动,特别是那个警卫干事,认真吸取了教训,更加尽职尽责,在后来也有了很好的发展。

能武能文,嗜书如命

  戎马一生的许世友,总被一般人理解成一个“重武少文”的武将。其实,许世友嗜书如命。他每天除了批阅文件、学习军区党委中心组规定的书籍外,还抽出时间阅读历史和古典文学。

  平时他最钟情的是《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封神榜》等充满英雄主义气概的古典书籍,欣赏的就是古代那些行侠仗义的绿林英雄。像“武松醉打蒋门神”“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三英战吕布”等章节,他百看不厌,甚至倒背如流。当然,他读得最认真的还是毛主席嘱咐他阅读的《红楼梦》《汉书·周勃传》和《天体运行论》等书籍。

  许世友在原南京军区任司令员时,毛主席曾托他给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捎过书,那是一册合译本,包括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和布鲁诺的《论无限性、宇宙和各个世界》。毛主席嘱咐许世友:“你们也要认真看一看这类自然科学书籍。”

  1973年12月,毛主席在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前会见了各大军区负责人。毛主席当众问许世友:“看没看过古典小说《红楼梦》?”许世友回答说:“看过了。”毛主席说:“《红楼梦》是一部历史小说,读《红楼梦》不是读故事,而是读历史。中国古典小说中,写得最好的是《红楼梦》。读一遍不行,要坚持读五遍才有发言权。”许世友表示:“坚决照办。”毛主席还提醒说:“你们只讲武,爱打仗,还要讲点文才行啊!”

  许世友到原广州军区上任后,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静下心来阅读《红楼梦》《天体运行论》《汉书·周勃传》。他把毛主席送给他的30本《天体运行论》分发给军区常委,还给身边的工作人员人手一册。许世友总是颇为自豪地强调:“读这些书是毛主席交给我的任务,你们也得好好看一看。”

  在这段时间里,许世友散步的时间减少了,每天批阅完文件就坐在屋里认真阅读《红楼梦》。许世友看书极其耐心和投入,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握红蓝铅笔,重要的段落画上红线做记号,还把精彩的诗词背下来,时不时就在大家面前背上几段。军区开常委会的时候,他也会通报自己的读书情况:“我已经看过第一遍了。”过一段时间他又宣布:“我已经看了第二遍了。”

  许世友年龄大了,眼神有些不太好使。看了两遍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书中精彩的部分我都做了记号,你给我用大号字抄下来,我看着方便。”他做记号的部分大都是诗词、典故、警句等,有些段落还特别长。为此,我专门设计了一种稿纸,也是16开大的,每页只可容纳120字,每个字像红枣一样大,许世友看得清楚,非常满意。每次看完,他都会在稿纸右上方空白处签一个大大的“许”字。这么多年过去了,许世友当年戴着深色老花镜伏案读书以及他给我们背诵书中精彩词句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我从1973年12月29日到许世友身边工作,到1976年8月调任他处,前后将近3年。3年时间不算长,但许世友司令员可亲可敬的形象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来源:秘书工作、学习强国平台)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