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甘当“补缺官”的贺炳炎

2017/06/26

梅兴无

   贺炳炎是著名的独臂将军,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33年5月到1935年6月这两年时间里,他蒙冤被捕,五下五上,历经坎坷,但他忍辱负重,对革命忠贞不贰,只要党一声召唤,他就挺身而出,甘当“补缺官”,哪里困难就冲向哪里。

补缺十九团团长

  1933年春,执行“左”倾路线的中央代表,在湘鄂西大搞“肃反”扩大化,一批批党员、干部被当作“改组派”“肃”掉了。所谓“改组派”即“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是国民党内汪精卫派系向蒋介石争权夺利的一个小团体,已于1931年解散。
  时任红3军7师19团团长的贺炳炎,尽管连“改组派”是哪三个字都弄不清楚,也被当作“改组派”给抓了起来。他生性倔强,不管受到怎样的刑讯逼供,始终据理抗争,毫不屈服。部队不停地转移,贺炳炎被押进了由所谓的“改组派分子”组成的“改组派连”。正走着,前方忽然枪声大作,红军前沿部队与国民党军队发生激战。前沿部队中的19团因指挥员被捕,群龙无首,一开战就陷入被动局面。红7师师长卢冬生急得直骂娘,赶忙派通讯员到“改组派连”“借”贺炳炎当团长指挥作战。贺炳炎二话没说,抓起通讯员给他的驳壳枪,箭一般地冲向战场,组织19团进行反攻,迅速扭转了不利的战局。
  战斗胜利了。贺炳炎下意识地把驳壳枪往腰间插,却被跟在他身后的“肃反”队员下掉了,随即一副锃亮的手铐又铐住贺炳炎的双手。

补缺“特科”大队长

  贺炳炎被押回了“改组派连”。他性子刚烈,别人用一根绳子捆,对他则用几根绳子,行军时把沉重的米袋、大捆的草鞋架在他肩上。在被关押的第29天,贺龙无意中发现了蓬头垢面的贺炳炎,在他的据理力争下,贺炳炎被放出来了,但有关方面只允许他做管理员之类的工作,还给他留下一个“改组派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
  贺龙把贺炳炎安排到军部做管理员,好随时调用。8月,中央代表带领红7师留守湘鄂边根据地,贺龙和政委关向应带领军部和红9师到宣恩、咸丰、利川开辟新区。9月23日,军部和红9师抵驻“神兵窝”——咸丰县黑洞镇,收编了以庹万鹏为首领的“神兵”700余人,改编为特科大队。
  贺龙很重视被收编“神兵”的改造,点名让贺炳炎去当大队长。“神兵”是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土著武装,士兵绝大多数是穷苦农民出身,作战勇敢,但他们迷信吞朱砂之后“打不进、杀不进”。贺炳炎因势利导,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破除迷信,到战火中锻炼意志,使特科大队很快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人们都称它“铁壳大队”。

补缺十八团团长

  1933年12月,红3军7、9两师在石灰窑会合,特科大队被编进红7师。贺炳炎没有队长当了,又因“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不能回部队任职。他心里很憋屈,但还是听从安排回军部继续当管理员。
  1934年6月,红3军转战到黔东开辟新根据地。红3军政委关向应找贺炳炎谈话,让他带十几个人到沿河县发展游击队。贺炳炎是拉游击队的好手,同他一块下去的十几个人都被诬为“改组派”的红军骨干,现在他们有了干革命的机会,热情都很高,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很快拉起8支游击大队,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沿河独立团,贺炳炎任团长。不久,沿河独立团与由“神兵”武装改编的黔东纵队合编为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
  10月24日,红3军与6军团胜利会师。会师后,红3军恢复红2军团番号,贺炳炎的独立师被编入红2军团,原9师27团改称6师18团,贺炳炎补了18团团长的缺。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