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彭德怀与文艺轶事

2017/09/26

孙国林

  我们都知道,彭德怀是一位名贯中西的军事家,但却极少有人知道他与文艺的密切关系和感人故事。

鼓励丁玲一生为人民写作

  丁玲与彭德怀都是湖南人,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是副总司令。虽互闻其名,但一直无缘谋面。
  1936年12月下旬的一个傍晚,丁玲在陕西靠近甘肃的凤翔县的红军前敌指挥部,见到了总指挥彭德怀。丁玲身着戎装,俨然一个红军战士。彭德怀热情与她握手,借用毛泽东给丁玲的诗句说:“欢迎武将军!欢迎作家老乡!”他们互问县籍,共叙乡情并表达对对方的称颂后,彭德怀直入主题,说:“作家应该到部队,到前线,实地感受一下战地生活,看看红军战士们英勇杀敌的战斗场面,这样才能写出真实作品,去感动和动员全国人民。我们的红军战士太可爱了,太伟大了。你们作家应该写他们,歌颂他们。”接着,彭德怀讲了几个英雄故事,丁玲含泪认真听着。之后,彭德怀还向丁玲介绍了他近几个月经历的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感人情景,山城堡之战的伟大胜利,参与处置西安事变时与杨虎城谈判的经过,胡宗南频繁侵扰苏区的形势,以及当前红军在给养和兵力、武器方面的困难等,丁玲出神地听着,飞速地记着。熟悉的乡音,新鲜的故事,丁玲对面前这位红军前敌总指挥由衷地敬仰。
  本来,丁玲还有一些问题要向彭德怀请教。可是一位军事人员突然进来报告,说有紧急情况。彭德怀马上站起来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丁玲说:“今天先谈到这里。你在前线多走走,多看看,我们有机会再谈。”丁玲赶忙掏出一本事先准备好的自己的作品《水》,赠给彭德怀。目送着他快步离去。
  之后,丁玲在前方又呆了几天,采集到一些感人的材料,于1月下旬返回延安。2月3日,她在《新中华报·副刊》上发表《彭德怀速写》一文,并配有她画的彭德怀速写像,这大概是丁玲成名后的第一幅面世的画作。文中对彭德怀作了粗线条的勾勒:“穿的是最普通的红军装束,但在灰色的布的表面上,薄薄浮着一层黄的泥灰和黑色的油,显得很旧,而且不大适宜,不过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脸色是看不清的,因为常常都有许多被寒风所摧裂的小口布满着。但是,在这不能称为漂亮的脸上,有两个黑的、活泼的眼珠转动,看得见有在成人脸上找不到的天真和天真的顽皮。还有一张颇大的嘴,充分表现着顽强。这是属于无产阶级的顽强精神。”该文还写了彭德怀身居高位却没有官架子的亲切。他对战士要求严格,但也与他们开玩笑,与老百姓勾肩搭背拉家常,老乡往他嘴里递旱烟杆,他拍着老乡的头说说笑笑,十分亲切。丁玲说,彭德怀是一个见一次就永远忘不掉的人。
  此后,彭德怀与丁玲在延安又有几次短暂叙谈,每次都问她写了什么作品,勉励她到群众中去,到部队中去,一生为人民写作。1949年3月,西北文艺工作团在延安奉命做进入西安的准备。他们向彭德怀告别时,彭德怀还问到丁玲的情况,表示关怀之意。丁玲得知后,特致信感谢。

一段题词救了《小二黑结婚》

  《小二黑结婚》是赵树理的著名小说,在国内外有着广泛影响,受到一致好评。但它当初出版时受阻,是彭德怀慧眼识珠,写了一段肯定这篇小说的题词,才使它面世。
  1943年5月,赵树理将刚写成的《小二黑结婚》交给北方局党校书记杨献珍,征求意见。当时赵树理在中共北方局调查研究室工作。这是他根据在辽县(今左权县)搞农村调查时,了解到的一桩农村干部迫害青年农民岳冬至致死的案件素材,经过加工创作后,把原来悲剧的结局改为喜剧结局,表现小二黑和小芹这一对青年反封建、争取婚姻自由最终胜利的故事。
  杨献珍认真读了小说初稿,觉得很不错,便转给彭德怀夫人、中共北方局妇委书记浦安修看。浦安修阅读后认为,《小二黑结婚》一反过去作品中写青年婚恋受挫后或轻生、或出走的悲剧性结局,表现了一对青年为自身幸福,勇于与封建势力作斗争而终成眷属的新故事。同时,也表现了新的人民政权对青年的有力支持,是别开生面的不可多得的一部好作品。所以浦安修又将作品推荐给彭德怀。
  彭德怀当时担任中共北方局代理书记,又是八路军副总司令。他在戎马倥偬中挤出时间,一连读了两遍《小二黑结婚》,很是兴奋,连连说好。随后,他便把作品转交给太行新华书店出版。但令人想不到的是,新华书店接到书稿后,石沉大海,久无消息。原来,新华书店审读了《小二黑结婚》后,认为小说将抗日政权的基层干部写成胡作非为、横行霸道的新恶霸,担心出版后带来负面影响,就让赵树理将小说中的金旺、兴旺这两个村干部形象删掉。而赵树理则认为,这两个人物是混进基层政权的坏人,小二黑、小芹和他们斗争,是确信边区政府会支持他们。斗争胜利是对新的人民政权的颂赞,也说明基层政权建设的复杂性。他坚持作品保留这两个人物。新华书店负责人却坚持认为,这样写是暴露解放区的阴暗面,是给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权抹黑,不予出版。
  杨献珍把这些情况直接汇报给彭德怀。他听后十分气愤,随手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以示对《小二黑结婚》的支持。之后,彭德怀将这个题词亲自交给中共北方局宣传部长李大章,要他直接交给太行新华书店。不久,《小二黑结婚》出版。彭德怀写的那段题词,印在了小说的扉页上。这大概是彭德怀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对一篇文学作品出版发行的坚挺题词。

给《穷人恨》剧团的一封信

  《穷人恨》,是陕甘边区民众剧团1947年下半年为了配合我党发动的“三查运动”(查立场、查工作、查斗志)和“新式整军”运动,加速解放战争的胜利而编演的大型秦腔现代戏。马健翎创作并导演,王烽章、任国保等主演。
  《穷人恨》的故事很感人:地主胡万富曾参加日寇的皇协军。抗战胜利后,又投靠国民党欺压穷苦百姓。他依靠反动政权,强逼佃户老刘的儿子刘满仓顶替胡家去当兵,为国民党卖命。后来又将老刘的女儿红香霸占为妾以抵债。红香在胡家受尽凌辱,虽极力反抗,但终难逃出虎口。她的未婚夫兴旺得知后,深夜持斧潜入胡家,想救红香出火坑,但未成功。正当此时,传来了解放军即将打来的消息,人民为之兴奋企盼,反动派和地主更加疯狂,把兴旺抓走,戏剧冲突达到高潮。不久,解放军到达,打死了恶贯满盈的镇长,活捉了胡万富,穷人得解放,兴旺和红香终得团圆。
  这个戏1948年1月由民众剧团公演。此后,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其他文艺团体也曾在前线和后方演出,都获得强烈的反响和良好的社会效果。
  彭德怀对革命文艺一向很关心。1948年3月11日,身为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在新解放区陕北的洛川,冒着大雨,同部队、群众一起观看民众剧团一队演出的《穷人恨》。他为剧情所感动,为文艺工作者的优秀创作和良好的演出效果而高兴,想立即致函剧团表达祝贺与鼓励。但因公务繁忙,不能马上伏案执笔,激动的情绪一直回荡心间。到了第四天,即3月14日,他才写成一封热情洋溢的信。
  雷枫同志转民众剧团全体同志:
  你们演出的《穷人恨》为广大贫苦劳动人民、革命战士所热烈欢迎,成为发动群众组织起来的有力武器。望继续深切体会群众痛苦,创造出代表群众要求的更多新剧本!
  祝你们努力!
                                                                                                    彭德怀
                                                                                                    1948年3月14日
  收信人雷枫,当时任民众剧团一队队长,他陪同彭德怀冒雨看演出,并回答彭德怀关于该剧的一些提问。剧团收到此信后,在全团大会上宣读,大家受到很大的鼓舞,激起了更高涨的创作和演出热情。
  彭德怀曾赞扬和鼓励民众剧团说:打仗的时候,你们搞宣传鼓动工作,救护伤员,做战地服务;部队休息的时候,你们排戏演出;打完仗,你们用《穷人恨》启发教育部队,特别是俘虏兵。你们与部队配合,文武并肩战斗,革命才能胜利。这个方向永远不能动摇!
  (摘自《湘潮》2012年第8期)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