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一位红军战士与李先念的草鞋情

2017/10/10

何广华  何明圆

  “一根草鞋绳,系着鱼水情;一头连着军,一头连着民,绷不断的绳,割不断的情。”在中国红军城——广元旺苍,广为传唱着《李先念的草鞋情》这首歌。而这首歌的主人公,就是为李先念打草鞋的老红军余官章,他1933年使用的木制草鞋床,作为革命历史文物,如今陈列在“木门军事会议陈列馆”,成为革命传统教育的红色教材。
  余官章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当年,他给李先念打过草鞋,他和妻子何琼莲一同参加了红军,随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被打散掉了队滞留家乡。而妻子何琼莲却怀着他的孩子走完了长征路。1960年,妻子病逝,从未与女儿见面的余官章再也不知女儿的下落。1986年秋,李先念主席委托原南江县县长郑友铭到旺苍看望余官章,送去了领袖对一位普通老百姓的深情怀念。1993年,李先念夫人林佳楣曾给余官章写了一封情深意切的信……
  本文讲述的,就是这段震撼心灵,感人至深的传奇故事。

他给李先念打了两双布筋草鞋

  九龙乡坐落在云缠雾锁的山顶上,1909年,余官章就出生在这个旺苍最为偏远的地方。
  9岁的时候,余官章给化龙垭一王姓地主放马。由于住的地方很潮湿,10岁那年,他的右腿生了个毒疮,因无钱医治,从此落下残疾,并以打草鞋谋生。
  1933年6月,红四方面军转战川北,在旺苍县木门寺召开了著名的“木门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王树声、李先念等100余人,徐向前、陈昌浩主持了会议。这次会议总结了反三路围攻的作战经验,决定停止内部肃反,加强全党团结,并将红十一师扩编为第三十军,余天云任军长,李先念任政委。
  红三十军浩浩荡荡开进了余官章的家乡,建立了九龙区苏维埃红色政权,并厉兵秣马,准备在木门至黄猫垭一带和敌曾南夫部决一死战。各级苏维埃组织群众运粮草、筑工事,为红军编草鞋,支援红军打胜仗。
  一天,李先念来到鸽子庙,见10多人正在编草鞋。其中一个小伙子手脚麻利,编得又快又好,就亲切地问他:“老乡,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啦?一天能打几双草鞋?”小伙子回答说:“我叫余官章,今年22岁,一天能打四五双草鞋。”
  见眼前这位长官模样的红军和蔼可亲,余官章麻起胆子问道:“你叫啥名字?当什么的?”李先念答道:“我叫李先念,当兵的。”随行的警卫员告诉余官章:“这是我们的军政委李先念同志。”余官章马上站起来,叫了一声:“首长!”李先念见他腿是瘸的,就关切地问他腿是怎么回事。余官章说:“小时候腿上长了个毒疮,流脓灌浆的,直到右腿缩了筋,走路就短一截。”
  以后的几个月里,李先念常来看望比他小4岁的“老余”,并安排他当了苏维埃政府的保管员,还教他唱红军歌谣:“红军一到四川来,建立三县苏维埃,工农兵联合起来,四川穷人要自信……”
  余官章见李政委平易近人,对他又格外关心,心里总是欠巴巴的。他精心为李政委编了两双草鞋。李先念连声夸奖余官章:“你的手真巧!”
  由于敌人的疯狂进攻,红军和苏维埃政府转移到了地势险要的九龙寨上。余官章清楚记得几次同李先念一起背鹅卵石上山的情景,“头大的鹅卵石,李政委一次能背四块,我只能背两块。”余官章说。1933年6月,匪首余海清率领50多名匪徒围攻红军和苏维埃政府。面对敌人疯狂地攻击,红军战士和苏维埃干部居高临下,抱着石头砸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狡猾的匪徒便顶着蒙上湿被子的方桌、提着斧子往上攻,子弹打在上面噗噗乱飞,就是打不着桌子下面的敌人。敌人用斧子砍开了第一道寨门,用同样的手段,敌人攻开第二道寨门,守门的红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余官章所在分队紧紧地守住第三道寨门,与闻讯率部队赶来的李先念打死匪军40余人,最后在苍坡河击毙了匪首余海清。
  剿灭余海清匪部后,余官章才知道,穿着自己打的草鞋指挥战斗的“老李”竟是个“大官”,余官章又为李先念精心做了两双布筋草鞋。余官章说:“那是地主家缴来的衣服撕成布条,和草绳搓一块儿,结实,半年也走不烂。”
  1933年11月,25岁的李先念穿上余官章为他打的草鞋,在反六路围攻战役中,指挥部队在黄猫垭地区一举围歼国民党军1.4万余人,广昭战役歼敌800余人,缴枪600余支,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剿,并踏上了举世闻名的长征路。

他和妻子一同当了李先念的兵

  余官章7岁那年,自幼丧母的何琼莲被父亲卖到余家当了“抱女子”(童养媳)。1932年,两人拜堂结为夫妻,红军来了之后,又一起在苏维埃政府工作。余官章任保管员,何琼莲当了妇女主任。“她人长得漂亮,搞宣传比我厉害!”
  红军大部队开始转移的时候,余官章和怀孕的妻子一起参了军,当了李先念的兵。
  “子弹跟筛豆子的声音一样,密密麻麻的。”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长征第一战——强渡嘉陵江,在惨烈的红军战斗史上算不上激烈,但对于拄着一根树枝行军的余官章,已经是莫大的考验。
  “你就躲在这儿,别出来!”何琼莲让丈夫藏到江边一人高的草丛里,只说了一句“你回家吧,我跟他们走,革命胜利了就回来。”便随大部队走了。
  嘉陵江边掉队后,回到家中的余官章被“还乡团”抓了起来。
  凶神恶煞的“还乡团”,要余官章带他们去找藏有红军布匹、棉花的山洞。余官章正在迟疑,国民党的马刀猛地砍在他右手上,大拇指从虎口处随即断开,仅剩下一层皮连着手掌。
  敌人把他绑在关帝庙石柱上,严刑拷打,逼他说出谁是苏维埃干部?谁参加了红军?余官章沉默不语。气急败坏的敌人又朝他左手小臂上开了两枪。
  后来,无可奈何的敌人放了余官章。他爬上了九龙乡附近的阴灵山,被一位老道士收留了48天。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