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老革命家伍修权轶事

2017/11/21

卢弘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我国的古老谚语,其实不然。近朱者未必都“赤”,近墨者赤必都“黑”。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伍修权的经历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赞许与信任

  1925年,年仅17岁的中学生、共青团员伍修权,被党选派去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他同期同班的同学有王明、博古、张闻天和王稼祥等人,伍修权与其中有的成了亲密学友、战友甚至挚友知交,如王稼祥。在中大学习期间,个子小野心大的王明,笼络和纠合了一些人,把持了中大党组织支部局,结成了所谓的“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回国后又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占据了中共中央最高领导层,形成了以王明为首的“左”倾教条小宗派,在党内实行了“左”倾错误统治,上述几人曾被称为这个宗派的“四大金刚”,以致后来他们都被认为犯了错误,并且因此检讨了几乎一辈子。但是与他们一直关系密切的伍修权,却并未受影响。毛泽东曾当他的面对外宾说,许多从莫斯科回来的人都反对过我,伍修权也是从莫斯科回来的,却从来没有反对过我。这表明伍修权并未参与过王明等的宗派活动,因而深得毛泽东的赞许与信任。
  伍修权在中大同班同学中,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与他同龄。曾与伍修权一起出国进中大的,共有11个湖北老乡、老同学,学习几年后其中有的人,竟投靠了国民党,跟着蒋经国跑了。这几人与伍修权关系很好,但是他们的政治转向丝毫没有影响到伍修权。直到他们晚年,才向已成为中共要人的伍修权表示要落叶归根回大陆,并一起做老同学蒋经国的统战工作。

良知和勇气

  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伍修权从莫斯科中大和步兵学校毕业后,被派到苏联远东地区。在“中东路事件”后,苏联红军占领了我国东北一些地方。作为苏联红军随军翻译的伍修权参与了审讯和处理被俘的中国军民。在此期间,他虽受到苏军信任并重用,却没有追随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反而利用机会做了不少有益于中国同胞的事,如将苏军虏获的仓库粮食,分发给了当地平民等等。
  伍修权在苏联远东地区时,为正在那儿的中国同志及华侨华人,做了许多促进两国人民互相了解密切合作的事。由于他的积极工作,苏军边疆保卫局党组织发展他为“联共(布)党”党员。正当他在苏联发展顺利将获升迁时,他又坚决要求回到祖国。1931年5月,抛弃了相对安定优裕的生活,伍修权只身冒险回国,当年夏天进入闽赣中央根据地,投入了工农红军的反“围剿”战争,首次参战就负了伤。

追随毛泽东

  1931年底,伍修权从闽西调往赣南,在瑞金红军学校担任军事教员兼学员连队指导员。他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久已闻名的毛泽东。当时,毛泽东正受到“左”倾错误中央领导的排斥打击,“红校”让他给学员讲课,其讲题是帝国主义侵略,怎样破坏了我国的民族经济。这本来是个政治经济学课题,内容比较枯燥,带有学术性和理论性。伍修权在莫斯科学习时,只见来讲课的苏联老师抱着大堆马列原著和摘录卡片,拿着写好的教材文稿,不断引经据典。但是毛泽东来讲课时,手头连一纸提纲也没有,更没有什么洋书巨著和卡片之类,一上来就聊家常似的,他指着身边农家的木桶、竹篮等等讲,我国南方的老百姓,都是用竹篾来箍木桶、木盆,帝国主义入侵后,带来了西方生产的铁丝,使我国改用铁丝来箍桶箍盆,这就挤垮了中国的竹篾市场,造成了广大竹篾手工业者失业,侵犯了我国的经济利益。毛泽东就这样把本来比较深奥的问题,讲得生动活泼又幽默风趣,连不识字的人也听得津津有味。这使刚见到毛泽东的伍修权,马上被其吸引并由衷敬服了。这次讲课,毛泽东就以自己的才华和思想,影响了伍修权的一生。伍修权由此决定自己将一生追随毛泽东,从此跟毛泽东干了一辈子。

翻译加战友

  伍修权在中央苏区的重要工作之一,是为当时的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作翻译。他见李德其人凭藉权势作威作福瞎指挥,动不动就训人骂人处分人,连朱德总司令和刘伯承总参谋长等都不放在眼里,红军将领萧劲光竟几乎被其枪毙。李德所有这些活动,并未使伍修权接受李德军事教条主义和“左”倾冒险主义思想,反而对其反感。他常在工作中力求缓解李德与周围同志间的矛盾冲突,设法保护受到错误处理的同志。李德骂人的话,伍修权尽量不给翻译,以求稳定党和军队的大局。同时他又一再向上级反映自己对李德的不满,并曾请求调动自己的工作,他表示宁去当马夫、伙夫,也不想当这个洋大人的助手。中组部长罗迈(即李维汉)劝他安心工作,因为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来接替,他只得服从了组织,一直工作到遵义会议后李德下台,他才去担任红三军团副参谋长,成了彭德怀、杨尚昆和叶剑英的亲密战友。
  在“左”倾错误统治时期,伍修权如果受影响和积极效劳,很可能因此受重用以致青云直上。他在中大的老同学都当了大“官”,王稼祥是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张闻天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博古更成了中共中央“总负责”。伍修权虽是他们的好友、老同学,却并未追随和依仗他们,从不跟着他们的错误跑。
  长征中由于减员很多,不得不将部队缩编。红三军团撤销了师一级领导,原来的师级指挥员黄克诚、李天佑等,安排到军团司令部当作战、侦察等科长,都成了伍修权的下级。但他们毫不计较,照常积极工作并服从领导,这使伍修权很受感动。爬雪山过草地时部队再次减员,伍修权主动要求下放,调到所属十团担任团参谋长,使自己一下降了几级。正是过草地中,他运用在苏联学到的骑兵知识,带部队打垮了反动武装的骑兵袭击,还缴获和打死了一些战马,让饥饿的红军分吃了不少马肉。



Copyright @2014 www.hubei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1032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