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毛泽东与《湘江评论》

2018/07/10

高 璞

    1919年4月,毛泽东在上海送走第一批留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友之后,回到了湖南。时逢巴黎和会在法召开,随即“五四”运动的大潮席卷全国,各地纷纷致电北京政府,积极响应北京学生的号召,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和游行。在湖南的毛泽东直接领导和参加了长沙各校学生游行活动,与从属北洋政府的皖系军阀张敬尧发生激烈冲突。面对张的暴行,毛泽东强烈地感到“张毒不除,湖南无望”,着手发动“驱张运动”。
  在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毛泽东深感急需创办一种刊物,以扩大革命宣传,提高群众觉悟,推动运动前进。1919年7月14日,湖南学生联合会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创办了《湘江评论》,毛泽东任主编。《湘江评论》创刊伊始,能够为刊物写文章的人并不多,毛泽东经常夜以继日地自己动手赶写。《湘江评论》各期主要的文章都由毛泽东执笔。这份4开一张的周刊既有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又有明快辛辣的小专栏。它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长沙的街头巷尾,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湘江评论》宣传新思潮,批判中国旧文化、旧道德,热情歌颂俄国十月革命,积极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介绍欧洲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确认“五四”运动是世界革命潮流在中国的发展,号召中国工农大众和其他各阶层人民实行民主大联合,共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封建主义的压迫,号召青年以天下为己任,为夺取中国革命胜利而勇敢斗争。
  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毛泽东撰写了《创刊宣言》,他慷慨陈词:“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遂取的方法,多所畏缩的说话,于今都要一改旧观,不疑者疑,不取者取,多畏缩者不畏缩了。这种潮流,任是什么力量,不能阻挡。任是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面对“五四”运动后澎湃激荡的思想解放潮流,毛泽东以革命者的战斗姿态向同胞们大声疾呼:“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顺他的生,逆他的死。如何承受他?如何传播他?如何研究他?如何施行他?这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即是湘江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
  宣言的发表,充分表现了毛泽东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和勇于反抗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精神。他以辛辣的笔调、雄辩的事实,揭露旧中国的落后,以激励的语言描绘着未来中国的希望。他沸腾的政治生活,可以说由此开始。毛泽东在这一时期,深受陈独秀及《新青年》影响。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在北京前门外新世界商场散发传单号召民众斗争时,被北京警察厅和步兵统领衙门便衣密探逮捕。陈独秀的被捕立即引起全社会的强烈反应。毛泽东立即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发表了《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在这篇两千多字的文章中,毛泽东介绍了陈独秀被捕的经过及各方的营救情况,以激越的文字赞扬了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功绩。我们仔细比较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所陈述的学术及政治观点,和毛泽东此期间在《湘江评论》上发表的多篇文章所提倡的各种主张,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毛泽东在第一次北京之行时虽然对各种思想尚无定论,但陈独秀、李大钊所宣传的马克思主义已成为影响毛泽东的重要思想之一。
  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上发表的最重要的文章,应该是第二期至第四期连载的长篇文章《民众的大联合》,这也是他对中国革命如何改造国家挽救社会所作的新的探索。在这篇文章中,毛泽东首先从近现代西方革命形势说开去,推论辛亥革命失败和“五四”运动成功的原因。他说辛亥革命“乃留学生的发踪指示,哥老会的摇旗呐喊,新军和巡防营一些丘八的张弩拔剑所造成的,于我们民众的大多数,毫没关系。”而“五四”运动则不然,“我们已经得到了实验,陆荣廷的子弹,永世打不倒曹汝霖等一班奸人,我们起而一呼,奸人就要站起来发抖,就要舍命的飞跑。”文章还具体谈到了民众大联合的方法,他认为中国的革命要想取得根本的胜利,只有依靠民众的大联合,这已被俄国的十月革命和中国的“五四”运动证明了的。他预言:“我们中华民族原有伟大的能力!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我敢说一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较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他由此号召:“诸君!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的向前!…‘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准干?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积极进行!”
  由于《湘江评论》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道出了人民的心声,从而受到了广大革命青年和爱国人士的欢迎。创刊号印了2000份,当天就抢购一空,随之又加印了200份,依然供不应求。所以,从第二期起,《湘江评论》每期印5000份,不仅行销湖南,而且很快传播到武汉、广州、成都、北京、上海等地,反响非常强烈。
  李大钊、陈独秀看到《湘江评论》后,评论它为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刻的一份刊物。新文化运动的代表刊物——《每周评论》第三十六期上著文,对《湘江评论》予以介绍:“武人统治之下,能产生出我们这样一个好兄弟,真是我们意外的欢喜。…“《湘江评论》的长处是议论的一方面。第二、三、四期的民众的大联合一篇大文章,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确是现今重要的文字。”北京的《晨报》也称《湘江评论》“内容完备”、“魅力非常充足”。全国各地的重要报刊纷纷转载《民众的大联合》这篇文章,《新青年》、《星期评论》和《湖南》还特别推荐了这篇文章。
  一时间,《湘江评论》以它丰富深邃的思想、豪迈奔放的气概,成为“五四”运动时期反帝反封建、探索中国未来命运的影响巨大的刊物之一,对湖南的革命运动,特别是驱张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湘江评论》的巨大影响和战斗精神引起了军阀张敬尧的恐慌,在《湘江评论》第五期刊印出后未及发行,就遭到了张的封禁,至此,《湘江评论》在存在了短短的一个月后,被迫停刊。
  (摘自《中国档案》2010年第11期)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