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最后的全家福

2021/04/06

任晨慧  李 勇

邓中夏与妻子李慧馨、孩子在莫斯科的合影

放弃厚禄投身革命

  1929年初,邓中夏一家三口在莫斯科团聚,拍下了一张合影。这是邓中夏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也是最后的全家福。

  当时邓中夏在莫斯科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照片上的邓中夏,目光炯炯,正当盛年。父亲怀里的婴儿,全然不知自己即将被送往保育院,从此与回国投身革命的父母永别。照片背面有妻子李慧馨手写的一行俄文,译成中文的意思是“只给无所畏惧的男人”。

  拍了这张照片之后没多久,邓中夏就回国了,不久妻子李慧馨也被调回国内,孩子流落苏联,不知所终。邓中夏牺牲之后,组织专门派人找过这个孩子,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照片里的孩子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也再没见过自己的孩子。

  邓中夏(1894年—1933年),湖南宜章人,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人、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

  1917年,邓中夏考入北京大学,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影响下,在五四运动的洗礼下,邓中夏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0年,他协助李大钊发起成立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并将主要精力放在宣传马克思主义、发动工人运动上。在此后许多李大钊组织的行动中,我们都能见到邓中夏的身影,如前往北京蒙藏学校发展蒙古族共产党员,参与创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等。

  1920年秋天,邓中夏以优异成绩从北京大学毕业。他放弃了出国的机会,也拒绝了父亲给他在北洋政府找的待遇优厚的工作。他对父亲表示“我要做公仆”。

  作为中国共产党初创时期的重要领导人,邓中夏一直战斗在中国革命的最前沿。1921年8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上海成立,邓中夏担任北方分部主任,负责领导北方工人运动;1922年7月在党的二大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他先后参与领导了长辛店铁路工人大罢工、开滦五矿工人大罢工、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等工人运动。

  1925年6月,邓中夏参与组织领导了著名的省港大罢工,这是他人生中最灿烂的篇章之一。省港大罢工持续了一年多时间,给英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对于省港大罢工的意义,邓中夏认为“不是什么增加工资,减少时间,改良待遇之经济斗争,而是为争民族生存与国家体面之政治斗争”。在罢工取得胜利后,邓中夏在《新努力》中写道:“中国一日不得自由独立,我们的责任未尽”,“工友们新的革命时期开展了,要我们斑斑的鲜血染成灿烂的中华民族解放的历史,我们努力呵!”

从容走向雨花台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邓中夏调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筹备与参加了党的八七会议,会后秘密到达上海,在十分复杂危险的环境中积极恢复党的组织。1928年,邓中夏赴莫斯科出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当选执行委员,1930年7月回国,任中共湘鄂西特委书记、红二军团政委。

  1931年冬,受王明“左”倾错误的打击,邓中夏被撤销了一切领导职务。他被安排在中共沪东区委宣传部写写传单、刻刻钢板,干些杂务。在这样的逆境中,邓中夏对党的事业依然忠心耿耿。他说:“一个人遇到挫折是难免的,也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受到挫折便失去了信心。”

  1932年秋,组织派邓中夏担任中国赤色互济总会主任兼党团书记,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重要外围组织。它的主要任务是“动员和组织各阶层的力量来营救被敌人逮捕和关押的同志及朋友;照顾和救济死难烈士的家属”。

  当时有些同志不安心从事这项工作,邓中夏耐心地开导说:“我们这样的人做事,不能选择哪儿干得痛快,重要的是看对革命是否需要。最危险、最危难、别人都不喜欢的岗位,经得起考验的老同志应当义不容辞的站上去。”

  1933年5月15日,邓中夏在上海法租界被捕,后被转押至南京国民政府宪兵司令部看守所。在酷刑审讯面前,邓中夏坚贞不屈。与邓中夏一同参加过省港大罢工的谭天度,晚年回忆了他在狱中与邓中夏的一段过往,邓中夏刚进监狱时,谭天度怕周围的人不尽可靠,没有立即与之相认。后来,他找到机会问清了邓中夏被捕的经过,当得知邓中夏的身份已经暴露后,他“当时几乎都要哭出来,但也没有什么办法”。邓中夏知道自己很难活着踏出监狱,但神色镇定地与狱友们分析革命发展的情势,“有时谈到时局恶化,而反动派却卖国腐败,仍然会和往常一样,慷慨激昂地严厉谴责”。

  狱中秘密党支部派人在放风时间悄悄问邓中夏:“大家想知道你的政治态度?”邓中夏一听连说:“问得好!请告诉同志们,我邓中夏就是烧成灰也是共产党员!”参与审讯的一位国民党要人曾问他这样强硬,难道不想出去,不想获得自由吗?邓中夏回答:“我未进来之前,倒想到有一天会进来,现在进来了,倒从未想到要出去!”他在监狱的墙壁上写下“伫看十年后,红花开满地”的诗句,表达了对崇高理想的执着坚守和无限憧憬。

  1933年9月21日,邓中夏壮烈牺牲在雨花台,年仅39岁。在狱中的最后几天,他给党组织写了一封短信,信上写道:“同志们,我快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胜利终究是属于我们的!”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