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三、农协联络员

2014/12/17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在广东誓师北伐。在工农运动的策应下,北伐军所向披靡,节节胜利,宣化店地区的中共组织日趋活跃。

  初秋的一天,因回家租种佃田而辍学在家的何耀榜站在田头,望着一片金黄的稻谷,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辛辛苦苦忙了大半年,赶上了好年景,可收成虽好,地主就要来逼租索债了。

  突然,身后有人向他打招呼:“今年的收成不错吧!”

  何耀榜转过身,见是郑新民老师来了,忙回过神,满脸笑着说:“谷子长得再好也是地主的,开春望麦黄,插秧望谷黄,谷黄还是饿肚肠呀!”

  “难道不交不行吗?”郑新民拍了拍何耀榜的肩膀,随口启发了一句。

  接着,郑新民介绍了全国各地闹农运的情况,然后对何耀榜说:我们也要组织起来闹革命,分了土豪劣绅的田地,就不用再交租了。到时候,谁种田谁收谷,谁劳动谁吃饭。听到这些话,何耀榜心里十分痛快。

  晚上,何耀榜在茶坳山口上乘凉,听到人们纷纷议论。这个说,郑新民是共产党啦,共产党就是要“革”地主老财的命,分他们的田地和财产;那个说,黄安县的高桥、七里坪、紫云、仙居闹起来了,他们正在办“黄学”,成立农民协会,让穷人当家作主;还有人更兴奋地说,盖子快揭开了,革命就要闹到山里来啦,真是这样,我也要跟着干!

  何耀榜一面听,一面想:真像说的这样,那就好了。大哥不用种土豪的佃田,二哥、三哥不用当长工。种自己的田,吃自己劳动的粮,穿自己做的衣,那该多好呀!想着想着,就像革命马上就要胜利一样地兴奋。

  不几天,三哥何耀主回来了,介绍了外地的一些情况,全家人感到特别新鲜。何耀主对弟兄们说,共产党正在四处活动,发动老百姓成立农民协会。到时候,我们全家人都要参加,不要落在别人的后面。

  “什么是农民协会,是干什么的?”嫂子忙问。

  “农民协会是农民管理自己的组织,今后一切大事农民协会说了算,会董、保正、村正不起作用,只能听候农民协会差遣!”

  “财主们答应吗?”大哥又问。

  “只要我们穷人团结一心,他们不得不答应。不答应我们就分他的田,分他的地。”何耀主说。

  大家面面相觑,又惊又喜。

  很快,王家庄人来人往,成立农民协会的风声不胫而走。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竹竿河滩上人山人海,密密麻麻地铺成一大片,连平日不大出门的白发老人,也在儿孙们的搀扶下来到河边。有的敲锣打鼓,有的拿着锄头、冲担、长矛、大刀,有的挥舞着小红旗,边摇边喊:“乡亲们,快静下来,开会啰!”

  被招呼的群众静下来,熙熙攘攘地坐在土台下。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郑新民、王士俊、郑墨林、李清白、何耀主等人,从容地走上土台。郑新民用浑厚的乡音开门见山地讲道:“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过去,我们受苦受累,成年的劳作都被土豪劣绅夺走了。我们流的血汗,我们流的眼泪,不能像这竹竿河水一样没有止境,这样的年代应该过去了。眼下,国民革命军为消灭军阀,打倒吴佩孚,替我们穷苦大众报仇,已经打过湖南,正向湖北挺进。而反动军阀,试图阻挡革命军前进的步伐。乡亲们,我们能答应吗……”

  何耀榜领头高呼:“坚决不答应。”接着,打倒军阀的口号此起彼伏,像暴风雨般从会场上卷过。

  过了一会儿,轮到何耀主讲话了。他说,军阀是土豪劣绅的总后台,我们既要打倒军阀,也要打倒土豪劣绅。要打倒土豪劣绅,就要成立农民协会。他宣布从今天起,王家庄农民协会正式成立。随后,何耀主指了身边的一张桌子说,谁要是自愿参加农民协会,举起手,在这里报个名,签个字,或按个手印。

  台下举起树林般的双手。

  何耀榜走到讲台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听见大哥大嫂在身后喊道:“耀榜,给我也签上一个!”

  就这样,何耀榜全家加入了农民协会。

  11月底,贺龙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师经过宣化店,继续北上。宣化店沸腾了,整个村镇一片亢奋。郑新民、王士俊、何耀主组织农协会员,编成交通队、向导队、慰劳队,配合北伐军在大胜关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俘虏军阀士兵1000余人,缴获大批战利品,胜利攻克罗山县城。

  很快,宣化店地区各村建立了农民协会,农民高举犁头旗,手持大刀、长矛和生产工具集中在一起,听农会干部演讲,然后一起游行示威。一场暴风雨般的农村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声震天撼地。农民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惬意痛快,扬眉吐气。过去凌驾于他们头上的土豪劣绅胆战心惊,有的低头认罪,有的躲避他乡。

  参加农会的人更多了,革命气氛更浓了,郑新民、王士俊进一步引导农协向封建势力进行猛烈进攻。随着革命高潮的到来,郑新民的工作一天比一天繁忙。在三哥何耀主的推荐下,何耀榜成了郑新民的联络员。他走村串户,上传下达,搜集土豪劣绅的情报,传递各村开展农民运动的信息,成为郑新民的得力助手。

  在党组织的指导下,农民协会把斗争的矛头指向本地的地主阶级,不仅政治上把他们打翻在地,而且经济上也开始了清算,对他们用以统治人民的各种工具和陈规陋习予以破坏和禁止。开粮仓,烧地契,打菩萨,毁神像,放小脚,短短几个月时间,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如丧考妣。

  剧烈的农村社会革命,使一部分土豪劣绅如坐针毯,惶惶不安。有的赤膊上阵,公开对抗;有的潜伏外地,伺机反扑;有的伪装老实,静观其变;有的钻进农会,暗中破坏。农村的阶级斗争和社会矛盾十分尖锐复杂。

  一天黄昏,何耀榜跟随郑新民去茶坳调查了解情况。俩人刚走出村头,转过一道山坡,突然发现有人从山上的树林里钻了出来。来人手持一把柴刀,有意在手中晃了几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何耀榜眼尖,一眼便认出此人就是董财主家的“帮工”,浑号“臭狗屎”。于是,他快步上前,大声地喝道:“你想干什么,受谁的指使?”

  其实,何耀榜心里早就明白了八九分,他是在明知故问,稳定对方的情绪。昨天,在郑新民的指挥下,王家庄的几个农协骨干抄了董财主的家。“臭狗屎”这次前来挑衅行凶,显然是被主人收买了。

  “没有谁指使,好汉做事好汉当!”臭狗屎说。

  “你知道他是谁吗?”何耀榜指了指身后的郑新民对臭狗屎说,“你我都是穷人,大家好不容易有了这一天。如今我们穷人翻了身,应该感激他才是,怎能好歹不分,恩将仇报?再说,怨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要见利忘义,鬼迷心窍啊!”

  何耀榜一番话,说得臭狗屎六神无主。过了一会儿,臭狗屎似乎若有所悟,丢下柴刀走开了。

  郑新民对何耀榜笑了笑,说道:“看来他是迫不得已,其实内心里是拥护我们的!”

  后来,臭狗屎果真参加了革命队伍。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