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勇劫税卡

2014/12/17

  宣化店工委成立后,按照鄂东北特委的指示,一面组织群众,一面发展武装,在继续发展黄学的同时,秘密组织“穷人会”和农民小组,抵制豪绅地主的压迫剥削。很快,宣化店东南方圆几十公里,成为共产党人可以公开活动的区域。

  革命力量发展了,南来北往更为密切。鄂东北特委南去黄陂、孝感指导工作,南部几县的党组织和游击队去柴山堡汇报情况,都要途经宣化店。于是,工委根据工作的需要,决定在宣化店设立秘密联络点。

  宣化店地形南高北低,街道依山势走向而建,长不到三里,沿竹竿河而立。南端高处有一栋两层楼房,在当地较为气派,原为“五美园酒馆”,生意兴隆。这里居高临下,从楼上向下望去,整个街道一览无余,一目了然。郑新民以筹集宣化店小学经费为名,接过这家酒店,改名为“醉仙楼”。那招牌上黑底红字、遒劲有力的“醉仙楼”三个大字,还是郑新民亲笔题写的。

  郑新民是宣化店地区的名人,“醉仙楼”一开张,土豪劣绅便怀疑这里是共产党人设立的联络据点。于是,他们假心假意,赠送了一副对联,进行试探。

  醉而醒醒而醉醉醉醒醒醒醒醉醉

  仙而佛佛而仙仙仙佛佛佛佛仙仙

  这副模棱两可的对联,实实虚虚,虚虚实实。大意是说郑新民开办醉仙楼酒馆,筹集办学经费是幌子,实则是在进行地下活动。尽管他们将信将疑,由于革命力量正在迅猛发展,他们只能无可奈何。

  宣化店物产丰富,是鄂豫边界农产品的集散地。由于货物吞吐量大,民谚有“挑不完的宣化店”之说。清光绪年间,汝南光道朱寿镛设厘金局于此,征收货税。中华民国建立后,在此成立了罗山、光山、正阳“百货征收总局”,以榷三县之货。

  “百货征收总局”,就是税卡。他们在当地巧立名目,横征暴敛,敲诈民财,吸取民膏,群众十分厌恶。1928年10月上旬,税卡准备将一大笔税款解押罗山县城。工委得到确切情报后,决定拦截这笔税款。

  然而,宣化店街上的税卡和商团拥有几十人枪,戒备森严,难以下手。

  这天,何耀榜走进醉仙楼,一进门就看到店老板和几位厨师正在忙着。管帐老板郑丹衢停下手中的活计,迎上前问道:“吃过饭吗?”

  听到何耀榜的声音,郑新民从楼上走下来说道:我在等你。接着,郑新民向郑丹衢打了声招呼:炒两个小菜,我要同小何喝上两杯。

  郑新民见何耀榜有些不自在,轻轻地说道:“自家酒馆,可以尽兴。”

  何耀榜酒量在特务队里屈指可数,人人皆知。酒菜上桌之后,郑新民便要何耀榜敞开胸怀,举杯畅饮,并说:“今天,我们不是师生,也不是上下级,而是同志、朋友关系。听说你有酒量,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海量也可吓倒对方。”说着,他又招呼郑丹衢老板,拿一罐好白干酒来。

  “既然先生这么宽容,那我就不客气了。”何耀榜高兴地挥着手:“老板,拿大碗来。”

  何耀榜一连饮了三大碗。

  “壮哉!”郑新民翘起大拇指。

  “先生,这次怎么干,你说个意见吧?”何耀榜酒未醉,心更明。三大碗到肚,脑子里仍然想着工作。

  “先喝酒,酒后再说!”

  何耀榜又饮了三大碗,仍然面不改色。吃了一些饭菜之后,何耀榜起身对郑新民说:“酒足饭饱,出去走走,怎么干,边走边说吧!”

  宣化店是罗山县的第二大集镇,面积和县城差不多,城墙砖石结构,极为坚固。为防万一,南面加修了一座子城。郑新民与何耀榜走出醉仙楼,由北向南,很快就走到了子城边。郑新民讲述着整个鄂豫边区的斗争形势,传达了鄂东特委要求尽快组织武装,打击土豪劣绅,开仓济贫,发动群众的的指示。随后,郑新民说道:周边几个县好消息不断,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我们不能落在后面!

  何耀榜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先生说怎样干,我就怎样干!”

  他们边走边聊,来到设在子城内的“百货征收总局”。眼前是一座宽大的院落,朱红的大门旁边站着一个税警,手提长枪,虎视眈眈,禁止任何人进入。郑新民眉头一皱,拉着何耀榜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一里远的银山顶上。郑新民说:百货征收总局门口枪兵把持是有原因的,听说局长陆章近期要押送银元到罗山县城,这是他们趁农民赶集的机会,敲诈勒索的一笔不义之财。

  “除掉陆章,夺取这笔不义之财!”何耀榜捏紧拳头,一副坚决有力的态势。

  “今天找你来,正是商量此事。陆章正紧闭着院门,清点封存银元。明天是最后一天,我们准备在他们启程的头一天晚上下手。如若让他们上了路,一路上有经过训练的武装押运,那就困难大多了。”

  郑新民又补充说:“我们把特务队和‘黄学’会员骨干动员组织起来,明天晚上行动。你的任务是带领12人的突击队,进入陆章的房间,杀掉陆章,抢运银元。”

  何耀榜当即表态:“请老师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责任重大,到时候别紧张得忘了开枪!”郑新民开了个玩笑,又说:“今天晚上开始准备;明天上午继续察看地形,摸清税卡内部情况,掌握敌人动静;下午研究战斗部署,你代表突击队提出行动方案。”

  第二天夜晚,东峰庵至宣化店的山林古道上,晃动着一群黑黝黝的人影。他们是郑新民、郑作吾率领的48名红军特务队和“黄学”会员,正疾速地向宣化店前进。何耀榜带领着精挑细选的12名突击队员,走在最前面。

  午夜,大街上一片沉寂,这支队伍抄小路快步来到子城周围。郑新民首先用暗号与子城内线邱海如取得联系,令其打开了城门。随即,何耀榜率特务队员冲入子城,进入税警住房周围,占据有利地形;郑作吾带着一支队伍把商团大门团团围住,并用木楔楔紧大门,防止商团援助税卡。

  夜深人静,此时陆章正在和几名下属清点银元,做解运前的准备工作。他们将两万多块银元全部装箱,只等天亮开始押运。忙碌完毕,陆章坐在太师椅上,跷起二郎腿,脸朝天花板,眯缝着双眼,嘴上叨着香烟,悠然自得地吸着。随着烟雾升腾,他的思绪也插上了翅膀,飞到九霄云外,仿佛金钱、美女、官位,一一朝他走来。

  就在陆章得意忘形之际,何耀榜率突击队员从华舫庭屋顶翻进税卡。两名值班税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缴了枪械。何耀榜命令特务队立即分成两路,一路闯进陆章的住室,一路控制西屋大门。

  陆章见自己的住所突然闯进来一群陌生人,以为是“土匪”来了,故作镇静地说道:“兄弟们来此,无非为的是钱财。”他指了指房间里一箱箱封存好的银元说:“你们要多少,随便拿!”

  何耀榜走上前,逼近一步:“我们不仅要钱,还要你的狗命!”

  “强人饶命!”陆章“啪”地一声跪在地上。

  “什么强人,我们是共产党。”有人说。

  “共先生,饶我一命,只要不杀我,这些银元都归你们!”陆章匐匍在地,苦苦哀求,往日的威风一扫而光。

  何耀榜使了个眼色,特务队一声枪响,结果了陆章的性命。

  此时住在西屋里的税警,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不停地打着呼噜。正巧有一名税警起来小解,听到陆章住所传出的枪声,意识到情况不妙,于是惊惶失措,大呼小叫:“土匪来了!土匪来了……”

  “谁是土匪?你们才是土匪,老子是特务队!”

  “上!”何耀榜一挥手,突击队员像猿猴似的一个个顺着屋檐前的梁柱奋力上爬。上到屋顶,揭开天窗,有人点燃“三眼铳”。只见三声巨响过后,税警住室烟雾迷漫。他们以为炸弹在头顶上炸开了,一个个屁滚尿流,晕头转向,丑态百出。

  听到三眼铳的爆炸声,一队战士破门而入,厉声喝道:

  “不许动!”

  “交枪不杀!”

  “谁动打死谁!”

  税警们乱七八糟地拥挤着,有的趴在地上,有的躲藏在别人的背后,有的扑在墙上,有的蹲在地上,有的举着双手,全身发抖。

  仅仅半个小时,战斗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这次战斗,击毙税警四人,缴枪十余支,缴获银元两万多块,特务队无一人伤亡。

  撤离宣化店时,战士们背着沉甸甸的银元,有说有笑,疾步如飞。他们故意绕道而行,从西门外过竹竿河到金山岗,走了好几里之后才折回东南方向,奔向东峰庵。

  杀了陆章,人心大快,穷人奔走相告,庆幸除了一害。财主们则坐卧不安,害怕遭遇同样的命运。郑新民有意派人到大街上放风:“税卡局长被杀,税款被抢,是西边姚老约民团干的。”也有人说:“商团带着几十条枪驻在子城里,让人把税卡打了!要不是他们互相勾结,那能一枪不发?”

  这么一讲,许多商人和土豪劣绅怀疑商团坐地分赃。商团团长马厚甫听说有人准备到罗山县城去告状,知道自己百口难辩,连夜挂职潜逃。宣化店工委没费一枪一弹,又瓦解了商团武装。

  打下税卡之后,工委将缴获的银元一部分送交边区特委和红军部队使用,一部分派人到武汉和河南采购枪支。不久,工委以特务队为基础,组建了特务营,何耀榜成为特务营的一名队长。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