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一、枪打出头鸟

2014/12/17

  大别山区星火燎原,鄂豫边、豫东南、皖西北相继建立了三块根据地,诞生了红31师、红32师、红33师三支主力红军,武装斗争初具规模。为实现党在整个大别山地区的集中统一领导,开创大别山武装割据的新局面,1930年2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鄂豫皖特区,郭述申任书记,许继慎、徐向前等为委员;随后中央又决定红军第三十一师、红军第三十二师、红军第三十三师整编为红一军,三支红军依次改编为红一师,红二师,红三师,许继慎任军长,曹大俊任政治委员,徐向前任副军长兼红1师师长。

  红一军成立时,国民党新军阀大战正在中原大地展开,双方百万大军厮杀于平汉、陇海、津浦线上。红一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实施进攻作战,积极向外发展的战略,决定徐向前率红一师向平汉线南段出击,许继慎指挥第二、第三师东征皖西。

  陈家燕窝、傅家堂和观音寨,夹在宣化店、汪洋店两块革命根据地中间,是大地主陈秋甫、颜香庭、曾丰庭和惠元和尚的老巢,拥有200多支步枪和大量的土炮、土枪,筑有坚固的城墙和炮楼。每当国民党军队进犯根据地时,这3个据点的民团和土豪劣绅为虎作伥,反攻倒算,群众恨之入骨。红一师这次出击平汉线,宣化店是其主要活动区域,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割除这块毒瘤。

  何耀榜率领严畈赤卫营,配合红1师作战。

  地方武装是人民军队的重要来源,徐向前总是有意识地交给他们一些作战任务。这次红一师出击平汉线,地方赤卫军直接受到徐向前的教诲和影响,何耀榜亲眼目睹了徐向前“集中作战,分散游击”战术在实践中的运用。

  10月3日晚,天空下着小雨。夜深人静,何耀榜率领赤卫军将敌武器较少、守备较弱的观音寨悄悄地包围起来。夜茫茫,雨蒙蒙,赤卫军在雨夜中静静地等待黎明。拂晓前,观音寨附近山上升起一大堆篝火,这是指挥部发出的进攻信号。“乒、乓!”几声枪响,红1师一个连似一把利剑直插敌人心脏,何耀榜同时率两个连,越过工事,冲进城寨。在红军和赤卫军的两面夹击下,还在睡梦中的敌人晕头转向,狼狈逃窜。红军和赤卫军很快歼灭了观音寨民团。

  何耀榜率赤卫军第一次配合主力红军作战,倍感胜利的喜悦。

  陈家燕窝是地方民团中危害最大、守备最严、工事最坚固的一座堡垒。它建在一座孤山下面,山上树木葱茏,四面悬崖峭壁,只有一条小路进入城墙里面。据点内的匪首陈秋甫,是这一带有名的恶霸,手下有百余人枪,横行乡里,欺压群众,无恶不作。红1师和罗山独立团、赤卫军将陈家燕窝团团包围,决心消灭这股敌人。

  红军摆出强攻的架式,据点内的民团乱作一团。这天,浑名陈胖子的陈秋甫组织大小头目开会,商量对策。陈秋甫不断给手下打气:只要守住这个寨子,守它个十天半月,国军就会来解救他们,大家还可以得到一份赏钱。

  有个小头目涂宏宝,是被红军俘虏后释放回来的,知道跟红军打仗的滋味,忍不住轻轻地说了一句:“红军战术巧,来势猛,且人数占绝对优势,我看不好守啊!”

  陈胖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指着涂宏宝的眼窝:“不要胡言乱语,你这是长红军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涂宏宝自知失言,连赔不是。

  几个小头目见涂宏宝说了一句老实话,讨了一场没趣,一个个睁着眼睛阿谀奉迎,说陈家燕窝固若金汤,只要紧闭寨门,拖它个十天半月,红军自然会不战自退。

  陈秋甫要求民团头目各负其责,加紧防守,不让一个红军靠近城墙。那些头目只好一个个表示忠心,挡不住红军的进攻,提着脑袋来见。

  到了第4天下午,一个团丁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陈秋甫跟前:“报告团长,红军每人背来一捆稻草,将稻草垒成一人来高,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进,我们的枪炮不起作用。他们已靠近城墙,有的已登上了城墙”。

  陈秋甫没料到红军会来这一手,立即赶往前沿阵地。

  原来,陈家燕窝民团依托有利地形,紧闭寨门,凭险顽抗。红军休息,他们也休息;红军进攻,他们就在在城墙上放枪放炮。红一师和罗山独立团强攻数日,收效甚微。

  久攻不下,指挥部发动红军战士献计献策。这天,徐向前巡视各路部队,来到何耀榜率领的严畈赤卫营阵地。徐向前一边同何耀榜握手,一边问何耀榜是否有信心。

  “报告首长,有信心,大家正在想办法。”

  徐向前听了,笑着说道,红军打仗既要有勇,也要有谋,你们要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尽快拿下这个据点。徐向前说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问何耀榜:“大家提了些什么办法?”

  何耀榜走了两步,认真地回答说,赤卫营反复地进行了讨论,认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大家建议将稻草浸湿,垒成屏障,纵是枪弹射在上面也无力穿透,战士们在后面推着前进,可直到城墙下,然后再用云梯强攻入内,可以一举破敌。

  徐向前认为这个方案可行,点了点头,连声说:“好,就这样办!”

  得到首长的肯定,何耀榜和战士们兴高采烈。当天夜里,他们分头到各村搜集了近万斤稻草,以作攻城之用。

  拂晓前,当独立团和赤卫军组成的“稻草城”向石头城推进时,敌人不知失措,一片慌乱。陈秋甫得到传令兵的报告,急忙上城墙一看,脊梁骨都凉了!只见城墙四周,一堆堆湿稻草,缓缓地向前移动,好像一条长龙在摆动。炮楼上的枪炮声响个不停,但稻草堆若无其事,照样前进,并且很快进入城墙下。红军战士利用城墙这个死角,在火力的掩护下强行登城,打开了寨门。

  城外的红军正一拥而入。

  红军进入了寨子,敌人慌乱不堪。有的爬墙逃窜,有的躲在阴沟、石崖里,有的喊天叫地。陈胖子看见这个阵势,爬起来就跑。他刚刚跑到城墙边上,“飕“的一声飞来一颗子弹,顺着耳朵边擦过去了。好险啰!陈秋甫觉得从前面走不脱,就回头往后面跑。听见子弹在房顶上打得叮叮当当地响,他一头钻进厕所里。谁知他跑得太快,用力太猛,人又太肥,脚一踩上粪坑上的踏板,“咔嚓”一声踏板断了,连人带板掉进了粪坑。这是团丁们用的大厕所,粪坑又大又深,粪水又多又浓。陈胖子一落下粪坑就沉了底,接连喝了几口粪水。他虽然站住了脚,但粪水仍淹到了嘴巴。这时的陈秋甫,上不得上,下不得下,喊不敢喊,叫不敢叫,站在粪坑里,动也不敢动。他安慰自己,站在粪坑里味道不好受,但总比被红军捉住要强。

  这时,何耀榜带着几个战士搜索战场,走到厕所旁,见粪坑里有人在动,而且是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忙喊了一声:“谁?”

  陈秋甫以为是他的团丁来了,连忙回答:“我!”

  何耀榜吆喝道:“你是谁?”

  “我是陈秋甫。”

  “我就是要找你!”何耀榜说着,几名战士伸出了乌黑的枪口。

  陈秋甫抬头看见提着枪的红军,连忙举起双手,请求饶命!

  何耀榜找到了陈秋甫,心想:找了好半天,原来你在这里呀!他见这个肥胖的家伙爬不上来,也不怕他跑了,派人去搬梯子,自己在一旁奚落了几句:哪里不能躲,非要站在粪坑里,真是自作自受呀!

  独立团和赤卫军忙着打扫战场,清理战果。这一仗共歼敌30余人,俘敌100余人,缴获了民团的全部枪械。

  第二天下午,何耀榜押着陈秋甫来到傅家堂,向寨子里的民团喊话,劝他们其放下武器。陈秋甫喊道:“我是陈秋甫,是你们的团长。你们的寨子被包围红军了,快放下武器吧,红军会给你们出路的!”

  随后,何耀榜高喊:“我是何耀榜,你们被包围了!按陈秋甫团长的命令,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吧。否则,死路一条!”

  曾丰庭迟疑不决:“何营长,你我都是本地人,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留一条退路,还是网开一面吧!”

  “你我不共戴天!红军为穷人打天下,要借用你的枪。是战是降,请速定夺!”

  曾丰庭沉默了一会,自知不是红军的对手,乃乞求给他留一条生路。

  “我们会给你出路。这个出路要你自己选择,否则自取灭亡!”

  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红军不费一枪一弹,打开了傅家堂山寨。

  红军和赤卫军消灭陈家燕窝3个反动据点后,罗山独立团又一次扩编,严畈赤卫营编入独立团。何耀榜重回独立团,任独立团营长。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