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捉了一头“大肥猪”

2014/12/17

  大别山革命力量蓬勃兴起,国民政府如哽在咽,如芒在背。

  1930年10月,蒋、冯、阎军阀战争结束,国民党阵营内部暂时出现稳定局面。蒋介石乘机收编大量杂牌部队,进攻鄂豫皖根据地。吉鸿昌三十三师、张印相三十一师、岳维峻三十四师、徐源泉四十八师、肖之楚四十四师、戴民权二十五师、夏斗寅十三师、新编警备第一旅等8个师又3个旅,一齐扑向鄂豫皖苏区。

  敌人向根据地合围之初,红一军转战到皖西去了,鄂豫边区无主力红军,只有黄安、麻城、光山、罗山、黄陂、孝感的地方武装,形势十分危急。就在这时,中央派来担负鄂豫皖特区领导工作的曾中生,经孝感花园到达边区特委秘书处驻地芳家畈。鉴于反“围剿”斗争迫在眉睫,特委一面派人通知红一军从皖西返回鄂东北,一面赶往黄安召开特委及各县负责人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第一,立即成立临时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特区反“围剿”斗争;第二,把鄂豫边区的地方武装统一组织起来建立三路前敌指挥部。以罗山、黄陂、孝感为第一路;以黄安、麻城为第二路;以光山县为第三路。各指挥部由红军独立团、红色野战军和各县党政领导人组成指挥委员会,统一指挥当地的反“围剿”斗争。第三,集中红军留守的力量打敌弱点,逐步扭转战局。

  鄂豫边区军民全力以赴地投入反“围剿”斗争。

  根据上级指示,何耀榜和独立团战士协助地方苏维埃政府进行组织动员,特别注意做好跑反群众的思想工作。在广泛宣传的基础上,动员思想基础好、身体健壮的群众参加罗山独立团预备队,给予短期训练后派到敌占区做秘密侦探工作;动员老年或儿童为部队做后勤服务工作,给部队送水送饭,抬伤员,运送粮草,或在根据地坚持生产;动员妇女参加宣传队、洗衣队、放哨队等工作。这些措施缓和了群众的恐慌心理,增强了他们反“围剿”斗争胜利的信心。

  随后,罗山独立团分散成连队或小分队,到处袭扰国民党军队。进入宣化店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很快发现,他们所到之处,既见不到一个老百姓,也找不到一粒粮食和一捆柴禾,气急败坏地说:“这些‘赤匪’真坏”!

  敌人一个团长命令部队:“没有柴禾,就拆他的房子,烧他的木料!”

  敌人所到之处,一座座房屋被焚烧,村庄被夷为平地,隐藏在山上的群众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何耀榜见敌军缺衣少食,没有斗志,带头部队分头出击。

  罗山独立团利用高山密林作屏障,到处割电线,摸岗哨,截夺马匹辎重,打击敌人的小股部队,捕捉民团和土豪劣绅。此间,何耀榜曾两次率部配合徐海东的特务营袭击驻夏店的敌44师,俘敌数百人,缴枪数百支,还争取了不少敌军士兵投诚。

  在鄂豫边区军民广泛袭扰敌人的同时,红一军在皖西北作战接连获胜.国民党军队被迫将第三十师和第三十一师由鄂豫边界调往皖西。在红军游击队的袭扰下,敌人疲于奔命,一夕数惊,只能固守原有的五个县城和少数集镇据点。鄂豫边区又恢复了敌占城镇,红军游击队、赤卫队占领乡村的局面。

  1931年1月,许继慎、徐向前率领的红一军与蔡申熙、陈奇率领的红十五军在麻城北面的福田河会师,合编为红四军。中央派来的邝继勋、余笃三分任军长和政治委员,徐向前任参谋长。红四军下辖红十师和红十一师,共12500余人。2月中旬,红四军鉴于蒋介石对中央根据地进行第二次“围剿”,平汉路南段空虚之际,沿着光山南部峰峦重叠的山区,经光山向信阳以南的平汉铁路进逼,集中于武胜关以南的三里畈地区。

  3月1日,红十一师获悉敌军兵车一列自信阳南开,夜袭李家寨车站,全歼车上敌军一个旅,截获兵车一列,缴获大批军火物资。

  3月5日,红四军袭击信阳南面的柳林车站,并再次占领李家寨,击溃守敌两个团,歼灭敌军一个营。

  红军出击平汉线连连获胜,敌人大为震惊。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令赵观涛第六师集结信阳,并令该师之三十八旅、张印相三十一师之九十一旅、张钫第二十路六十三旅等部,由信阳、罗山向南推进;武汉“绥靖”公署主任何成浚也同时令李定武新编第二旅固守广水,三十一师由广水向信阳,岳维峻第34师由孝感经花园沿平汉路东侧向北推进,南北夹击红4军。

  北路敌军多次受创,惊魂不定,行进缓慢,徘徊于信阳、罗山之间;南路的三十四师刚刚进入大别山区,未曾尝试过红军的厉害,竟然恃强气傲,孤军冒进,想抢头功。岳维峻带上两个旅,4个团,1个山炮营,两个迫击炮连,从孝感出发,很快进抵宣化店以西的双桥镇,距红军主力集结待机的三里城不到30公里。

  红四军军部得到情报,决定集中兵力,一举歼灭敌三十四师。

  何耀榜率领的罗山独立团一营,有300余人枪,由能征善战,体格健壮的赤卫军战士组成。他们除保卫宣化店这块根据地外,还有配合正规红军侦察敌情,传递情报的任务。由于他们任务特殊,这个营除有机关枪、步枪之外,不少人还配有手枪。这样的实力和装备,在当时地方武装中,可谓首屈一指。

  一天,红四军参谋长徐向前把何耀榜找去交待任务:岳维峻的部队正在由南向北开进,企图寻找红军主力决战。他们前进的途中有个双桥镇,是个钳形地带,我们要在此地卡住他们,让其尝尝红军的厉害。你们是当地人,地形民情熟悉,也便于化装。你派出一个连,在其必经之途的小河、芳家畈、阳平口、二郎店、双桥镇化装侦察,跟踪监视,随时将敌人的行程和布防情况速报军部,特别是敌人到双桥镇的布防情况更要快报、详报,事关重大,不得有误!

  何耀榜听了,既高兴又怕完不成任务。徐向前看出了他的心思,问道:“有信心吧?  ”

  “有信心。”随后,何耀榜又赶紧补充道:“就是要多想办法。”

  “对了,打仗,有勇有谋,要发动大家想办法。”何耀榜临走时,徐向前又叮嘱了一番,要求一定完成任务。

  双桥镇东傍澴水,三面环山,因河上架有双桥而得名。岳维峻的三十四师是3月8日下午5时到达双桥镇的。那天是个阴天,加之是早春,当时天已快黑了。岳维峻将一百旅两个团沿河西岸一线警戒;一0一旅两个团沿河东岸部署,将师部和两个旅部、山炮营驻扎在镇内,闹腾到半夜才安定下来。。

  3月8日,是农历正月二十。双桥镇是双日集,这天赶集的人很多。街上不知从哪里来了些讨饭的,打花鼓卖唱的,挑着货郎担的,混杂在赶集的人群中。街南口刘世波的家中办喜事,不少讨饭的堵着了他家的大门。一些人在街上卖扫帚,杂货铺掌柜吴世之不让他们叫卖,并要把他们当红军探子送到民团去问罪。有人忙劝阻道:“掌柜的,有话到屋里讲。”此人一进屋后,连忙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吴世之的腰部说:“我们是民团便衣队,正在跟踪几个赤匪,把他们嚷跑了,杀你全家。”

  这些人正是何耀榜派出的侦探,其中一人就是何耀榜。当天夜里,他们把敌三十四师的人员数量、武器装备、布防方位、指挥部位置的情况,像神行太保一样飞报到了红四军军部徐向前那里。

  当天深夜,大地一片漆黑,红四军急速向双桥镇周边疾进。

  3月9日拂晓,红四军出其不意地向驻扎在双桥镇的敌三十四师发起猛烈攻击。红三十团、三十一团歼敌两个连,首先从双桥镇西北和东北突破敌人外围阵地,驻在镇内的三十四师师部和两个旅部受到威胁。罗山独立团从双桥镇东南方向迂回,切断了敌人的一条退路。红军天兵飞降,岳维峻大惊失色,一面指挥所属部队争夺阵地,一面向武汉行营呼救,请求支援。

  双桥镇附近的高地成为战场的焦点,双方来回拉锯,几度易势。10时左右,红二十九团迂回至双桥镇西南,敌三十四师全部陷入红军的包围之中。

  敌人不顾一切,负隅顽抗,战斗十分残酷激烈。半小时后,武汉行营派出的敌机在双桥镇上空盘旋,轮番轰炸红军阵地,战场上出现相持局面。

  为压倒敌人,红四军军部命令担任预备队的红二十八团、三十三团立刻投入战斗。两只“拳头”迅猛出击,通过澴河西岸和双桥镇东面敌人防守比较薄弱的开阔地,一举突进双桥镇,直扑敌人的核心防御阵地,将敌人切成几块。敌人顿时指挥失灵,军心动摇,晕头转向。霎时间,镇内镇外,山上山下,到处都是激战场面。三十四师在红军分割冲杀下,不一会就丧失抵抗,降的降,逃的逃,成了一群无头苍蝇。

  红军乘势发起总攻,敌三十四师溃不成军。岳维峻见败局已定,带着身边的“敢死队”,慌不择路,向南逃窜。

  何耀榜率领的化装成无业游民的一个连,完成侦察任务后立即归还了建制。他们从双桥镇东南方向包围阻击敌人,封锁交通要道,配合红军主力歼灭三十四师。看到一股敌人雪崩似的向下涌来,沿着大路往孝感方向奔跑,他们毫不犹豫地加入到追捕俘虏的行列。

  “营长,岳维峻长得什么模样?”有人问何耀榜。

  “谁知道长得什么模样?应该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决不会三条胳膊四条腿吧!”

  “不知道怎么捉呀!”

  正说着,有人看见前面的路上有一顶大轿子在移动,由四个士兵抬着走,于是大喊一声:岳维峻,岳维峻!

  大家放下身边的俘虏,加快了追赶的步伐。离轿子二百来米远,何耀榜对着天空放了几枪,大声喊道“快站住!”

  战士们兴高采烈地围住轿子,可轿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有人大失所望,举起枪托砸向轿子。何耀榜用手拦了一下,对轿夫说 “岳维峻在哪?”

  “可能在前面!”

  “长得什么模样?”

  “高高个,胖胖的,鼻子下面有撮胡须。”一个轿夫比比划划。

  不等轿夫说完,他们又一口气往前追,在罗家城稻场,终于将岳维峻围住。岳维峻穿着蓝色绸长衫,腰粗得像只大水桶,脑袋像刮光了毛的肥猪头。可能是逃跑得太辛苦的缘故,只见他嘴巴张得大大的,呼哧呼哧,气都喘不过来。

  活捉了岳维峻,全歼了敌三十四师,鄂豫皖苏区空前大捷,军民载歌载舞,欢庆这一重大胜利。人民组织慰问团,携带糍粑、挂面、猪肉、鸡蛋、花生、军鞋等大批物品慰劳子弟兵。青年们踊跃参加红军,根据地又一次掀起拥军参军的热潮。罗山独立团编入红四军警卫师,何耀榜随部被编入主力红军,任警卫师第三团连长。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